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独手园丁”:当一辈子教师也不后悔

他,19岁时失去左手,从此放下锄头,拿起粉笔,开始当一名乡村教师;他,以校为家,以家为校,在贫困落后的山沟里,建成了全省知名的乡村小学……  他就是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校长马笑冰。

\

  马笑冰利用课下时间在教室里与学生交流。 咸立冬摄

\

  他,19岁时失去左手,从此放下锄头,拿起粉笔,开始当一名乡村教师;

  他,爱护学生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因为忙于工作痛失女儿,却将更多的情感注入三尺讲台;

  他,以校为家,以家为校,在贫困落后的山沟里,建成了全省知名的乡村小学……

  他就是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校长马笑冰。

  “我是一名教师,学校就是我的阵地,这块阵地一定要守住、守好。”

  初夏时节,走进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三栋齐整的教学楼依次排列,图书室、实验室、多媒体室、语音室等标准多功能教室一应俱全。一间教室里传出的讲课声音,严肃而又生动。正在讲课的,就是被人们称为“独手园丁”的马笑冰。他用右手熟练地写粉笔字、翻动课本、变换各种手势向学生传递知识,而“左手”却深深地插在裤兜里,一直不露出来。

  说起马笑冰的手,那是发生在1976年的事。那一年,他19岁,在一次生产劳动中,意外地被铡草机铡碎了左手。灾难并没有把他打倒:“没有左手我还有右手,不能干活我就教书!”倔强的马笑冰拿起粉笔,从此一头扎进了家乡的教育事业。

  1990年,峪耳崖小学有27间教室,18间都是危房。为了改善学校的教学环境,马笑冰四处奔波,年内集资20万元盖起了第一栋教学楼。两年后,又集资25万元盖起了第二栋教学楼。1993年,又筹资32万元建起了第三座教学实验楼。

  为了改善办学条件,他拿出自己的积蓄,又向亲友借款40余万元,建起了12个标准多功能室,按省颁一类标准配齐了各种教学仪器。

  峪耳崖有了现代化农村小学!这在承德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学校的建成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跟上级要钱受过拒绝,向企业伸手遭过白眼,拿家里的钱也跟老伴吵过架,为了教课他累倒在讲台上,为了工程他吃住在工地上……

  多少人不解地问,“马笑冰,你傻啊?你当老师犯瘾吗?”而他总是淡淡一笑:“我是一名教师,学校就是我的阵地,这块阵地一定要守住、守好。”

  “我失去了一个女儿,却得到了更多的孩子,我盼望一个满园花开的春天。”

  咚咚咚,轻轻的敲门声让马笑冰的视线从教案上移到门口,门口站着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你是……”马笑冰有些诧异。“马老师,我是小军,您的孩子刘小军啊!”年轻人边说边把马笑冰紧紧地抱住了,顿时,两个人的记忆都回到十多年前……

  那时刘小军14岁,父亲早亡,母亲改嫁,与70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生活艰难,多次退学。为了让他能够顺利完成学业,马笑冰把小军接到自己家里,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马笑冰把每一个学生都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但也正是为了这些孩子,他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儿。

  1985年,不满周岁的女儿身体出现异常,忙于工作的马笑冰无暇照顾,直到孩子不能进食被送到医院,却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幼女的离去成了马笑冰心中永远的痛,他将更多的情感注入三尺讲台。“我失去了一个女儿,却得到了更多的孩子,我盼望一个满园花开的春天。”

  “一支铅笔、一片药、一句贴心的话,再加上那么多不眠的夜晚,谁也算不清马老师在我们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多少钱。”孩子们一句理解的话,如同催化剂一般,让他心底所有的辛劳都化成甘甜。

  这些年来,马笑冰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10万余元,帮助60多名贫困学生顺利完成了小学学业。胡东月的父亲双目失明,家中没有生活来源,马笑冰负担了他小学六年的全部生活费;李冬兰得了白血病,马笑冰两次为她捐款3000元,连续6年为她上保险,让她顺利升上了初中……

