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从性侵案开始,打捞那些沉没的问题

海南万宁案后,性侵问题成了问题,这个影响恶劣的事件也让这个被忽略的问题浮出了舆论水面。人们对很多社会问题的痛感,需要一些极端个案的刺激,这也是媒体和公众的思维局限之一。

  这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数字。自5月8日海南万宁发生“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事件到5月27日,20天内至少有8起校园内猥亵性侵幼女案被曝光。5月15日,安徽潜山校长12年性侵9女童。5月18日,安徽舒城男教师猥亵7岁女生。5月20日,山东青岛幼儿园保安猥亵儿童。5月21日,河南桐柏54岁教师猥亵女生。5月21日,湖南嘉禾小学老师猥亵多名女生……

  一个月内,连发数起,而且,这还仅是媒体公开报道的案件,根据我们对媒体报道的经验判断,现实可能远比媒体报道的更为严重。中国之大,问题之多,不是媒体的报道视野所能全部囊括,媒体只能选择一些典型的、影响恶劣的个案进行报道。面对一起起性侵案,愤怒的父母们不得不担心,拿什么让自己的孩子免于一双双肮脏、罪恶的手。当一起起案件摆在公众面前时,人们再也不敢轻松地认为这些仅仅只是偶然的个案了。

  海南万宁案后,性侵问题成了问题,这个影响恶劣的事件也让这个被忽略的问题浮出了舆论水面。一个影响深远的新闻之后,必须会有一轮新闻冲击波,集中报道同类事件,这已经形成一种现象,我把它称为“新闻集聚和连锁效应”。被激怒的媒体和公众开始把目光投向自己的身边,焦急地询问自己的孩子,更多地把目光投向了孩子的学校,这一关注不要紧,证实了他们不祥的预感,性侵现象很是普遍,自己的孩子就是受害者。海南万宁事件激起了公众对性侵案的问题意识,于是有了连续数起的曝光。

  这些案件并非突然爆发,而是常态性地存在,只是淹没在其他各种喧嚣的热点中,严重的问题被忽略、遮蔽和淹没。海南万宁那个特大新闻刺痛了人们,让那些被沉没的问题、庸常得失去新闻性、媒体没有报道兴趣的问题一下子都成了新闻。这些新闻集聚在一起,短时间内形成了强大的冲击力。正像温岭虐童案后,各地相继曝光多起虐童案,是同样的新闻传播规律。

  人们对很多社会问题的痛感,需要一些极端个案的刺激,这也是媒体和公众的思维局限之一。问题没有累积到极端个案的程度,法律沉睡着,媒体沉睡着,甚至连受害者的家人都毫无意识,累积到爆发之后,这种滞后的反应机制才匆忙运作起来,又是集中报道,又是表态要严惩,又是运动式执法,又是扎堆式的反思,检察院甚至细致到发出“提防隔壁单身大叔”这种提醒。可不久之后,又会遗忘健忘,又是新一轮的集体无意识,又等着下一次极端案件爆发后再集体震惊,再集体讨伐,再集体遗忘。

  这个社会中,不仅有很多“沉没的声音”,比如小孩子的声音,我们就常忽略,他们的问题、权利和利益,因为无法自己表达,轻易就成为沉默者。因为他们的声音被忽略,围绕他们的问题就成了“沉没的问题”。这个社会有很多“沉没的问题”,因为太平常了,人们已经失去了问题的敏感,媒体不报道,公众意识不到,小问题累积成大问题,最后滋生成一种普遍现象。

  从性侵案开始,打捞那些沉没的声音,打捞那些沉没的问题,新闻不应只是关注那些极端个案,更要凝视那些不太刺激却普遍存在的问题;媒体不应总把话筒递给那些已经拥有很多话语权的公共人物,更要倾听那些不习惯表达、没能力自我表达的沉默者的声音。中国的社会问题,远不只飘浮在舆论浅层的那些,需要带着情怀和责任去发掘。不只是消费热点,更要关注阴暗角落那些沉没的问题。

(曹林)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