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沿边开放正逢时

广西防城港市市长 莫恭明   东兴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端,隶属广西防城港市,是我国惟一兼有陆路、水路和海路与东盟国家相连的口岸。从瑞丽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到,沿边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主要得益于我国综合国力和对沿边地区支持力度的明显增强。

东兴:创建合作新高地

广西防城港市市长 莫恭明 

  东兴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端,隶属广西防城港市,是我国惟一兼有陆路、水路和海路与东盟国家相连的口岸。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东兴就成为我国与东南亚以及美、英、法等国通商的重要口岸,有“小香港”之称。后来由于边境摩擦与战争,基础设施毁坏严重,经济基础薄弱,边民生活艰难。随着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和沿边开发开放的扩大,沉寂的东兴口岸又重新焕发勃勃生机。2010年6月,东兴被列为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再加上西部大开发、广西北部湾经济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成等一系列优惠政策的助推效应,东兴经济社会取得长足发展。“十一五”时期外贸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24.7%,2011年比上年增长46.8%,2011年海关税收超过120亿元,占全国西部地区全部海关税收的近1/6。特别是在当前国际经贸不景气的情况下,东兴口岸各类商品源源不断过境,来往的中外客商和“跨国上班族”络绎不绝,是仅次于深圳罗浮、珠海拱北的中国陆域第三大出入境口岸。

  可以说,东兴已经由落后的边陲小镇发展成为颇具知名度与影响力的边海门户城市。追溯其沿边开放的经验,可以归纳为三点。

  做大做强边境贸易。一是拓展边贸。实践证明,小边贸能够促进大发展,小边贸能够产生大成效。从1993年到2011年,东兴边贸成交额从16亿元增加到了163亿元,从事边贸的企业770多家,直接带动3万多边民致富,对当地财政的贡献超过40%。东兴还建成了我国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互市贸易区。二是工贸互动。我国沿边地区发展长期滞后,重要原因是区域经济缺乏稳固的产业支撑,抗风险能力弱。我们制定了“工贸互动、市场带动”的方针,大力推进边贸转型发展,做大做强特色产业。东兴红木已形成原木进口、加工、销售一条龙的产业发展态势,年交易额突破10亿元,成为东盟红木原料进出口第一大口岸和我国重要的红木家具交易中心。

  充分利用国内外市场。以打造“中国—东盟合作新高地”为目标,我们利用自贸区零关税等优惠政策,迅速扩大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往来,在东盟各国设立办事机构和投资办厂的数量居广西首位。我们还努力拓展国际煤炭、铁矿石的中转业务,进口短缺资源,建成了国家重要的建材出口基地和华南煤炭储备配送中心。同时,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思路,积极推动企业“引进来”与“走出去”,广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东兴建设。截至目前,已经与170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了贸易往来,美国ADM公司、中粮集团、武钢等一批世界或全国五百强企业进驻。各种所有制企业竞相发展,2011年新增私营企业、注册资金均比上年成倍增长;民间投资242.5亿元,增长36.6%,占全市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49.5%,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力军。

  搭建对外合作平台。实践证明,只有扩大开放合作,充分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才能变边缘为前沿,实现边境区位再造。我们积极搭建多元合作平台,将边境经济合作区从以边贸为主的单一发展转变为以贸易、投资、旅游、加工制造等协调带动的综合发展,深化与越南等东盟国家的多领域交流与合作,取得了扎实成效。一是建设国际通道。不断完善外接越南的公路、铁路、水运等交通基础设施,打造我国面向东盟乃至更广区域的国际海陆通道,防城港已成为吞吐量近亿吨的全国沿海主要枢纽港,昔日海上胡志明小道如今已成为大西南最便捷的出海出边大通道。二是打响会展品牌。东兴市和越南芒街每年轮流举办中越边境旅游商贸博览会,成为边境线上颇具影响力、发展前景广阔的品牌展会。三是推进跨境合作。芒街是越南北方第二大经济中心,东兴与越南芒街在农副产品、海产品、林产品和纺织品等领域的经贸合作不断向纵深发展,城市经济日趋一体化。

霍尔果斯:打造开放新天地

中共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陆 民

  霍尔果斯位于亚欧大陆桥我国最西端,西承中亚五国,东接内陆省市,处在上合组织成员国与观察国整体区域在西部的核心位置。自隋唐时,这里就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1983年11月,霍尔果斯正式恢复开放,成为我国西北恢复开放最早和最大的公路口岸。2004年5月中哈两国共同建立了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是我国与周边国家建立的首个跨境国际边境合作区,也是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区域合作的示范区。

