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深圳地陷事故当事人回忆:地面晃动以为是地震

5月20日晚9时,龙岗区横岗街道红棉二路华茂工业园前发生路面塌陷事故,5名遇难者均为伟群五金厂员工。大坑50米远处的伟群五金厂繁忙依旧,CNC机床操作工黄利兵、王秋华、李兴,以及吴兴平、王志刚的位置,很快会被新的打工者替代。

5月20日晚9时,龙岗区横岗街道红棉二路华茂工业园前发生路面塌陷事故,5名遇难者均为伟群五金厂员工。

  5月20日晚9时,龙岗区横岗街道红棉二路华茂工业园前发生路面塌陷事故,5名遇难者均为伟群五金厂员工。

华茂工业园前,路面塌陷留下的大坑。

  华茂工业园前,路面塌陷留下的大坑。

张丽琴手机里,她和王秋华的合影。

  张丽琴手机里,她和王秋华的合影。

李兴三岁的儿子,在大人的议论中显得懵懂而天真,他说,“爸爸被埋住了,我要下去把他救出来”。

  李兴三岁的儿子,在大人的议论中显得懵懂而天真,他说,“爸爸被埋住了,我要下去把他救出来”。

  深圳新闻网5月30日讯(记者 王丹丹 刘梦婷) 5月20日是伟群五金厂发工资的日子,王秋华和妻子张丽琴前几天已经商量好,发了工资就寄钱回去让老父亲看病,单身青年王志刚在这一天,一般会买箱牛奶给家里的小侄子;李兴前一天刚跟在温州打工的妻子通过电话,他打算去温州发展;黄利兵要从2000多元的工资里,拿出1500元寄回老家……

  当晚九点左右,雨势开始变小,42岁的唐文建骑着自行车从伟群厂里出来,他已经买好了车票,两天后就回重庆看重病的母亲;王秋华把唯一的伞让给了妻子,自己一路小跑去追工友李兴;黄玉胜不知道,跟他前后脚出厂的堂弟黄利兵就在身后不远;湖北人王志刚和海南人吴兴平关系很好,两人也刚刚走出伟群厂。

  生命戛然而止

  忽然,张丽琴听到“轰”的一声,地面也在晃动,这条路上没有路灯,她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当时以为地震了”。唐文建听到了汽车爆胎的响声,他往前一看,自行车前轮“哐”地陷了下去,他整个人随之抛了出去,踉踉跄跄中,他又摔到了更深的地方,土块砸在他的头部和上半身,他下意识地推开漫过来的泥,奋力地往上爬,爬到一半,工友徐红军抓住了他的手。

  张丽琴走了几十米,才知道地面发生塌陷,她以为王秋华走得快,已经在坑的前面,便往前跑了几步,喊了几声“秋华”无人答应,她慌了,抓着周围的人问,“有没有人掉下去”,旁边的人告诉她,有个骑车的人掉进去,不过又被拉上来了。她看了一眼被救上来的人,知道是同一个厂的工友。

  张丽琴慌慌张张地往家的方向跑,一路上没有看到王秋华的身影,“我知道他不可能走得那么快”,但她还是不死心,一直跑到楼下,家里的窗户是暗的,她爬上楼打开门,王秋华不在家里。她开始一遍一遍地打丈夫的手机,电话始终无法接通,她的心凉了,迅速往工厂的方向跑……

  走在前面的黄玉胜听见身后一声轰响,他以为撞车了,往回走了几步,他看到了塌陷的大坑,一路后怕的黄玉胜回家以后,很久没等到黄利兵,“一般从厂里到住处大概就要7、8分钟,最晚9点20分都会回来了,但那天迟迟都没有看到他人影”,黄玉胜意识到可能出事了。

  正常情况下,李兴每晚9点10分左右就会到家。这一晚,跟他同住的父母没有等到儿子,晚上10点多钟,李兴的母亲金女士接到电话,一个在伟群厂上班的老姐妹告诉她,李兴出事了。

  这天晚上,李兰花在出租屋里做好了干鱼白粥,这是给老公吴兴平准备的夜宵。她一直等到十点多钟,吴兴平还是没回来,电话也根本拨不通。随后,一路寻到现场的她,一眼就看见了大坑。

  王有志在附近的一个工厂跑业务,弟弟王志刚这个晚上一直没回家,他打了20多次电话都没拨通,“他几个月出去玩一次,最晚也是两点回来”,第二天早上,他在楼下吃早餐时听说昨晚出了事故,急匆匆地往伟群厂的方向跑,“现场已经戒严了,他们拦着不让我进去,我急得跟那群人吵,我弟弟昨晚上没回去”,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问了他名字,“没过一会儿,他回来告诉我,已经确认出事了”。

  这就是5月20日晚,发生于龙岗区横岗街道红棉二路华茂工业园的路面塌陷事故,伟群五金厂的六名工人坠入坑中。21日下午5时,李兴、王志刚、王秋华、黄利兵、吴兴平的遗体全部被搜出,唐文建是这场事故中唯一的幸存者。

