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罗昌平举报一波三折:刘铁男多次“露脸”反击

另一方面,刘铁男则依然频繁地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2012年12月17日,刘铁男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等座谈;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后,国家发改委大院里的人发现,他越来越瘦了,精神几近崩溃,曾在办公室内打吊瓶……

  原标题[发言人出面“辟谣”,当事人多次“露脸”]

  实名举报一波三折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 陈杰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 肖莹

  2013年5月11日夜,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的“木樨地公寓”小区内,副部级干部刘铁男及其妻子被中纪委办案人员带走。

  次日上午11时,监察部网站破天荒地直接发布消息:“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14日,中组部通过媒体发布消息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当天,国家发改委网站上的刘铁男个人主页被撤下。

  据悉,刘铁男是十八大以来继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之后又一位被查处的省部级干部,亦是国家发改委2003年设立以来首个落马的部级高官。新华社第一时间发表微评:“近来,中纪委多次提倡实名举报,刘铁男终落马无疑传递了一种推进的正信号。恶有恶报,让贪腐蛀虫陷于人民监督的汪洋大海,它们必会无以遁形。”

  从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到他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历时5个多月,可谓“一波三折”。其间,举报人、被举报人、中纪委犹如一出悬疑剧中的3个角色,他们的每次出场、每个转场或每一句台词,都“揪”着社会和公众的神经:举报是否属实?举报人和被举报人有何新动向?中纪委究竟什么态度?

  三条“重磅”微博

  2012年12月6日上午11时许,在新浪微博上被认证为“财经媒体人”的罗昌平连发3条微博,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

  在第一条微博中,罗昌平举报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举报称,刘铁男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做经济参赞时,经情人帮忙获得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但这属于荣誉证书,并非学位证书。第二条微博,罗昌平举报刘铁男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称刘铁男在某机关任处级干部的妻子郭静华和儿子刘德成在倪日涛的公司持有股份,他们曾在进行境外收购时向国内银行骗贷。第三条微博,罗昌平则爆料贴出一张刘铁男与情人徐某的照片,并称双方因利益关系反目后,女方曾多次受到死亡威胁。

  3条微博一出,舆论哗然。而就在当天下午,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立即对媒体作出回应,称上述消息纯属诬蔑造谣。该新闻发言人表示,被举报官员已经得知此事,其本人正在国外访问。他还称,“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据媒体报道,刘铁男当时确实正在俄罗斯访问。作为国家能源局局长,那次刘铁男还在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九次会晤中,代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有关方面签订了多项合作文件。事后,有知情者向媒体透露,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对媒体的回应,就是在刘铁男的指示下进行的。

  2013年5月12日,人民日报发微评称,从被实名举报,到新闻办负责人否认严斥,再到今天证实接受调查,刘铁男的“剧情”跌宕起伏。实名举报在先,组织调查在后,这再次说明,创造条件让公众监督,是反腐制度化不可或缺的正能量。同时也要警醒: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举报过程艰难

  罗昌平进行实名举报后,国家能源局给的回应是“诬蔑造谣”,而有关纪检监察部门没有任何表态,一时间让他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据接近罗昌平的人士介绍,“那一段时间他确实压力极大”。

  此后近两个月里,罗昌平几乎再无关于此事的任何言论。另一方面,刘铁男则依然频繁地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2012年12月17日,刘铁男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等座谈;

  2012年12月18日,刘铁男出席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组织召开的“经济运行调节工作座谈会”;

  2013年1月7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刘铁男参加会议并作报告;

  2013年1月29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国家发改委调研,刘铁男出席随后的座谈会,并出现在相关新闻报道中……

  就在1月29日刘铁男“露面”的第二天,罗昌平再次发了一条“重磅”微博,称“中央有关部门已就本人实名举报(刘铁男)一事立案调查,是立案调查而不止已受理”。一边是举报人称已立案调查,一边是被举报人如常出现在多个重要场合,此事件越来越让公众觉得扑朔迷离。当时有媒体报道称,罗昌平曾认为解决他的举报事件有两个时间窗口,一个是在今年春节前,一个是在今年的全国两会前,但是直到两会召开,他也没等来更多的消息。

  又是两个月的沉寂过去了,就在人们渐渐淡忘这件事的时候,突然传出“刘铁男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

  5月13日,罗昌平在其微博中写道:“刘铁男被查至今,我未接受任何媒体采访。那些举报内容,我历时一年进行核查,交叉佐证,举报后也绝非单线条发展。其中最艰难、最绝望的三四月,无一家媒体愿听我讲讲‘来龙’。现在大势既定,我无精力重复讲述,恳请媒体同行笔下留情,因为所有后果必须我自己承担,这非一个个体所能应付。”

  在此不难看出,作为举报人,罗昌平确曾经历过一段不寻常的时光。

  压垮刘铁男的“稻草”

  刘铁男的落马,一般人会认为是罗昌平实名举报的结果。事实上,正像罗昌平前文所说的,事件“绝非单线条发展”。据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调查,至少还有一个“线条”起了重要作用。

  依照惯例,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粮食局、国家林业局等“国家局”一样,其一把手应该是中央候补委员或会在下一届党代会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因此,十八大前时年58岁的刘铁男,一直被认为会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刘铁男作为中央国家机关的全国党代表,在十八大上竟然连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都没能进入。有国家发改委内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12年5月,发改委多名退休高官就联名签署了一封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举报信,并将信直接寄到了中纪委。随后,在这封举报信上签名的发改委退休高官们,先后被中纪委工作人员约谈。知情者说,或许中纪委对刘铁男的调查从那时就已经启动了。

  果然,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刘铁男不仅没能连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就连国家发改委之前“推荐”其进入政协的材料,“也被中组部退了回来”。

  两会后,只留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的刘铁男,在发改委12位副主任中仅排名第九位,分管经济运行调节、产业协调方面的工作。此后,国家发改委的官方网站上显示,排名在刘铁男之后的另一位副主任除自己分管的领域外,还“协助刘铁男同志负责经济运行调节方面的工作、协助刘铁男同志分管经济运行调节局”。这一“协助”,被一些熟悉部委业务的人士解读为“极不正常”。

  用一句央视春晚的小品台词来说,也许刘铁男这时已知道自己真的“摊上大事了”。

  还有更让刘铁男“心惊肉跳”的事,那就是十八大后中央表现出来的反腐决心。

  2013年1月9日,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崔少鹏,在中纪委监察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提倡实名举报,凡是实名举报的,优先办理,及时回复”。此表态很容易引发人们对罗昌平举报刘铁男一事的猜测。接着是1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会上,发表了著名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讲话。谁是“老虎”、何时打,再度引发社会热议。

  此后不久,罗昌平举报的“刘铁男官商勾结”事件中的商人倪日涛,被中纪委工作人员以“特殊理由”控制。此事再次向刘铁男传递一个信号,“在这件事情上,中纪委真的动手了”。

  这些,也许都是压在刘铁男身上的“稻草”,使他终于难以支撑了。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后,国家发改委大院里的人发现,他越来越瘦了,精神几近崩溃,曾在办公室内打吊瓶……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