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疆博州杀5人嫌犯被执行死刑 曾酒后杀妻

马哈买提江也听见楼上有人,他反身上楼时撞见王江的儿媳妇,马哈买提江一刀刺向王江儿媳妇的颈部,这名孕妇连同腹中7个月的婴儿一起死亡。随后,哈国警方发现马哈买提江是博州的通缉犯,于是将他引渡回中国。

  原标题[新疆博州杀人恶魔变形记]

  亚心网讯(记者李昀霞 通讯员欧阳翼雯报道)5月22日,根据最高法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新疆博州中级人民法院对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盗窃罪、抢劫罪、偷越国境罪的马哈买提江执行了死刑,至此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在不少人心里,44岁的马哈买提江绝对是一个杀人恶魔,在真实生活中上演了往往出现在电影中的残忍情节:2007年9月1日至2008年10月23日间,短短1年左右的时间,他在博乐市、奎屯市等地疯狂入室抢劫杀人,作案7起造成5死两重伤。

  临刑前,马哈买提江对大儿子说:“你要带好妹妹,努力上学,将来长大孝敬你妈,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要学我。”而他惟一的心愿,是能和父母埋葬在一起……近日,记者赴博州精河县大河沿子镇库先且克村,通过采访马哈买提江生前曾经有过接触的人,渐渐勾勒出他如何从一个内向的青年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晨报讯:5月28日,记者跟随博州中院刑庭庭长吉仁塔一行从博乐市出发,前往70公里之外的精河县大河沿子镇库先且克村马哈买提江的家。马哈买提江家的小院坐落在山间,大河沿子河从他家门前流过。推开小院铁门,记者看见院中有一个刨开的土坑,两间土房被一人高的杂草围住,门窗玻璃早已破碎不堪。吉仁塔告诉记者,那个土坑就是6年前马哈买提江酒后杀死妻子藏尸的地方。

  马哈买提江的大哥乌玛别克和大姐热自汗闻讯赶来。他们告诉记者,马哈买提江5岁时母亲病逝,上高一时父亲也病逝了。高中毕业后,他选择了技工学校学习电工。毕业后,马哈买提江分到村里的三台林场上班。

  大姐热自汗说:“那时,我们都出嫁娶妻离开了家,弟弟独自养活两个妹妹”,他每月发工资先买米、面、油,过年时还给妹妹们买肉、买新衣服穿。两个妹妹结婚都是他一手操办的。“那时他性格内向,遇到经济困难都默默承受,从不给哥哥姐姐诉苦”。

  大哥乌玛别克说,弟弟会开车、木工、电工,常常帮助别人。他家门口经常停着邻居家坏了的摩托车、电动车、汽车让他帮忙修理。为方便给别人修车,他专门在院子挖了一个地坑,“就是后来埋他媳妇的那个坑”。

  1993年,马哈买提江与同事玛利亚结婚,之后,他们有了一儿一女,一家4口过着平安祥和的日子。但是令马哈买提江想不到的是,2000年,他和妻子双双下岗,这对本就不富裕的小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下岗时,夫妇俩每人拿了两万元单位补偿金,便在林场开了一家商店,一家4口节俭度日。

  性格本就内向的马哈买提江变得更加沉默,平时商店经常有人来喝酒,渐渐地,马哈买提江也开始酗酒。妻子为了不让他就此消沉下去,多次好言相劝,但他根本不为所动,终日沉沦在酒桌上。

  2003年的一天,马哈买提江喝醉酒带回一个女的名叫吐妮莎。吐妮莎的妈妈从大河沿子镇找到马哈买提江家拉她回家,可她手抓住门框死都不走。灰心绝望的玛利亚与马哈买提江离了婚,带着孩子们到博乐市打工。而马哈买提江索性和吐妮莎结婚并生了一个儿子。下岗离婚又结婚,小儿子的到来更加重了马哈买提江的生活负担,前后要养活3个孩子,日子越过越紧,马哈买提江更加消沉,几乎天天喝醉。

  酒后杀妻变疯狂

  邻居塔依尔和马哈买提江一起长大。在他的印象里,马哈买提江虽然人高马大、外貌粗犷,但内心却极其敏感和自卑。“不喝酒时人很内向、不发脾气,一旦喝了酒就变得脾气暴躁六亲不认了”。塔依尔说,马哈买提江从小到大一直不爱说话,因为家穷自卑他几乎不和同学来往。

  马哈买提江的前妻玛利亚在博乐市区做保洁员,是公益性岗位,儿子上高中每月领取低保,女儿正在上初中。直到现在,她还是无法接受前夫是“杀人犯”的事实,因为在他们共同生活的11年里,马哈买提江“不抽烟、不喝酒,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她,还每天回家做饭干家务,任劳任怨从不发脾气,她从没发现他有任何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

