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铁男一家3口均被调查 情妇遭死亡威胁主动举报

刘铁男回国后,徐某也离开日本移民加拿大,但两人之间继续保持着联系。在山威林业收购斯基纳纸浆厂的同时,倪日涛也开始运作以自己名下的中竹控股来收购已被山威林业买下的斯基纳纸浆厂。

刘铁男一家3口均被调查情妇遭死亡威胁主动举报

  眼下对刘铁男的调查仍在进行中,案件的全貌仍未展现出来,但通过已经披露出的细节不难看出,这是一起突出的官商勾结、官员家属牵扯其中的腐败案件。刘铁男及其妻儿、情妇徐某以及“裙带商人”倪日涛是案件中的几个关键人物。该案之所以突出,还在于刘铁男和倪日涛等所涉案情复杂,牵扯面广,甚至触及海外并购。另一方面,该案也表明腐败官员在权力寻租的过程中,在不断变换着方式。

  两个最关键的人物

  “情妇”和“裙带商人”两个词在近几年一些官员腐败案件中反复出现,而且这两类人往往是案件的关键所在。刘铁男案就是如此。

  1996至1999年,刘铁男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担任经济参赞期间,结识了正在日本读博士并兼职翻译的徐某。两人很快发展成为情人关系。罗昌平在举报中称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所指的正是其曾在徐某的帮助下获得了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其实,这只是个荣誉证书,而非学位证书,刘铁男因此请校方在其证书上加上相当于硕士的“学位”字样,并将“可以评价等同”改为“特殊培养授予学位”,但遭到拒绝。在刘铁男被调查后,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曾与名古屋市立大学取得联系,校方表示,已就此事展开调查,但应该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出调查结果。

  刘铁男回国后,徐某也离开日本移民加拿大,但两人之间继续保持着联系。

  至于刘铁男是如何结识倪日涛的,还要从倪日涛的经历说起。

  1955年出生的倪日涛,是温州市洞头县大门岛人。他在国内商界不算有名,2000年以前一直在机电系统工作。倪日涛的公开履历显示,上世纪80年代他曾赴湖南做过小型电力设备中间商,后任机械工业部发电设备服务中心干部、中国机电工业联销公司上海公司经理。

  1996年,倪日涛又成为上海中机能源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开始,他以此为平台,整体租赁停产的国企四川雅安制浆造纸厂,利用租赁资产和人员新成立了雅安中竹纸业有限责任公司重启生产。此后短短几年,他在多个省区以租赁或重组等方式控制了一些陷入困境的造纸业国企。

  2004年6月,中纸集团有限公司成立(2005年更名为中竹控股有限公司),倪日涛任董事长。2006年,中竹控股介入上市公司黑龙江国中水务股份有限公司(即“ST黑龙”)的重组。当年5月,中竹控股通过竞拍,以2012万元的价格,获得ST黑龙14300万股国有法人股,成为ST黑龙第一大股东。但不久后,中竹控股就神秘退出。与重组ST黑龙类似,中竹控股还重组过几上市公司,结局都是无疾而终。

  “倪日涛发家的秘诀没有别的,就是利用其政府人脉以入股和合作为借口,在进入国有企业改造过程当中,获取好处。”一位曾追随倪日涛的知情人士透露,倪日涛与不少官员关系密切,一些位居审批链条上的官员或其家属,不时变身为倪氏公司的股东或高管。

  在2003年以前,国企重组需经原国家计委和原国家经贸委的审批,正是在为重组办理相关手续的过程中,倪日涛结识了在原国家计委任职的刘铁男。2003年之后,刘铁男转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倪日涛与刘铁男妻子郭静华的合作也随即开始。

  与官员家属、情妇合伙做“事业”

  随着仕途“高升”,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刘铁男和倪日涛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双方一起做点“事业”的想法也由此产生。

