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京京温商城坠亡调查:多次去医院诊断妇科疾病

经家属同意,《南都周刊》记者查阅了袁丽亚的手机,双方的短信和微信显示,出事前的那段时间他们感情很好。袁丽亚的母亲去北京处理女儿后事时见到了彭松,“看到女朋友死了,彭松眼睛都哭红了。

  她的QQ空间叫“物是人非”。 23岁的袁丽亚,没有写完的,早已事事休。2013年5月3日凌晨,她从北京丰台区京温商城坠楼身亡。

  而这之前,那本是她最为熟悉的工作场所。从去年开始,她每天都会到商城的一家服装店做导购。

  深夜、姑娘、坠楼……这几个关键词的拼接与想象,点爆了一股暗藏的情绪。网络上,姑娘袁丽亚成了一个敏感词,滚动流传着她并非自杀而是被害,甚至有被多名保安强奸的传闻。她的亲友们为此曾上街表达想法。

  6天之后,北京警方依据现场侦查和法医报告公布了鉴定死因,“排除中毒、性侵害及他杀可能,系自主高坠死亡。警方已将核查详细情况及相关证据通报家属,家属无异议”。

  袁的父母在接受警方“自杀”鉴定后,从京温商场拿到了40万元的赔偿。而袁丽亚的未婚夫彭松,则与其他12人被指控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批捕,面临审判。

  喧嚣过去近一个月,所有与袁丽亚相识的人,依旧在寻找袁丽亚坠楼身亡的理由。自杀,在他们看来,离这个16岁就来闯荡京城的姑娘很遥远。

  到北京

  2006年,初中毕业的袁丽亚,选择到北京的服装市场打工。那里门槛低,老乡多,彼此还有个照应。她独自来京城,是为了能支撑家庭。

  2010年1月18日,袁丽亚在QQ空间里说:环顾我家,真的很破!看着爸妈日渐消瘦的面孔,让我有种压力!我想这就是作为女儿的责任和义务吧!现在的我,除了拼命挣钱,还能干什么?心累了,谁来告诉我该怎么办……

  她的家只有两间房,是1989年袁丽亚的父亲袁新龙结婚时借5000块钱修的。土疙瘩地,没窗玻璃,用塑料布遮挡。袁丽亚和弟弟睡的床,还是二十年前用木凳搭的。

  2009年,袁新龙查出身患罕见胰腺癌。这是一种较罕见的功能性肿瘤疾病,病人不断分泌胰岛素,导致体内血糖水平迅速降低,一旦低于正常水平,就会昏厥。医生说,“寿命只有三到五个月,回家吧。再多的钱也瞧不好。”

  母亲在家里哭,袁丽亚一旁劝道,“我们家现在就像云把太阳遮住了,云一散,我家就亮了。”

  一年多前,袁丽亚通过网络找到了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专家顾锋。顾锋教授想方设法筹措了每支上万元的进口针剂—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一开始针剂费用和住院费用由爱心人士捐助,后某外企提供免费针剂,每月从瑞士空运,袁丽亚和男友彭松每月去协和取针药托老乡司机带回老家。

  尽管有顾锋大夫等爱心人士的帮助,袁家还是花光了十几万的积蓄和借款。

  父亲病重后,在北京的袁丽亚一天做三份工。除了市场导购,她还在方仕国际摆地摊,在大红门服装市场打过几份工。

  她曾在QQ空间里记录:

  (2012年)4月30日:被城管跟后面追!

  (2012年)5月23日:都两顿没吃了,怎么也没觉得饿啊,本小姐还是挺有坚持力的,摆地摊算算已经坚持二十多天了。蹲下来抚摸自己的影子,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她的朋友“小黄毛”,是去年摆地摊时两人相认的。“他们一般三四个人一起干,在方庄也摆过摊,很能吃苦。我都收摊了,他们还在摆。”

  一位早市的老板已不大记得袁丽亚了,袁去年曾在他那里干过几个月,“人不错,很勤奋,早上4点半做到晚上9点,能挣个4000多元。”

  今年春节前,袁丽亚等三个女孩租住在大红门丹陛华小商品市场附近的城中村里。袁父在京看病时曾去看过:“三个女孩一个房间,走不开路,只放了一张床挤着睡。”

  房东说,三个女孩的房间月租800元。“袁丽亚是春节后搬走的,很懂事、很乖巧的姑娘啊。”

  春节后,袁丽亚在QQ空间里说:北京!我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拉着箱子,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有点心酸!袁丽亚,为了这个家,你一定要加油哦!

  袁丽雅去世后,她的父亲在她的钱包里找到了这些年她从老家安徽庐江县往返北京的所有的火车票。

  回家的火车票

  袁丽亚曾告诉妈妈,如果爸爸有个三长两短,她会把弟弟从14岁带到20岁,然后带到北京做大生意。

  袁丽亚的母亲夏春花至今仍有间歇性神情恍惚。在接女儿骨灰回乡的火车上,她挨着车厢寻找女儿。袁新龙不得不时时提醒她,女儿早就离开的事实。

  “她上学的时候帮我打鱼。脚大了,靴子小了,都磨出血了还继续干,干到凌晨2点也不喊累,我的女儿太能干了。”袁新龙总是回忆女儿的好。

  他每隔二三个小时就必须进食,否则血糖骤低后会昏迷,须注射葡萄糖。他每日发病时神志不清,轮到妻子安慰他:大丫(袁丽亚的小名)在火车上快回家了。

  每年农历五六月,袁丽亚都要回家帮忙卖葡萄。80多斤的袁丽亚一点不憷这样的重体力活:剪下葡萄后用板车拉去集市。

  见来人,袁母总会絮叨:你是没见过我女儿,长得好看啊,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谁看都说漂亮。

  袁丽亚的朋友在短信、QQ里,称她是小美女,小美妞儿。还有同学给她起了外号:葡萄西施。

  跟《乱世佳人》里的郝思嘉一样,袁丽亚热爱家乡的葡萄园。去年夏天,回乡的袁丽亚在QQ空间里记录了自己的心情:

  站在乡间的田耕间,黄昏时得(的)白云真得(的)很好看!仰着头看着天,真得(的)很蓝,很宽广,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

  下午卖了一百多箱葡萄,虽然搬了不少箱子,可是却一点都不感觉到累!看着家门口人有说有笑地在田里帮忙,突然觉得好温馨,顿时鼻子酸酸的……

  袁丽亚去世后,家人在她的钱包里找到了一叠火车票。这都是她从老家安徽庐江县往返北京的所有火车票。

  最后的一张,日期是2013年2月27日,这是她最后一次离开家乡安徽庐江县永安村。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