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斩断校园魔爪常难及时发现 留守儿童受害者居多

由于父母长期不在身边,缺乏有力监护的留守儿童成为未成年人中最易遭受“性侵”群体,甚至危及生命安全。据介绍,施暴者往往利用自己的教师身份向受害学生进行欺骗、恐吓,使年幼的女童大多不懂或不敢向家长反映。

  本月初海南万宁“校长带女生开房案”还未审理。28日,湖南、深圳又相继曝出教师猥亵女童事件,此外,河南、安徽也有类似事件发生,案件击穿社会底线,在加大对施暴者法律惩戒的同时,如何保护那些未成年儿童免受性侵害,已迫在眉睫。

  儿童保护教育揭出恶行

  5月17日,安徽省的一名乡村小学校长杨启发被曝12年内先后对9名小学生实施过性侵。而这个案件的暴露却源于一意外的儿童自我保护教育。

  去年8月,在北京工作的程女士回安徽潜山老家休假,在与邻居家几个孩子聊天时,她无意中说起英国的“儿童十大宣言”。当介绍到“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许别人摸,小秘密要告诉妈妈,不保守坏人的秘密”等内容时,一个14岁的女孩突然站起来说:“我有一个秘密,天明学校的杨老师是个坏人,小学三年级时侮辱过我。”

  随即,又有几个女孩也说杨老师对她们“做过不好的事”。“大点的孩子满眼都是泪,小点的孩子懵然无知中被伤害。那个让人痛心、愤怒的场景难以形容。”

  留守儿童受害者居多

  河南省南阳市桐柏县受害的16名女生中,最小的年龄仅为7岁,最大的年龄13岁,多数为留守儿童,父母都在身边的只有五六位。有的孩子只有母亲照管,父亲外出打工。

  由于父母长期不在身边,缺乏有力监护的留守儿童成为未成年人中最易遭受“性侵”群体,甚至危及生命安全。据今年5月全国妇联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约为6102万,其中约三分之一与祖父母一起居住。而这些留守老人受体力、精力、文化程度和法律意识等限制,监护能力相当薄弱。

  安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副院长桑青松认为,农村留守儿童远离父母,缺少情感支持,对很多孩子来说最亲近的人就是老师,因此对教师的师德和心理健康水平的考察比业务能力更重要。

  性侵行为为何难发现

  据安徽警方调查,从2001年到2012年,被杨启发性侵的女学生多达9名,年龄集中在6岁到10岁之间,其中最小的一个现在只有8岁,最大的已经20岁。为何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杨启发的恶行始终未被发现乃至惩处?

  同样,河南性侵案的一位受害学生家长说:受到侵害的女学生中,有的已经毕业,有的已经出嫁,至于到底有多少女生被其侵害,警方仍在调查中。

  据介绍,施暴者往往利用自己的教师身份向受害学生进行欺骗、恐吓,使年幼的女童大多不懂或不敢向家长反映。少数女童向父母透露的只言片语,也被大意的家长忽视。

  其次,个别家长的麻木和“好面子”,也给继续作恶留下了空间。

  安徽一名基层教育工作者说,类似杨启发这样的案例在农村小学并不鲜见,只是情况没有这么严重。他说,个别教师品德败坏,采取威逼利诱等多种方式性侵未成年学生。“比如利用学生的年幼无知和虚荣心,给其买衣服、买手机 甚至‘认干爹’,使其感觉‘有靠山’等等。”他说,由于学生很少告发,使事情难以暴露。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