  这时的刘铁男首先想到了远在加拿大的徐某。就在出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的那年,刘铁男把熟悉加拿大法律的徐某介绍给了自己的妻子郭静华与倪日涛,希望她能帮忙在加拿大成立公司。2003年6月,倪日涛和郭静华合伙在加拿大卑诗省成立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简称CGR),倪占90%股份,郭占10%。几乎与此同时,倪日涛还在加拿大独资注册成立山威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山威投资),徐某担任CGR和山威投资两家公司的总裁。刘铁男一家、倪日涛、徐某三方之间因此建立起紧密联系。

  这份看似不错的“事业”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呢?本刊记者在加拿大专门进行了实地探访。

  据加拿大当地资料显示,CGR公司最早的注册地点位于本拿比市东部一片偏僻的私人宅第,随后迁至列文治市中心的一座商业办公楼,但记者在这座楼中并没找到CGR的招牌。据办公楼前台介绍,经常有小型私人公司短期租用或合租一间办公室,来去繁杂,很难理清。“CGR在公开介绍资料中未留具体楼层、房号,很可能真正办公地点并不在此。”因此,CGR是一家很“虚”的公司,也许就是一家“皮包公司”。2005年12月,郭静华将所持的CGR公司股份转至其当时正在加拿大留学的儿子刘德成名下。

  山威投资成立以后,倪日涛又着手成立了“山威系”的许多公司,其中包括成为日后刘铁男案中焦点的山威林业。据加拿大财务界人士透露,这些“山威系”公司目前大多处于“空壳”状态,有的甚至从未真正被激活过。

  根据北京君合律师事务所出具的见证函显示,2008年4月9日,倪日涛与刘德成在位于北京建国门北大街8号的华润大厦22楼签署协议,确认后者担任山威林业董事之职。

  “山威戏法”骗贷内幕

  在刘铁男案中,从现在的情况再返回去看当年的事情不难发现,倪日涛在加拿大成立那些公司的唯一目的就是骗取贷款。其骗贷手段之复杂、细密好似变戏法一般,再加上身居高位的刘铁男暗中运作,骗贷几乎得手。但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问题竟然出在了刘铁男情妇徐某身上。

  2005年6月,卑诗省法院通告记载了一桩收购案,被收购方是一家被破产清算的纸浆生产企业斯基纳纸浆厂。倪日涛的CGR先后以429万加元和330万加元的价格,购买了该企业的资产设备和土地,并在2006年6月转让给山威林业。紧接着,山威林业又以150万加元购得斯基纳纸浆厂的剩余资产。

  在山威林业收购斯基纳纸浆厂的同时,倪日涛也开始运作以自己名下的中竹控股来收购已被山威林业买下的斯基纳纸浆厂。所谓的“山威戏法”正式开演。

  首先,倪日涛先想方设法以国家发改委名义致函破产清算人,称“对该项目持欢迎和支持态度”,并以“中国官方支持”为资本,承诺投资1亿加元重建斯基纳纸浆厂项目,换取该企业所在的鲁珀特王子港市政府的税收优惠。继而,他又以鲁珀特王子港的税收优惠为资本,以斯基纳纸浆厂重建计划为蓝图,向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贷款。2006年6月6日,中国进出口银行表示对此项目有兴趣,并称在符合审批条件后,将愿意提供不超过7339.27万美元的贷款。

  此外,倪日涛还向国家发改委提出申请,请求批准以中竹控股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民生银行申请贷款,用来收购加拿大的斯基纳纸浆厂,并且提交了一份由美国评值有限公司加拿大分公司2006年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将该企业资产评估价格估值为2.02亿加元(按当时汇率,约合1.85亿美元)。

  事实上,斯基纳纸浆厂早已属于由山威投资有限公司控股的山威林业,山威投资和中竹控股又都在倪日涛名下。山威投资不到1000万加元收购的企业,却要作价2.02亿加元“卖”给本家的中竹控股,而这笔“收购款”又来自国内贷款。“自己收购自己”,这就是骗贷的关键所在。

  为掩人耳目,倪日涛谎称山威林业的控股母公司是山威控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名义上的法人是另一个加拿大华人,这样一来,中竹控股不仅可从“非关联企业”山威林业手中收购斯基纳纸浆厂,还可趁势收购山威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权。