  5月22日晚,横岗街道办官方通报称,事故原因为道路坍塌地段多年前为河沟部位,道路地下分布有排水箱涵,箱涵为上世纪90年代初兴建,建设标准低,年久老化,局部破坏造成土体坍塌,被箱涵内水流冲蚀带走,从而在箱涵破裂处上部土层中形成空洞,最终发生突然坍塌,地面形成坍塌坑。

  遇难者名单

  李 兴,男,24岁,江西省九江人

  王志刚,男,28岁,湖北省黄冈人

  王秋华,男,41岁,江西省修水人

  黄利兵,男,26岁,湖南省宜章人

  吴兴平,男,34岁,海南省儋州人

  (均为横岗华茂工业园伟群五金厂员工)

  学费、婚姻、房子……

  难以为继的希望与憧憬

  1

  王秋华:疼妻子的好男人 为攒儿子学费辛苦打工

  几天来,张丽琴一直无法合眼,半梦半醒之间,她会看到一波一波的泥浆迎面翻滚而来,从脚往上慢慢地覆盖身体……就这样,她一个激灵醒来,再次跌入现实的深渊。

  张丽琴的婚姻一直让她引以为傲。20多年前,江西修水县赤江镇上的代课老师张丽琴,跟当地青年王秋华自由恋爱结婚,多年来感情好得令人艳羡,到深圳以后,俩人也一直在五金厂上班,“我身体不好,他什么都不让我做,做饭、洗衣服都是他做,有什么好吃的都往我碗里夹,什么东西都不让我拎,工厂里的人常常笑话他,对老婆太好了”。赤江镇上的男女老少常常会说,张丽琴是戴着眼镜来挑老公的,找到了镇上最好的男人。

  然而,随着5月20日晚上的一声巨响,张丽琴的幸福和满足感轰然坍塌。

  现在,走路、喝水、吃饭……都能让张丽琴回忆起跟王秋华生活的点点滴滴, “我想喝水,他都是兑好了冷热递到我手里”,张丽琴拿起床头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脸凄然地说。

  再过半个多月,王秋华的大儿子就要参加高考,他特地准备了两身体面的衣服,打算送孩子上大学的时候穿。俩人的小儿子才6岁,夫妻俩打算攒够了大儿子的学费,就告别这种“拼死拼活”的打工生活,能稍微轻松地过上几年。

  突如其来的这场灾难,也打乱了大儿子的备考计划,儿子从江西赶到深圳,还没想清楚究竟要不要参加几天后的高考,5月22日,这个不满18岁的男孩在QQ空间写下,“我真的不敢接受现实”。

  2

  王志刚:28岁的未婚青年 哥哥盼他“讨老婆”

  28岁的王志刚只读到初一就辍学了,2001年来到深圳投奔大哥王有志,十几年来,兄弟俩在深圳一直同住。周末,王志刚跟哥哥嫂嫂一起下厨做几个菜,给两个小侄子改善生活。

  “平时除了上班,就是在家上上网,帮我带带小孩,两三个月才跟朋友喝一次酒”,这是王有志眼中,王志刚的生活常态,在他看来,弟弟早该讨老婆结婚了。

  王志刚谈过四段恋爱,最后都无疾而终,为此王有志常骂他没出息,连个老婆都讨不到。“现在在我们老家,娶个媳妇至少要六七万,还要有房子才行,我们哪有这个钱”。在王志刚的QQ空间里,最后一条状态发布于2012年12月9日:“几年没联系,不知道现在的你过得还好吗?非常怀念我们以前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我想你了……”

  王志刚的QQ日志中没有原创,他经常在QQ说说中发布状态,从2008年开始,王志刚一共发布了90条状态,其中,“上夜班好冷啊”、“最近上班好累”、“好无聊,不知道去哪里耍”、“心情不爽”、“郁闷”占据了绝大部分。

  他发布的状态,回复的人并不多,每条说说最多能收到两条评论。其中,QQ名为“点烟抽寂寞”的网友评论得最为频繁,他在回复中,常称王志刚为“二货哥”、“粪哥”,5月22日,“点烟抽寂寞”更新状态,“深圳横岗地面坍塌,我同学也掉进去了,悲哀啊,志刚一路走好”。

  这就是离世的王志刚在网络世界里,能被人轻易找到的所有痕迹。

  3

  黄利兵:烧得一手好菜 梦想自己开个小饭馆

  李兴、王志刚、王秋华、黄利兵、吴兴平都租住在伟群五金厂附近。伟群厂位于横岗街道四联社区,这个社区里聚集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工厂,大多数工人租住在附近的四联村和排榜村。这里和大多数城中村一样,一批一批的打工者来了又走,他们匆匆忙忙在工厂和出租屋留下的印记,又迅速被另一批人淹没。