  “当教师挣不了太多的钱,也没有太高的地位,但当一辈子教师我不后悔。”

  全国师德标兵、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河北省特级教师、河北省优秀共产党员……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马笑冰终于答应让我们看看他的荣誉证书和奖状。

  厚厚的几十个证书和奖状,锁在马笑冰的橱柜里,上面已经盖满了一层尘土。他说:“与这些相比,我更喜欢看孩子们的满分考卷。”

  30多年的教学生涯,马笑冰付出了,也收获了,付出的是汗水和心血,收获的是认可和荣誉。多少次,上海、大连、广东等地的学校高薪聘请他,他都拒绝了。

  他舍不得学校,舍不得那些孩子。“当教师挣不了太多的钱,也没有太高的地位,但当一辈子教师我不后悔。”与记者告别时,他这样说。

  (本报记者 耿建扩 本报通讯员 咸立冬 刘金劼)

  人物档案

  马笑冰,男,1957年10月出生,1976年6月至1986年8月在宽城满族自治县大庙沟小学任教师,教小学毕业班所有学科;1986年9月至1989年8月在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任教师,教小学毕业班语文、数学;1989年9月至2012年8月在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任校长兼六年级数学课;2012年9月至今在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任校长。

  人物评价

  同事李大伟老师:跟着马校长干工作踏实、有奔头、有发展,他就是培养我们优秀师资的“黄埔校长”。

  学生刘新颖:生活上,他是我们的“爸爸”,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学习上,他是我们的“航灯”,跟着他所有梦想都会成真!

  妻子:学校才是他的家,学生才是他的孩子。我们这个家,就像“替补选手”,偶尔才会被他想起来。

  教师自述

  盼得满园桃李开

  我叫马笑冰,是宽城满族自治县峪耳崖小学的一名教师。三十几年来,汗水和着泪水,苦涩伴着甘甜,经验之中有教训,遗憾之中也掺杂着满足。自始至终,有一个梦想常驻心中,那就是守好乡村小学这个阵地,不让山里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细细想来,最初对老师的喜爱应该始于祖父。70年前,我的祖父在我现在工作的地方建起了一所简易的小学,也就是现在峪耳崖小学的雏形。年幼的我未曾问问祖父建学的初衷,也无从知晓他建学的理由,但那份一脉相传的担当和责任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上,让我在不知不觉中重叠了他的脚步。

  1976年,高中毕业的我如愿以偿当上了民办教师。如果说选择是因为喜爱,那么之后这段路程的艰辛是我始料未及的。山里人的生活困难,山里的教育更困难。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家乡小学用“破烂不堪”都不足以形容,学校里没有一间像样的教室,教室里没有一张像样的桌椅,夏天漏雨冬天透风,有时还能钻进蛇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不耽误学生们的学习,我把学校搬到了自己家里,一干就是五年。这五年是艰难的,但同样也是幸福的,因为孩子们成绩的突飞猛进和100%的升学率,让乡亲们看到了一丝希望。

  伴着山里人的希望,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我越来越认识到山村基础教育的重要性。起初只是盼望孩子们能够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渐渐地才发现,走出去重要,走好脚下的每一步更重要。俗话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如果说教育是千里之路,那么小学教育就是最早的一步,所以一定要走好、走稳。

  为了让孩子们走好最初这一步,我也在不断地摸索。垫付学费、建造校舍、增加设备……似乎这些都是外因,重要的是让老百姓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认识到孩子的重要性。孩子们拥有知识,才能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为了这个梦想,我习惯了每天早早来到学校,看着孩子们像小燕子似的背着书包跑进校门;也习惯了最后一个离开校园,摸摸大门上那把锈迹斑斑的大锁。与其说这是一种认真负责的态度,倒不如说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怀,那就是期望孩子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期望我们的祖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这个未来就起步于我所站立的这块土地……(马笑冰)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