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盘点刘铁男从政轨迹:在国家计委每个岗位任职不超2年

刘铁男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走过了一个怎样的从政轨迹?他原本就是“带病提拔”还是最近才腐化堕落……这些再次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

 

\

刘铁男

  “既熟悉能源领域,又熟悉宏观经济运行”、“工作比较严肃,也比较谨慎,但是一般都会说到做到”、“干实事,比较强势”……这些都是2011年初刘铁男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时,人们给这位能源系统“一把手”的评价。

  仅仅两年后,一个“能人”、一个政坛之星又迅速陨落了。

  刘铁男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走过了一个怎样的从政轨迹?他原本就是“带病提拔”还是最近才腐化堕落……这些再次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

  求学路上的“钢铁缘”

  对于刘铁男的身世和经历,可以找到的材料不多。但仔细“解读”这原本不多的材料,人们似乎也可以发现一些他仕途腾达的“蛛丝马迹”。

  刘铁男祖籍山西祁县,但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探访中得知,他1954年10月出生在北京,和祁县之间并没有太紧密的联系。刘铁男早年的生活几乎找不到有价值的信息。

  1974年,20岁的刘铁男进入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学习,并于19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刘铁男当年就读的冶金系如今改为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2013年5月中旬,记者前往该学院采访时,校方表示由于年代久远,只能在档案馆里查到一些入学卡等少量资料。根据校方提供的材料,刘铁男是74级电冶金专业学生,入学之前所在的单位是北京特殊钢厂,而他在校期间的奖惩情况也因毕业时随人事档案转走而无法查找。显然,大学毕业时的刘铁男并没有给母校留下太多的印记。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校园时,不想却巧遇一位曾在该校任教30多年的冶金系退休老教授。听到刘铁男的名字,老人说:“他之前好像是国家能源局的领导吧,最近出事了。”据老人回忆,1974年正是“文革”期间,大学生都是以工农兵身份推荐入学,刘铁男应该也不例外。但具体说起学生时代的刘铁男,他并没留下太多印象:“平常人吧。要不是最近的事,我都记不起有这个学生了。”走到学院大厅“杰出校友”宣传栏下时,这位八旬的老者看着那些学生照片说:“冶金是这儿的老专业了,出了不少人才。刘铁男上到一个挺高的(干部)位置,可惜了啊,可能还是一步步地太自我膨胀了。”记者仔细查看该宣传栏,没有找到刘铁男的照片。

  刘铁男“被查”之初,记者曾查阅过北京科技大学校友会发布的信息。去年9月开始,刘铁男被校友会列在“现任和曾任省部级党、政、军领导的部分校友”中,注解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冶74级”。然而,就在记者查阅后不过几天,当记者再次浏览该网页时,注解中刘铁男职务前已经加上了“原”字。

  根据此前刘铁男的公开资料显示,他还拥有东北大学工学博士学位,与此相关的信息更是很难查找。但在一个博士论文库中,记者还是找到了刘铁男的博士学位论文,题为《我国钢铁工业战略结构调整的研究》。论文上的信息显示,刘铁男于2003年从东北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学科专业是热能工程。随后,刘铁男还发表过题为《“入世”对我国钢铁工业的影响及其对策》的文章。文中对刘铁男的介绍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程师,工学博士”。

  两度踏上仕途快车道

  1983年,刘铁男进入当时的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先后担任原材料局主任科员,国民经济综合司副处长、处长,机关党委助理巡视员等职。记者发现,在这十几年间,虽然刘铁男先后经历了七八个工作岗位,但在每个岗位上的任职时间都不长,基本没有超过两年,这在干部升迁中应该算是“进步”比较快的。

  1996年到1999年,刘铁男离开国家计委,前往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担任经济参赞。