  2010年5月,中央召开新疆工作座谈会,决定设立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将其建设成为新疆新的经济增长点和全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我们牢牢抓住这一历史机遇,依托高位推进的政策优势、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宜居宜业的环境优势,全力提升开发开放水平,促进了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2011年,全区实现国民生产总值30亿元,增长33.6%;公共财政预算收入9700万元,增长87%;实现进出口货物量和贸易额分别增长242%和135%;接待国内外游客88万人(次),增长62%。地方生产总值、进出口贸易额等多项指标增速位居全疆之首。

  总结经验,我们深深体会到,是开发开放使霍尔果斯重放光彩,走上了现代化建设的快车道。

  依靠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促开放。霍尔果斯地处西部边境,基础设施建设历史欠账较多,是长期以来制约全区发展的主要因素。近年来,我们积极争取国家和地方项目资金支持,加大了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目前,连霍高速公路基本贯通,中哈铁路成功接轨,中亚天然气管道实现通气,伊宁机场口岸建设积极推进,日趋完善的基础设施有效地推动了边贸经济的快速发展。

  依靠加强交流合作促开放。我们围绕农产品深加工、生物制药、机械制造及高新技术等产业,重点引进一批龙头产业项目。围绕打造国际化贸易中心城市,着力提升旅游业发展层次和水平。加强与国内港口的交流合作,与连云港签署加强口岸合作的协议,与西安国际港务区、青岛口岸办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依靠扩大对外贸易促开放。良好的通关环境是推动对外贸易发展的重要条件。为此,我们建立了中哈双方协调会晤机制,及时解决通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加强服务品牌建设,推出了一系列“量体裁衣”式的服务和措施。目前,边贸经济发展形势喜人,已经成为带动全区经济快速增长的“引擎”。

  依靠合作中心建设促开放。在开发区实施意见中,国家明确提出了霍尔果斯口岸的建设重点,即加快建设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中方中心区及配套区。2012年4月合作中心正式运营,中哈双方分别设立临时购物区,商品展示、酒店宾馆、餐饮娱乐、金融服务等领域的15个重点项目入驻中心。可以预见,该项目的建成运营,将全面提升霍尔果斯向西开放水平,对巩固中哈战略伙伴关系和促进外贸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

瑞丽:抢抓机遇上水平

云南瑞丽市市长 刀晓瑞

  瑞丽地处云南西部,其三面与缅甸联邦接壤,国境线长达169.8公里,由于没有天然屏障,众民族跨境而居,通婚互市历史悠久,中缅两国边民利用村寨周边的往来便道进行互市交换,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改革开放以来,瑞丽在全省率先实施对外开放,带动了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长足发展。

  瑞丽对外贸易的发展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中缅贸易合作初期(1985—1995年),以1985年国家批准德宏全境开放为边境贸易区为起点,人流物流急剧上升,金融和商业机构纷纷建立,瑞丽的对外贸易得以快速发展。第二阶段是对外贸易合作的低迷期(1996—2000年),从1993年开始为了抑制全国性经济过热,我国对边境小额贸易进出品实行专营权、配额、许可证的管制,紧接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瑞丽口岸的对外贸易在经历了10年高增长后陷入了短暂的低迷期,2000年边贸进出口总额仅为25亿元,比1995年下降了23.1%。第三阶段是对外贸易合作范围扩大和升级期(2001—2011年),这一时期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步伐加快,边民互市贸易限额提高到8000元/人/日,2010年瑞丽被确立为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2011年瑞丽口岸实现了历史性的“三大突破”,进出口贸易总额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出入境人员突破千万人次大关,出入境车辆突破200万大关。

  从瑞丽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到,沿边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主要得益于我国综合国力和对沿边地区支持力度的明显增强。

  构建长期、稳定的国际国内贸易环境,是扩大对外贸易合作的先决条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对外影响不断扩大,积极改善和发展与东盟及其成员国的友好关系,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成,标志着合作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2010年瑞丽口岸累计完成进出口货值83.2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6.4%,2011年又实现同比增长33.77%,这主要得益于边贸大环境的改善。

  不断完善符合国际国内经济发展水平的贸易政策,是扩大对外贸易合作的重要保障。我国先后制定了一系列的边境贸易优惠政策,1985年放宽边民互市贸易限额,1992年开放瑞丽、畹町等14个边境城市,2000年我国在瑞丽姐告设立实行“境内关外”特殊管理模式的贸易区,2010年瑞丽被确立为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实践证明,这些随着经济发展不断调整的贸易优惠政策,是促进对外贸易快速发展的重要保证。

