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本期话题:面对行贿,何以“不敢不收”

“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都是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我不收的话,得罪不起。一位法院院长曾这样描述“小圈子”:“以权力为纽带,围绕某位核心人物,编织权力网,形成利益同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都是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我不收的话,得罪不起。”日前,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原城管队长王宝林在庭审上如此解释自己的受贿理由。据查,他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先后21次收受贿赂共计432万元、黄金制品500克,以及近700万元收入来源不明。一个小小的城管队长能有如此“天文数字”的受贿本已让人惊讶,而他“不敢不收”的行贿理由更是让人诧异。为何一个利用职权贪污受贿的贪官反而成了面对权势、被动受贿的受害者,是什么使得这些所谓有权有势的中间人能够超越法律的权威让王宝林面对行贿,“不敢不收”?

  在金钱面前,官员该如何选择?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但凡还有点党性原则、对法律有足够的敬畏之心,就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但事实却是,在一些人看来,这种选择却是难上加难,不单单是难以抵制金钱带来的诱惑,更重要的还有,行贿人往往通过有权有势的中间人,使得官员在抉择是否受贿时有所畏惧和权衡。

  “圈子文化”侵蚀官场生态

  近年来,社会上流行一句话:“进了班子还要进圈子,进了班子不如进圈子,进了圈子等于进了班子。”显然,“圈子文化”正潜入干部队伍,某些单位、领导班子里,因争权夺势,私下里形成不同派别的“山头”,扰乱正常的组织秩序,已成为一种机关病。“小圈子”离不开一个“私”字,公权与私利结盟,正常的同事和上下级关系异化为赤裸裸的金钱和权力关系。有干部坦言,进了官场,走上仕途,入圈子也是一种无奈,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有人帮忙或者关照的话,仕途会顺利一些,有时候遇到难题,能有个志同道合的人商量,帮着出主意,也是好的。如果完全置身“圈”外,很可能被排挤、边缘化。

  利益同盟成腐败变种

  有专家认为,官员也是人,当然不可能完全没有社交圈,他们可以有因学历、经历、兴趣爱好等为纽带的同学、同事、朋友的交往,以血缘、地缘而定的亲戚、老乡。但如果是借这些社会交往,结成利益团体,无原则地维护圈内人的利益,甚至成为腐败的变种,破坏公共权力的正确运行,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一位法院院长曾这样描述“小圈子”:“以权力为纽带,围绕某位核心人物,编织权力网,形成利益同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是小圈子的人被排挤出局、冷落一边。一切灰色交易都在小圈子内操作,圈外人甭想窥得圈中内幕。”他认为,那些入圈的官员过着两面人生——小圈子外,冠冕堂皇,正人君子;小圈子内,漆黑一团,腐败透顶。8小时内,受人尊敬;8小时外,醉生梦死。

  利益博弈中被“赶鸭子上架”

  在这些小圈子中,利益输送的“链条”有条不紊地运行着。当利用权职收受人情贿赂成为潜规则,处于链条中端的“二传手”,一方面是“大鱼”眼中的“小鱼”,轻易得罪不起有权有势的“中间人”;另一方面,“小鱼”又要不断吞食“虾米”,完成这条链条的循环运作。就像王宝林自己形容的那样:“这里就像一座庙,那些人到这里来进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人,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小鬼。”

  从某种程度上说,城管队长“不敢不收”是利益博弈中被“赶鸭子上架”的结果。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不敢得罪中间人,被迫走上被动性腐败道路。很多被动性腐败行为也许并不是腐败本人出于自愿,而是由于踏上了仕途这条船,即使有千般不愿意,但迫于中间人的权势淫威,只能想方设法地按照中间人的要求做好,进而无奈走上被动性腐败道路。 [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