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昆明首例醉驾顶包被追刑责 量刑或比醉驾者重

好友艾某醉酒驾车,因为和别人吵架,人家报警,艾某被抓。日前,官渡区检察院以涉嫌包庇罪将张某某移送起诉,据悉,他将是昆明醉驾顶包被追究刑责的第一人,其量刑可能比醉驾者还重。而艾某,因为事发当天,静脉血样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148mg/100ml(超标),也被以涉嫌犯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

  原标题[昆明首例醉驾顶包被追刑责 量刑或比醉驾者重]

  好友艾某醉酒驾车,因为和别人吵架,人家报警,艾某被抓。张某某出于朋友义气,帮其揽下了醉驾的事,谎称车子是自己开的。在公安机关,张某某数次口供都在说谎,“打死”不说出实情。警方有铁证在手,最后张某某和真正的醉驾者艾某都身陷囹圄。日前,官渡区检察院以涉嫌包庇罪将张某某移送起诉,据悉,他将是昆明醉驾顶包被追究刑责的第一人,其量刑可能比醉驾者还重。

  醉驾开车还犯横

  艾某是生意人,张某某是他生意场上的朋友。

  2012年11月6日,艾某约了张某某等四五个朋友在关上国贸附近吃饭,席间,几人喝了一瓶500毫升的白酒,酒足饭饱后,又到张某某家喝茶聊天。当晚11点左右,几人从张某某家出来,各自回家。

  艾某喝多了,驾驶着自己的奥迪回家。当车行至彩云北路一红灯路口时,因为艾某开着大灯,刺到了前面福克斯轿车驾驶者谢某某的眼,谢某某很不满,开启了车上的辅助倒车灯“还击”。此举激怒了艾某,等绿灯亮后,艾某就和谢某某扛上了,一路上追着福克斯。

  “奥迪车一直追着我的车,逼我停车”,驾驶员谢某某事后说,当时他知道奥迪车驾驶员要找他的岔,于是多了个心眼,开启了车上的车载记录仪,将全过程都暗中拍摄下来。

  两辆车你追我赶,开到了世纪城岚春苑小区一便道路段时,福克斯停了下来,紧随其后的奥迪也停了下来。艾某下了车直奔福克斯车主,对开车的谢某某破口大骂。

  两人吵了起来,很快升级为动手。因为艾某喝醉了酒,根本不是谢某某的对手。闻到艾某一身酒气,谢某某知道这人是醉驾加闹事,于是报了警。

  顶包“演戏人”抵死不承认

  警方赶到后查明情况,带着一身酒气的艾某到医院验血测酒精含量。这时的艾某才清醒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没开车,车是我朋友开的,他送我过来就走了。”事后艾某承认,那天他喝了酒,害怕被查出酒驾,于是说了谎。回到家以后,他迅速给好友张某某打电话,让张某某顶包,替他受过。

  “我和艾某是好朋友,他开口求我,我不好拒绝。”也许是出于朋友义气,也许是因为生意上的往来,张某某同意帮艾某,在他看来,醉驾不是什么大事,又没有出车祸,大不了被判个缓刑。

  两人约定好,面对警方要口径一致,谎称那天是张某某送艾某回家,艾某没有开车。到了世纪城后,张某某就走了,独自一人回家睡觉。

  在派出所的数次口供中,张某某和艾某都不交代实情。

  这件事的当事者之一谢某某看得明明白白,他清楚两人在说谎,将车上的车载记录提供给警方。当天还有谢某某的妻子和世纪城一保安目睹两人发生争执的一幕。两“证人”都证实,奥迪车上只下来一个人,就是艾某。

  意外的是,面对人证、物证,艾张和张某某仍然三缄其口,还是不承认顶包一事。即便是警察把谢某某车上的车载记录播放给二人看,二人还是不改口。

  “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务,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10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包庇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很快,张某某被立案查处,官渡区检察院以包庇罪将其移送起诉。

  而艾某,因为事发当天,静脉血样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148mg/100ml(超标),也被以涉嫌犯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

  两人这时才回心转意,交代了实情。“现在后悔了,没想到顶包被查出,也会触犯法律,平时不学法,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以后再也不敢了。”张某某后悔地说。

  顶包人量刑或比醉驾者重

  据悉,醉驾中出现顶包的情况,在昆明并不是首次,但顶包人都没有被追究刑责。“大部分情况,醉驾者和顶包人在警方的劝说下,都会承认错误,交代出实情,在教育顶包人后,往往只会追究醉驾者的刑责。而这起事件中,艾某和张某某的态度不好,警察反反复复做他们的工作,给他们看了车载记录,两人却无动于衷,拒不交代,鉴于两人‘认罪’态度不好,影响司法机关办案,才将其二人都诉上法庭。”官渡区检察院公诉二科科长张琪称,这是昆明首例顶包人被追究刑责的案件。

  据查,在外省也有类似案件,重庆有两兄弟,其中一人醉驾出事,另外热心肠的一人很耿直地站出来说“是我开的车”。结果,交巡警火眼金睛,查出这是一起顶包案。法院审理后判决,顶包人犯包庇罪,被判处拘役4个月,而酒驾的司机只被判拘役1个月。

  为何顶包人其刑罚比醉酒驾驶者更重?张琪介绍,相对危险驾驶罪,窝藏包庇罪属于重罪,替醉驾者“顶包”,企图掩饰、包庇醉驾者的罪行,自然会承担比“醉驾”更重的刑罚。

  “通过此案告诫广大驾驶员,酒后不要驾车,如果醉驾出了事,也不要企图找个人来顶包解决,事情总归会水落石出,到时候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张琪说。

  首席记者 雷晴 通讯员 李媛 (昆明日报)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