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傅成玉解读中国企业与中国道路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傅成玉参加了十二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经济组讨论。中国模式不同于苏联模式  傅成玉把中国模式与苏联模式作了比较,他认为中国模式和苏联模式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董事长傅成玉 程冠军摄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傅成玉参加了十二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经济组讨论。在讨论发言和接受记者采访中,傅成玉动情地回顾了中国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艰辛历程,并以此为例解读了中国企业、中国道路与中国模式。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无到有

  谈到人民政协,傅成玉说,人民政协高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作为从事企业工作的国企负责人,我对此深有体会。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开始和西方的企业合作,然后我们才开始走出去。正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才深深体会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成功和来之不易。我们追求道路自信,自信在哪里?自信在我们是通过走了这条路以后才成长起来的。

  回顾改革开放之初,傅成玉说,当时我们努力地学习西方经济学,学习发达国家。当我们刚提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时候,不但搞企业的不懂,包括教授也不懂。大家疑问说:市场经济只有资本主义有,哪里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呀?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市场经济是私有制为基础的,当时我们是百分之百的公有制,怎么能变成市场经济呢?市场经济再加上“中国特色”,就更没有了。所以,当时对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谁都不相信,都以为是政治的文字游戏。一直到前苏联解体,我们才一点点地开始理解了我们制度优越性。

  傅成玉回顾80年代初的对外合作情况,他说,当时任何一个外国石油公司,在我们眼里都是庞然大物,我们跟他们谈合作的时候都是仰着脸跟人家说话的。当初有一个非常深的感触,我们去北京大学招毕业生,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到国企工作?同时问他们对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体会是什么?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他们有的回答不上来。我就告诉他们,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做中国人有尊严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跟外国人谈判的时候,人家可以拍桌子我们不可以拍桌子。我当时在搞海油的对外合作,我们一没钱,二没技术,三没海上石油管理经验。什么都没有,只有靠人家,所以我们没有资格拍桌子。当然,我们也可以一拍桌子站起来走了,但合作也就失败了。

  傅成玉说,1987年他参加一个国际性的会议,当时坐在会场的角落里,就别提多高兴了。那时候国际性的会议上几乎没有中国人。感觉能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这些年走下来,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变到什么程度呢?变到我们已经在世界舞台上可以神情自若了。现在,国际上很在乎中国,往往跟我们有关无关的会议都请我们去发言,他们不一定同意我们的观点,但是一定认真听我们的意见。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人和三十年前的不同。

中国模式不同于苏联模式

  傅成玉把中国模式与苏联模式作了比较,他认为中国模式和苏联模式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前苏联和当时的中国都要实行经济改革,应该说任务、形势,以及当时面临的基本上相似,都是旧体制走不下去了,要寻求新路。中国走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没有把公有制完全私有化,同时又把民营企业发展起来了。所以,现在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里基本经济制度的表述是:公有制为主导,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而前苏联走的是休克疗法——全部私有化。私有化的结果是什么呢?国有的资产全部私有化了,国家没有任何资源了,但是真正创业的企业家却没能发展起来。叶利钦时代,完全私有化以后财富主要集中在两类人手里:一类是官僚资本,一类是被黑社会控制。到现在俄罗斯的民营资本还是停留在倒卖阶段,就是我们叫做“小商小贩”的那种。在俄罗斯私有化的过程中,金融寡头、工业寡头控制了国家命运。叶利钦曾经一年换了四个总理,表面上我们看的换的是总理,但是背后是利益集团的控制,逼着让他换。他不换,任何的国家资源他都没有,他做不了任何事。

  回过头看我们走过的道路,我们既没有把公有制破坏掉,又把民营企业家发展起来了。所以,这条路现在回头看,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非常成功,非常不简单。

西方民主制度的优劣

  谈到中国企业的今昔,傅成玉十分感慨地说,现在,中国和中国企业的地位在海外是非常高的,无论走到哪个国家,中国的企业家见总统都是很正常的事。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表面上看,作为民主制度走的比较早的国家,无论是主要的发达国家,还是非洲走民主政治的国家,他们的确比我们走的快,程序也非常好,但实际上,往往只是形式而已。这些国家背后的腐败比我们的想象要严重得多。我们国家有腐败,但我们真正打、真正抓,都摆到桌面上来。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却不敢把腐败摆在桌面上,而是偷偷摸摸。有一次,有个国家总统的儿子和他们国家的部长一起与我们谈判。部长对总统的儿子说,你爸同意我就同意。这个真实的故事,让我们很震惊!我们还发现一个现象,很多国家的政党,无论执政的还是在野的都向企业要钱,理由是要给我这个党筹集资金。回过头来,再看我们自己的制度特色,我们不能因为它有不好的一面就把好的都否定。现在,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已经下决心要把一些负面的东西解决掉。任何一个东西,有正面就一定有负面,我们的制度也有负面。高度集权的优势是效率高,发展快。因此,我们的各地政府、中央政府效率都非常高,一说干,哗的一下子就上去了;但是这种效率的缺点就是一旦错了,损失也会非常大。这就是一个事物的正反面。因此,我们应该把负面的东西抑制住,这就是制衡,我们的人大、政协正是发挥这个作用的主体。

  傅成玉指出,近年来,社会上积累了许多问题和不满情绪,我们应该看到这个过程,需要大家共同解决,骂谁都没用,指责谁都没用。有的职工抱怨说,国家发展这么好,我怎么得不到更多的利益?如果我们的职工都是这样的情绪,这说明我们一定是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这不是我们哪个人的问题,而是制度问题。现在,党和国家正在下决心启动新一轮的改革。这一轮改革一定要把民生放在前面,一定要把我们制度完善放在前面,一定要建立一个长远的目标。

  傅成玉最后表示,贾庆林主席代表十一届政协所做的工作报告总结了六个方面的工作经验,从这六个方面看,政协工作大有可为。下一步,我们要利用好人民政协这个平台,发挥好政协委员的作用,努力完成十八大提出的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百年复兴的中国梦。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