  3年后,刘铁男回到国家计委,从此再次“走上仕途发展的快车道”。他先后出任国家计委办公厅副主任、经济预测司司长、产业发展司司长等职。2003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成立后,刘铁男又出任工业司司长。据知情人士透露,手握工业项目审批大权的刘铁男,一时间成了地方政府“跑部钱进”的主攻目标。“刘铁男的个人膨胀,可能就开始于此。”

  刘铁男出任工业司司长的第二年,国务院成立了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东北办),他兼任东北办政策体制组的组长。此时,“手握重权的刘铁男已经明显霸道起来”,这一点连当时他的上司、东北办副主任宋晓梧都能感觉到。

  据宋晓梧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在一次东北办的年终总结会上,刘铁男在“述清廉”时说,“人家请咱们,咱们不要出去吃喝,副省长请我,我根本不理他们”。稍停了一下,他又接着说,“如果要是书记省长请我吃饭,我觉得这个面子还是得给的”。这让在场的宋晓梧感到相当别扭。

  2006年,在发改委干部考核中,刘铁男因“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工作作风而颇受诟病,他的考核成绩也没有过线。但刘铁男本人对此的理解却是“自己的工作没法不得罪人”。

  尽管如此,刘铁男在第二次考核没有进行的情况下,依然在这年年底被任命为东北办副主任。据知情人士说,发改委领导对此事给出的理由是,刘铁男已经改正了那些缺点。

  但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东北办有一次在吉林延边召开扩大东北开放的会议。按原计划,东北办主任张国宝要发表讲话,而时任政策体制组组长的刘铁男应该主持会议。结果事到临头,刘铁男突然找借口不去了。无奈之下,政策体制组副组长只能求助于宋晓梧。宋晓梧赶来延边,这才救了场。

  官至副部级后,刘铁男“更加和东北办主任张国宝唱反调”。在一次会议上,张国宝发言之后离开,刘铁男随即接过话头批评张国宝的工作思路。这让单位里的一些人感到刘铁男“比较强势”。

  带着这份“强势”,刘铁男又在2008年3月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

  失去人心的能源局局长

  2010年12月,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张国宝因到年龄而退休,刘铁男成为继任者。当时媒体对刘铁男在发改委工作的评价是“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制定了一系列的产业政策,以及在2008年末主导制定了9个行业的产业振兴规划”,还有评价认为刘铁男在处理煤电矛盾上的出色表现使他脱颖而出。

  但从后来媒体披露的一些“内幕”来看,刘铁男的协调能力似乎并不强。尤其是在国家能源局局长任上,他和一些地方政府的关系并不融洽,甚至积怨不少。

  有一次,在许多省市自治区负责人参加的能源会议上,一位新疆的领导就直言不讳地说:“铁男同志,就你和能源局这样的工作作风,如何适应得了新疆跨越式发展的形势?”刘铁男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在今年1月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一位西南省份的能源局负责人更是因为自己省里的项目迟迟得不到上面的批复而公开指责刘铁男。他说:“我的官帽也不是你能源局给的,我就是要把我们的憋屈说出来!”此言一出,这位地方能源局的官员当即赢得一片掌声。由此,刘铁男领导下的能源局和地方政府的矛盾可见一斑。

  据业内人士透露,从业务能力上说,在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之初,人们对于刘铁男的期待很高,认为他既懂能源领域,又熟悉宏观经济。但几年下来,从工作成果上看,刘铁男并不成功。2012年,刘铁男提出了在能源结构调整、能源体制改革、提高能源效率等方面实现“三稳三进”的工作目标。但实际上,能源体制改革除电煤市场化之外并没有新突破,2011年和2012年非石化能源比例累计只有0.5%的增幅。

  另外,刘铁男在国家能源局内部的口碑也很不好。在能源局,刘铁男被指责“作风自我得没谱”,他甚至对包括司长在内的下属大声斥责,以至很多人“怀念”张国宝在任时的“融洽随性”。有人说,刘铁男也因为“过于嚣张”,使他在单位渐失人心。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