  中缅边贸的合作发展、互利互惠机制日益完善,是推动中缅贸易繁荣发展的有效路径。扬长避短,寻求共赢,是中缅两国对外贸易发展的不竭动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优于缅甸,但是人均占有资源与缅甸相比却明显不足,双方贸易互补性很强。经过长期的经贸合作,我国主要从缅甸进口木材、矿产品、粮食、豆类、药材等产品,不仅弥补了我国原材料的不足,而且经加工后可以出口到港、澳、台、韩等地区和国家。我国向缅甸出口的商品绝大多数是日用品、小五金、建材、摩托车、汽车、机电等,既扩大了我国商品在缅甸及东盟市场的占有率,同时也极大地改善了缅甸市场商品供应短缺的局面。随着中缅边境贸易不断扩大,带动了双方边境地区经济的发展,两国边民安居乐业、睦邻友好,两国地方政府互访增多,友好合作不断加强。我们深切体会到,边境贸易真正发挥了“利国、富民、睦邻、安邦”的作用。

满洲里:突破瓶颈再出发

中共内蒙古满洲里市委书记 王 伟

  满洲里地处亚欧第一大陆桥的交通要冲,是我国环渤海港口通往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和欧洲最便捷、最经济、最重要的陆海联运大通道,素有“东亚之窗”的盛誉。沿边开放20年来,满洲里的边境贸易保持了快速增长态势,与俄罗斯、波兰、匈牙利、新加坡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广泛的贸易关系,承担着中俄贸易60%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是对俄贸易最重要的货物集散地。2011年,满洲里口岸进出口总额64.4亿美元,占内蒙古自治区口岸进出口总额的54.1%。

  但我们也清醒地看到,满洲里口岸地处我国北方边疆,口岸基础环境与服务体系相对滞后,拥有的市场辐射面、服务配套、客户资源、资金周转、人才使用以及交通运输等与内地相比存在较大差距,金融、保险、仲裁以及贸易服务和促进的中介机构缺乏,已成为制约边境贸易进一步广泛发展的瓶颈。

  一是严重依赖国家政策,受沿边口岸政策影响较大。一直以来受惠于国家边贸政策,满洲里的边境贸易和经济总量实现了较大提升。但随着一些政策的取消,边境贸易与一般贸易相比失去了优势。同时,沿边省区的其他边境城市为促进对俄贸易的发展,纷纷出台各地的“优惠政策”,对满洲里的边贸稳定产生了较大影响。

  二是进出口贸易结构不均衡。满洲里口岸进口贸易占90%以上,进口品类主要为资源性商品,而出口贸易不到10%,主要是俄蒙毗邻地区需要的建材、轻纺、果蔬等日常生活用品。进出口贸易的不均衡性导致边贸不确定因素增多。

  三是边贸主体实力较弱,市场单一。满洲里市边境贸易的主体大多数是中小民营经济,经营规模偏小,抗风险能力较弱,毗邻的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也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缺乏对外投资能力。满洲里对俄贸易占全市外贸总额的90%以上,边贸发展受俄罗斯经济制约程度很高,而俄罗斯贸易政策调整频繁,企业经营风险较大。

  因此,要实现边贸可持续发展,满洲里必须突破瓶颈再启征程。当前,《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及东西伯利亚地区合作规划纲要(2009—2018年)》正在深入实施,俄罗斯近日已加入世贸组织,《满洲里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正式获批,国家将在政策制定、资金投入、项目安排等方面给予重点倾斜。我们要综合施策,推进中俄双边贸易发展,提升经贸合作水平。

  改善边境贸易环境,培育壮大企业主体。积极争取国家和自治区的资金支持、部分审批权限下放等优惠政策,努力改善企业融资环境,构建具有支撑性、创新性、整合性、共享性和区域性等特点的优势产业发展平台,支持进出口企业做大做强。

  优化贸易结构,提升贸易层次。以提高商品质量为突破口,以引进国外先进科技为重点,大力提升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产业技术装备水平和自主创新能力,积极引导市场需求与供给。从产业需求上寻找区域经济的增长点,提高技术贸易和服务贸易在两国经贸合作中的比重。

  创新贸易合作形式,加快推进贸易载体建设。重点发展国际物流业务、旅游会展以及轻工纺织、机电产品制造等出口加工业及其配套产业。为毗邻地区经济合作营造新的对接平台,为对外贸易的战略升级、纵深发展提供新的着力点和载体。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