  当时,斯基纳纸浆厂的技术、设备都早已过时,并于2001年秋天停产,至今也未复产。鲁珀特王子港市这些年来随着传统纸浆业出现颓势,经济形势不佳,因此最初对“有中国官方来头”的中竹控股相当欢迎,也乐于促成此事。

  在这期间,倪日涛又用伪造的文件骗到了国家发改委对并购案的核准,刘铁男也利用手中的权力试图促使银行尽快放款(中国进出口银行7339.27万美元,民生银行1亿3788.24万美元)。“当时国内银行到现场去考察了,诈骗几乎成功。”知情人士说。

  就在这节骨眼儿上,徐某害怕了。

  倪日涛当时为收购斯基纳纸浆厂而在国内上报这个项目时,作为公司高管的徐某在很多文件中都有签字。但事后,徐某得知在签字之前,倪日涛已瞒着她把项目收购的金额、转股协议等文件全都做了假。面对数额过于巨大的骗局,徐某感到风险实在太高,不敢继续做下去,就提出了辞职,还亲自找到刘铁男要求阻止该项目。结果,刘铁男站在了倪日涛一边,而倪则认为“徐某知道的事太多”,对她发出了几次死亡威胁。

  为了“自保”,徐某从2011年开始向国内媒体寄送揭发骗局材料,后又主动举报了刘铁男更多的问题。《财经》杂志罗昌平手上的举报材料就是徐某提供的。受举报影响,已经出具贷款协议的两家银行并未最终放贷。据悉,如果没有这些意外发生,刘铁男和倪日涛很可能骗贷成功,两家中国银行和若干家国有企业将蒙受10多亿元人民币的巨大损失。

  一家三口均被调查

  在其他落马高官的案件中,贪腐官员家人牵涉其中的情况并不少见。刘铁男案也同样如此,而且还是一家三口同时涉案。

  刘铁男的妻子郭静华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处级干部。郭静华通过把股权转至儿子名下,把其子刘德成也牵扯进去。另据报道,刘铁男之子的3个汇丰银行账户曾多次收受倪日涛公司的巨额汇款。

  去年12月7日,在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之后,倪日涛亲自出面回应:“我与刘铁男熟悉,他的儿子刘德成也确曾在自己公司上班,但我和刘铁男没有业务往来,他也没有批复我任何项目,银行贷款我都没有贷到,贷到也是正常合法贷款。根本没有往刘德成账户打钱这回事。并且,当时CGR注册资金才10万加元。刘德成只占10%的股份,而且是实际到位的资金,不是干股,早已退掉股份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2013年春节之前,刘德成被限制自由,先于刘铁男开始接受调查。今年5月,刘铁男妻子郭静华与刘铁男同时被相关部门带走。一家三口均被调查,似乎表明权钱交易、家属经商的一些证据,已为中纪委所掌握。

  在刘铁男正式被纪检部门调查之前,国家能源局内部下发了一份名为《做好机构重组后反腐倡廉工作的意见》的文件。文件特别提出,“各级领导干部管好自己、管好家人和亲属、管好身边工作人员。凡是有碍公平、公正和廉洁的事,坚决不打招呼,不写条子,任何人不准打着领导旗号办私事”。该文件的签发时间是4月26日,恰是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一个月之后。在该文件下发至能源局所属的单位和司局不久,刘铁男案随之明朗。

  当初倪日涛出来回应举报时,很多人认为如果倪日涛所言属实,刘铁男又无其他违纪事实的话,刘铁男将会“软着陆”。因为涉案金额太少,仅为1万加元,约合6万元人民币,“毕竟,骗贷两亿未成事实”。但是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刘铁男涉及的违纪事件,恐不止于此。中纪委关于刘铁男“严重违纪”的说法,正是旁证。还有人分析,CGR的10%股份,价值远不止1万加元,倪日涛的辩解,也许并不足信。(黄滢 李学江 陶短房 刘军国)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