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15岁小孩入编"吃空饷":回应称其未上班未领工资

我做了相关的调查,首先找当地公安部门核实被举报者的年龄,经过核实,被举报者赵滋航是1992年3月份出生,正在山东水利技术职业学院上学。根据2005年中国统计年鉴计算,这7个地区,2004年行政管理费接近405.6亿元,如果吃空饷者以年人均消耗财政支出5000元至2万元不等计算,上述7个省份一年被吃掉的财政资金就达3.5至14个亿。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都说英雄出少年,但你听说过15岁的小孩,初中还没毕业,就已经有事业编制、开始拿工资的吗?要说原因也很简单——他爸是所长。昨天,《东方今报》的报道说:河南叶县水利局下属的河道管理所所长利用职务之便,早早为还在上学的儿子捧起了“铁饭碗”,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从孩子15岁起到现在已经领了6年。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该单位中,未满18岁就有编制的职工竟有10人,据说这些人中也有所长的亲戚。昨天起,记者就开始拨打当事人赵书奇所长的电话,想了解相关情况,不过他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叶县水利局河道管理所书记段红生,段红生称自己不清楚所里的人事情况,只知道赵书奇已被调查,有可能会被撤职:

  段红生:我刚刚得到消息,水利局已经把他免了,把他这个所长免了。

  记者:这件事也有好多年了,在这之前有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段红生:我没有注意这方面的情况。我不管人事,我还真是不太清楚。我是负责党务这一块的。

  记者:什么时候给他免职的?处分已经下来了吗?

  段红生:我刚刚得到消息。

  记者:咱们是从哪儿得到消息的?

  段红生:还没有正式得到消息的,我是刚刚听他们说的。

  记者:他们是谁?

  段红生:我是刚刚听一个职工给我说的。

  记者又试着采访了负责员工人员登记的河道所工会主席段迎辉,他向记者确认了赵书奇所长儿子未成年时确实在所中有工作编制:

  段迎辉:具体我也不清楚。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

  记者:据说赵所长的亲戚大概有10个人在咱们这都有编制?

  段迎辉:可能是会有,但没有那么多吧。可能会有他亲戚在同一个系统上,但也不能证明啥,不一定都是他安排的。

  这件事是怎么隐瞒了六年?又是怎么浮出的水面?相关的调查工作目前有没有取得进展呢?首发报道此事的记者——《东方今报》的王俊生介绍了相关情况:

  王俊生:今天上午我在调查处见到了检查局副局长,他告诉我说赵书记被停职了。昨天下午调查组刚成立,现在已经进入前期的调查取证工作,有市县两级纪委和检察院、劳动部门、财政局几个部门参加了。

  我们驻地电话是热线,5月6日一个电话打进来,说某某单位管理混乱,小孩还在上学,就已经安排好工作上班多年了,并且还有薪水。当时我还不太相信,因为这是一个股级单位,没这么大权力。知情者说这个情况是属实的,并且要了我的邮箱,把所掌握的证据用邮件发给了我。

  我做了相关的调查,首先找当地公安部门核实被举报者的年龄,经过核实,被举报者赵滋航是1992年3月份出生,正在山东水利技术职业学院上学。现在的大学生都在腾讯朋友网有注册,我们通过这个方式查到他们的情况。后来我跟同事去了山东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到了赵滋航的同学和老师,证实确实是赵滋航本人。因为他是大三的学生,已经开始实习了。所以没见到本人,但是他的宿舍那里有平常出入的登记卡,卡上有照片,经过核实,确实是他本人。

  5月27日我去了叶县河道管理所见到了赵书奇本人,当时我也问他,赵滋航是不是单位职工,是不是你儿子?他说是。我问本人在不在,他说现在不在,一直没上班,也没领工资。

  他的意思就是,不上班就不领工资,单位的工资是自筹自支,财政上给他们支付65%的工资,剩下的自己想办法。但是单位工资表上有赵滋航,每月工资670元,加上补助600元,共1270元,这是举报者提供的。赵所长解释表有两张,一张是为了给上级单位要拨付工资的款项,另外他们自己内部还有一张。对于孩子15岁就进单位拿到编制,他没有做解释。

  相关背景:

  “吃空饷”,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就是吃空额,不过人们听到的往往更恶劣:不上班就能领工资。而且这班正常情况下往往还轮不到他上。整理一下最近几年的案例,再结合中央编办曾经印发的《中央编办关于对“吃空饷”问题开展督促检查的通知》,你就会发现,“吃空饷”这短短的三个字还能变化出很多形式:

  1.“旷工饷”:一些人无正当理由,长期旷工。曾经山西省侯马市国土局有一位职工,“从未上过一天班,却以干部身份领了9年工资”。

  2.“病假饷”:长期病事假或超假不归。在浙江永康曾经公布的“吃空饷”名单中,涉及此类的人数最多,共69人。

  3.“多头饷”:未经组织人事部门批准,擅自经商办企业或在企业兼职,一人领取双份工资。2011年,湖南省永州市查出多个地区教师在编不在职,拿着财政薪水,却在从事第二职业,人数达数百人之多。

  4.“违纪违法犯罪人员饷”:一些受党政纪处理的人没有相应地降低其工资,或受到司法处理的人仍领取原工资。曾经山东省沂南县检察院针对当地发生的数起国家工作人员“带薪坐牢”现象开展专项调查,发现三年中办理的职务犯罪案件已判刑61件61人,有32个人的工资没有变动,一边坐牢,一边拿钱。

  5.“冒名饷”:一些本不属于财政供养的人员,冒用他人名义领取财政工资。在这一类中,“官二代”居多。2011年,重庆市万州区前任区长的“80后”女儿李某,在万州驻京联络处常年不上班却照拿工资。

  6.“死人饷”:主要表现为在职离退休死亡仍领工资或多领遗属补助。2008年,安徽省砀山县清理出在职离退休死亡98人,遗属补助人员死亡88人,占“吃空饷”人员的36.8%。

  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吃空饷吃的都是财政的钱,也就是全民的财富。据了解,8年以前,2005年,中编办决定在全国开展清理“吃空饷”工作。随后媒体报道:完成此次清理工作的四川、海南、重庆、湖南、河南、宁夏、内蒙古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清理出“吃空饷”者达7万多人。根据2005年中国统计年鉴计算,这7个地区,2004年行政管理费接近405.6亿元,如果吃空饷者以年人均消耗财政支出5000元至2万元不等计算,上述7个省份一年被吃掉的财政资金就达3.5至14个亿。

  • 责任编辑:但丁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