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袁岳请辞红会社监委委员:这不是好玩的地方

红会社监委委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袁岳的“请辞”似乎让处于质疑洪流中的社监委更加风雨飘摇。昨日,面对本报的采访请求,袁岳在短信中回复称“谢谢关注,目前为止的考虑就是如此,一切待6月9日社监委全会决定”。

  原标题[袁岳请辞红会社监委委员:这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红会社监委委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袁岳的“请辞”似乎让处于质疑洪流中的社监委更加风雨飘摇。

  然而,从袁岳的博客和其接受人民网的访问中可以看出,“请辞”更多的是一种自证清白的行为。“这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袁岳这句感慨说出了社监委委员履职半年多来的切身感受。

  过去一个月,从新闻发言人王永,到袁岳、王振耀,再到担任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长的张勇,社监委委员纷纷被曝与红十字会“有利益往来”,社监委的公信力受到空前质疑。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社监委员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之前个别委员被质疑,在社监委内部还存在分歧,接二连三的委员被质疑,反而让社监委内部团结起来。委员们正在为6月9日举行的全体会议做准备。

  最早被质疑的是新闻发言人王永。王永的公开身份是“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因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作为社团组织曾向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颁奖,联盟秘书长又担任红会社监委委员监督赵白鸽,一时引来众多关注。

  王永不断通过微博澄清自己与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网友提供的证据一经查实,他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随后是袁岳。今年红会发布的《汶川地震灾区博爱家园项目终期自评调查报告》显示,该报告即由红会委托零点公司所做。袁岳公开承认承接过该评估项目,“取费6万元”。

  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袁岳决定退还所有委托款项,并表示,在他担任社监委委员期间及不担任社监委委员之后的三年内,零点将不会承接红会任何的公益项目评估工作。

  袁岳将在6月9日社监委全会上提请此事,接受委员会的判断与意见。如果委员们认为他不适合担任社监委委员,请委员会提交全会提出动议,如有必要他本人将辞去社监委委员一职。

  昨日,面对本报的采访请求,袁岳在短信中回复称“谢谢关注,目前为止的考虑就是如此,一切待6月9日社监委全会决定”。

  上述社监委委员表示,袁岳的请辞更多是要自证清白,并非真是要在社监委面临危机时全身而退,由于社监委还是一个新鲜事物,还没有一套成熟的经验体系来支撑,面临着诸如定位不明、经验不足等缺陷,很多问题都需要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步解决。

  作为商人的王永和袁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考虑不周”是他们遭受质疑的重要原因。

  袁岳表示,在收取红会评估费这一问题上,他考虑不周。最初并没有认识到这个项目是公益项目,所以收取了相当于市场价格三分之一的成本费用,他当时并不认为存在问题。

  王永也曾向媒体表示,尽管赵白鸽完全符合评选标准,作为社监委委员,向评委会推荐她参加评选这件事确实也应该回避。但当时确实没想这么多,只是单纯地从评选标准的角度考虑,认为“举贤不避亲”,没考虑到社会公众的感受。

  从目前媒体和网络爆料来看,还存在一些已经被证伪的消息。比如红会挪用汶川地震善款用于社监委委员王振耀任院长的研究院,壹基金随后声明研究院系由上海壹基金与北师大合作设立。

  上述社监委委员也表示,芦山地震之后,社监委对于红会的监督确实更多关注一些具体案例的举报,下一步社监委的监督重点将不再是点对点,而是回归源头,监督红会流程、程序及综合改革的方向等。

  袁岳则认为,红会重塑公信力最重要的是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包括财务审计、专项成效调查研究,专业公益组织研究机构,有针对性地对一些薄弱环节进行监督。社监委应推动红十字会在有限时间内建立第三方独立评估机制,以倒逼红十字会进行系统改革。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