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两年,少年宫在全国乡村遍地开花

“孩子去少年宫,和同学们一起踢足球、唱歌、玩游戏,不仅学到了东西,也学会了与人沟通和合作,性格也比以前活泼开朗了。去年开始,曲阜师大把岳村小学少年宫设为他们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每周都派有专业特长的大学生来给孩子们上课。

  “孩子去少年宫,和同学们一起踢足球、唱歌、玩游戏,不仅学到了东西,也学会了与人沟通和合作,性格也比以前活泼开朗了。”家住浙江温州市瓯海区郭溪街道凰桥村的麻晓丽谈起在家门口的乡村学校少年宫时赞不绝口,她7岁的儿子终于可以像城里人一样过丰富多彩的周末了。

  我国现有未成年人约3.67亿,其中三分之二生活在农村。中央财政安排了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24.5亿元,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建成8000所乡村学校少年宫,为广大农村青少年开展课外活动、丰富精神文化生活创造条件。两年来,全国各地已有3400所少年宫在广袤的乡村大地陆续建成使用,将优质免费的公共文化服务送到了农村青少年身边。

  农村孩子有了“第二课堂”

  浙江省温州市在校未成年人有150余万,学校少年宫的需求巨大。目前,温州已建成乡村学校少年宫136所,实现了乡镇街道全覆盖,农村孩子和外来民工孩子也有了自己的“第二课堂”。

  为盘活资源和节约资金,乡村学校少年宫一般都依托乡镇学校建设,通过改造使学校和少年宫可交替使用,即“一校两用、一室两用、一桌两用”,正课时间用于教学,课余时间和节假日用于开展活动。

  这样的建设模式使得有学校的地方就有少年宫,方便中小学生就近参加课外活动,也将有限的资源最大化使用,使乡村学校少年宫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山东省淄博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曾算了一笔账:“淄博市农村未成年人有45.5万,目前已建成的少年宫,平均每平方米投资111元,平均到每个孩子仅为36元,可以说投资少、效果好。”

  挖掘地方特色,传承本土文化

  山东郯城泉源乡五湖村村民李玉华常常去泉源乡中心小学少年宫,就为听听退休老干部陈庆彩教孩子们唱“姐儿牛”。“姐儿牛”是流传在郯城的民间系列小曲,李玉华说:“不光我儿子小杰喜欢学唱,我没事的时候也喜欢来这里听听。”

  在郯城,各乡村学校少年宫都依托自身文化资源,确定了各自的活动项目,做到一宫一特色。泉源乡的“姐儿牛”、红花镇的中国结艺、庙山镇的民乐培训、沙墩镇的杞柳编织以及马头镇的“郯马五大调”传承等,都让乡村孩子们在动手动脑的同时得以陶冶情操、增长本领,也使本土特色文化得以传承和发扬光大。

  在四川绵阳,本土特色也是乡村学校少年宫挖掘的重点。“乡村少年宫必然是乡村的。我们立足本土实际,让那些有着乡土气息的传统项目,在这里得到弘扬和发展。曾经是父母记忆中的抓石子、滚铁环、打陀螺、跳皮筋等游戏,如今又在少年宫的挖掘下走向了孩子们。”绵阳市涪城区吴家镇乡村少年宫负责人杨聪伟说。

  整合社会资源,提升办宫品位

  “持弓时食指要有种往上抬起的感觉,大姆指有种往下压的作用,中指拉外弦时有种往里勾的作用……”给曲阜市王庄镇岳村小学少年宫的孩子们上二胡课时,曲阜师范大学大二学生种美竹总是让孩子们自己去体会手指的感觉。

  去年开始,曲阜师大把岳村小学少年宫设为他们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每周都派有专业特长的大学生来给孩子们上课。

  首批乡村学校少年宫共有辅导员33484名,其中志愿者占到了21%。各地充分发挥文明办、教育局等部门力量,组织民间艺人、大学生志愿者、城市学校教师、文艺协会会员、“五老”人员等走进乡村学校少年宫,充实了辅导员队伍。

  社会资金也是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和运营的重要支持力量。去年12月11日,贵州省六盘水市松河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项目就获得了198万元社会赞助。两年来,不少地方以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项目为示范,采取财政配套、部门支持、社会共建、文明单位帮扶等方式,自建了1万多所不同规模的乡村学校少年宫,直接受益的青少年接近1000万。(本报记者 周洪双)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