  5月20日傍晚,黄利兵和老乡们在伟群厂门口玩了几把桌球,这是一家小店在门前支起的几张桌球台,三块钱可以玩一个钟。

  黄利兵来到伟群厂上班刚三个月左右,他和堂兄黄玉胜租住在一起,“之前在附近工厂做了一年,后来伟群要招两名机床操作的熟手,他想试试,没想到从20多个应聘者中脱颖而出”。

  26岁的黄利兵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女孩5岁,男孩6岁,都在老家湖南,他每个月要寄1500块给家里,“他特别宠孩子,因为一年见不了几次,每次回去都买很多东西”,黄玉胜说。

  黄玉胜眼中,黄利兵喜欢开玩笑,性格特别乐天,而且做得一手好湘菜,以前还考过厨师证,周末他会招呼工友、兄弟搞个小聚会,“他工龄最短又有两个小孩,负担比较重,一般我们去买菜,他就负责做菜,想不出那个成天笑嘻嘻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关于未来,黄利兵有自己的憧憬,“他想干两年存点钱以后自己开个小饭馆”。

  4

  李兴:每个月给自己100元零花钱的家庭支柱

  同样是5月20日傍晚,李兴没吃晚饭,他在工厂旁边的一个水泥球场里打了一会儿篮球。性格内向的他,下班之余最喜欢玩玩篮球和台球。

  24岁的李兴来自江西九江,初一还没读完就开始打工,来横岗已有将近10年。他和王秋华是老乡也是同一个组的工友,两人年纪相差不少,关系却十分要好。

  李兴儿子已经3岁了,他在伟群厂做CNC机床操作员,每个月工资3000多元。除了要不定期给父母交生活费,还要给儿子攒学费,供弟弟读大学,借钱给叔叔盖房子……他每个星期只给自己留下100元的零花钱。

  李兴父母在横岗跟他同住,在父亲李曾好眼里,李兴是个好脾气的人,无论老的少的都能够“处得来”。小时候和弟弟抢玩具总抢不赢,爸妈的话,他几乎从不会反驳。

  “遇到他,我知道自己找到了‘白马王子’”,妻子在嫁给李兴这件事上很是骄傲,两人结婚三年感情一直很好,出事时,妻子正在温州打工,“就在前一天我们还通了电话,他打算来温州发展的”。

  3岁的小儿子在大人的议论声中,显得懵懂而天真,他说,“爸爸被埋住了,我要下去把他救出来”。

  5

  吴兴平:赚钱在老家盖个房子 明年就不出来了

  来自海南儋州的吴兴平是家中的长子,妻子李兰花在附近的服装厂打工,2006年夫妻俩来到深圳打工,两个孩子都留在老家。吴兴平曾跟李兰花讲过,“今年想盖个房子,明年就不出来了”。

  吴兴平出事以后,李兰花几近崩溃。记者想向她了解丈夫身前的情况,但在李兰花父亲和堂哥一句,“她整个人都废了。”的叹息下,记者最终决定,不去打扰这位刚刚失去至亲的妻子。

  在儋州老家,吴家和李家住的不远,两家人一直都很相熟。“他脾气好、话也不多,人又老实”,李兰花的堂哥说,吴兴平父母有两男三女,吴兴平是长子,弟弟腿有残疾,他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知道儿子出了事故,老母亲已经卧床不起。

  留在家里的两个孩子,还不知道父亲已经离世,“大女儿正准备考初中,小儿子只有七岁,我们都不敢告诉孩子”。

  被冲刷的人生印迹

  从伟群厂出来,沿着红棉二路往前走,在十字路口往西拐至兴旺路,走到排榜村牌坊附近的一栋农民房,四楼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单房,就是张丽琴和王秋华一起生活的地方。

  5月25日上午,被横岗街道办安排到附近宾馆的张丽琴,退掉了俩人租住的房子,“我想赶紧回家,一分钟也不想在深圳待了”。这间朝西的小屋子空空荡荡,只剩下墙角的一张旧桌子。从窗外吹来的风,撩起了挂在门框上的藏青色门纱。过不了多久,又会有新的打工者搬进来,王秋华夫妻俩留下的少的可怜的痕迹,又会被冲刷得一干二净。

  5月30日一大早,张丽琴带着儿子离开了深圳,她和另外四个家庭一样,最后拿到约62万元的救助金,其中商业保险约15万元,社保6万元左右,厂里补助10万元左右,街道办出资约30万元。

  和王秋华夫妻一样,李兴、王志刚、黄利兵、吴兴平在这片城中村中留下的一切,也会渐渐被冲淡。恐怕到最后,留不下一点印迹。

  大坑50米远处的伟群五金厂繁忙依旧,CNC机床操作工黄利兵、王秋华、李兴,以及吴兴平、王志刚的位置,很快会被新的打工者替代。几年以后,走出伟群厂的年轻面孔,也许根本不知道,2013年5月20日这个雨夜,五个和他们一样鲜活的生命,就在这里,戛然而止。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