  2006年5月13日,马哈买提江喝酒时认识了两个无业人员,3人一拍即合,决定上山偷羊卖钱喝酒。他们偷了牧民哈勒巴依家的20只羊,以6200元出售,赃款3人平分了。此后,3人频频下手盗窃牧民的牲畜,卖钱后就喝酒。因为常常喝醉,马哈买提江的第二任妻子吐妮莎开始冷落丈夫,对他不闻不问。

  2007年9月1日晚,马哈买提江与一位村民在家喝酒,吐妮莎回家后将那位村民赶走。马哈买提江抓住吐妮沙的肩膀把她的头往水泥地上撞了几下,后将她抬上土炕。他酒醒后摇晃妻子,发现妻子已气绝身亡,便将妻子尸体埋进小院修车的地坑里。杀死妻子后,他逃到石河子摘棉花,每晚睡不着,“害怕警察找上门”。他开始横下一条心找机会抢劫并杀人灭口,为潜逃国外筹集资金。

  从这以后,他杀人的脚步就不曾停歇过,因为购买报废汽车水箱和对方谈不拢价钱,他就把对方杀了;因为盗窃时被人撞着,他也对其痛下杀手。

  而在马哈买提江一年制造的7起案件中,最后一起也是最残忍的一起。马哈买提江在向警方交代时曾经坦言:“喝了酒杀人一点都不害怕,也能下得去手,但最后一次杀死那个‘大肚子’,看见她睁大眼睛瞪我,我害怕了,腿软得连楼都下不去了。”

  2008年10月21日,马哈买提江从石河子摘完棉花领到工钱后,骑着偷来的摩托车准备前往塔城偷越边境。途经博乐市一家烟酒店时,他酒瘾犯了,走进店里要了一瓶白酒,仰头喝了起来。

  喝到一半时,老板王江说:“朋友,先把酒钱付了再喝。”“你急啥呢,我喝完再给。”王江说,他的店有规矩,先付钱后喝酒,马哈买提江说:“你要钱我先要你的命!”说着,他拿起柜台上的一把水果刀,把王江一把拉出柜台,向王江颈部、胸口连捅数刀将其当场捅死。

  王江的儿媳妇在楼上听见有人喊叫“要命”,还听见老公公大喊“救命”,她边喊边往楼下商店跑。马哈买提江也听见楼上有人,他反身上楼时撞见王江的儿媳妇,马哈买提江一刀刺向王江儿媳妇的颈部,这名孕妇连同腹中7个月的婴儿一起死亡。

  前后不到两分钟,马哈买提江连杀两人。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死亡、但还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孕妇,他突然极度恐惧,用刀将那位孕妇的双眼剜了出来。后来,他向警方交代说,“我曾看过一个录像,男主角杀人后,死者双目的瞳仁上留下了杀人凶手的长相”,马哈买提江也怕自己的脸映在孕妇的瞳仁上而后被警察破案抓获。

  亡命天涯终落网

  这起案件发生后,博州警方立刻成立专案组赴现场勘查,提取了嫌疑人指纹,并迅速锁定了马哈买提江。

  但此时马哈买提江已连夜逃往塔城边境,偷越边境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警方下发通缉令,并同时向周边邻国发出司法协助请求。

  博州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迪力木拉提就此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马哈买提江7次作案“每次都是酒后所为,没有一起案子是蓄意谋杀”。马哈买提江被引渡回国进看守所后,迪力木拉提与之接触了40天,“几乎天天见面,他身高1米80,很壮,交代问题时采取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有啥说啥。他很冷静,说话不紧不慢”。

  马哈买提江向警方交代说,他钻过铁丝网后,警报器响了。哈国边境人员闻讯赶来,他藏进红柳丛中躲过。第二天,马哈买提江赶上一辆班车,掏钱买票时发现哈国人认人民币,且语言相通,他索性将票买到1000公里之外的一个大农场。

  农场主见马哈买提江身体强壮,收留他为自己放羊。1年后,农场主对马哈买提江说:“我把女儿嫁给你,你就在我家别走了。”马哈买提江在那里生活不习惯,不想长待下去,更不愿意娶农场主的女儿。于是,连夜骑上农场主的马离开了。半途中,他遇见几个当地寻找丢失牲畜的牧民,他们听马哈买提江操外地口音,怀疑他是窃贼,便将他扭送到警方。

  随后,哈国警方发现马哈买提江是博州的通缉犯,于是将他引渡回中国

  迪力木拉提说,在提审马哈买提江时,其显得比较冷漠,对发生的这一切不愿意再提起,但也没什么辩解,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当时我就觉得他特别麻木,也可以说是绝望。他告诉我,自从他进看守所后,根本就没有一个亲友来看过他,他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能原谅的,受害者的家属也好,自己的亲友也好,在他们的眼中,他早已和‘畜生’画上了等号”。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