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感受龚全珍的精神世界

”   其实,56年前,甘祖昌与龚全珍解甲归田之际,就有“为何放着将军不当,偏要返乡干农民”的疑问。走进龚全珍的内心世界,你会发现信仰的力量、精神的力量,会发现她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平凡人,一个追问生命价值、追求人生理想的共产党员。


  5月21日,有记者致电江西莲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雄英,希望提供一些龚全珍的资料和照片,同时发出疑问:“老太太真有这么高的思想境界?不会是你们拔过高,加水了吧?”

  其实,56年前,甘祖昌与龚全珍解甲归田之际,就有“为何放着将军不当,偏要返乡干农民”的疑问。

  时空变幻,疑问依旧。但与此同时,甘祖昌的事迹却在广大群众中传颂,龚全珍无私奉献、一心为民的情怀也在红土地上生根发芽。

  走进龚全珍的内心世界,你会发现信仰的力量、精神的力量,会发现她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平凡人,一个追问生命价值、追求人生理想的共产党员。

  “要督促自己过得更有意义一些”

  5月22日早8点半,龚全珍散步来到永安南路32号老邮电书店,营业员贺春笑意盈盈。龚全珍认真挑选了一批报刊,有《人民日报》、《党史天地》等,一共17份(本)。陪同的女儿甘吉荣说:“每天散步必到这里买报刊,在家看电视只看新闻和军事频道。”

  “七十六块五。”贺春说。

  龚全珍边掏钱包边问:“你们这有莫言的小说吗?”

  “不好意思,这里暂时还不卖小说。”

  “农民作家,不容易啊,获诺贝尔奖,开天辟地头一回!不是我帮衬山东老乡,他的小说写农民、写农村,过去零星看过些,总想着都看一遍。”

  出门转到新建街29号新华书店,上午9点,日头开始有些火辣。龚全珍踏入书店便问:“有莫言的小说吗?”

  “有,刚到的货,一套20本,700元。”

  “赶快,拿给我看看。”

  ……

  91岁的龚全珍走得很快,还能看出一些军人本色。听说老人从1953年坚持写日记,真正看过的人很少,记者一路上软磨硬泡终于得到同意。

  到家后,老人拿出几本年代不同的硬皮本。记者粗略翻看,发现里面有很多哲理性强的读书笔记,也有家长里短甚至牢骚话,在支部发言用的提纲也写在里面。

  【日记摘录】 2005年8月5日,再读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笔记——我也感到这次学习十分必要。我是个离休干部,虽然不贪污腐化,长期休息放松了学习,也认为现在的条件好了,应该享受安乐,对政治学习感到枯燥无味。这就不可能与时俱进。

  【日记摘录】 2012年11月11日,多云。很久没有写日记了,日子过得糊糊涂涂的,为了督促自己珍惜时间,勤思考,从今天起恢复写日记,自我督促自己过得有意义一点,早上饭后到社区看看,找点事做。

  看老人家的日记,我们得知她爱看小说早已有之,8年前,她还为此自省检讨过。可是,一个爱看莫言小说的91岁老人,如此旺盛的求知欲,怎么都让人觉得可敬、可爱。

  龚全珍有信仰,也有人情味。记者去龚全珍住所4次,每次采访完离开,她都亲自陪着下楼。“这是她的习惯,不仅是记者,只要是来访的客人,她都坚持送,她尊重每个来访的人。”女儿解释说。

  “多问问自己为党为群众干了什么”

  10点,快到青华巷,气温升高。老人说:“不服老不行,腰腿累啊!”

  我们坐在一家电器商店门口喝水休息,闲聊。

  “有人觉得甘将军和我很傻,是不是?现在的教育比当年难。那个年代,有工作,有饭吃,就满足了,现在你不光要让大家富裕,还要解决怎么分配,让大家都有希望,讲空话人家可不信。”

  1988年出生的营业员彭丽琴一直站在旁边:“您和甘将军不傻,比我们更单纯。事迹很感动,但学不到,社会风气不一样咯。”

  龚全珍认真听小彭的话,接着说:“谋生出路是根本的,自己和家庭的温饱解决了才谈得上理想,生活有保障是基础,不然是空谈,会坏事。”

  “每个时代追求不一样,社会分工不同,不要攀比,干好自己的事情。从前的同事、战友,死的死,残的残,能享福的寥寥无几,我不干活拿这么多钱,知足了。”谈到这里,龚全珍眼里闪着泪光:“生活负担不一样,我没压力,几十年党龄,应该为党多干点事。”

  不知不觉,快到吃饭时间。“再聊聊,没事,不用做饭,我现在是坐享其成。”龚老展现出幽默的一面,“不吃辣椒,两菜一汤”。开过玩笑,就坐享其成这种现象,老人讲了一番犀利的话:

  “坐享其成很危险,党员究竟应该干什么?要认真想想,答卷及格吗?现在的一些党员太一般化了。”

  “党员形象很重要,开展些什么活动能起作用,让群众看到党员的形象?”即便是在闲谈中,龚全珍也时刻反思,“自己有个缺陷,主动到群众家里不够,深入不够……”

  “党员、群众是鱼水关系,党员的生命力在群众中,要和群众打成一片。要了解群众的想法,关心群众的疾苦,多问问自己到底为党、为群众干了什么?”

  “党员干部就是应该帮群众办成事”

  “大家常说我帮人,其实我以别人为榜样,自己做得并不好。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我也受到了教育。比如尹韵娇,从她身上我学到了顽强,学到了帮助别人也要考虑对方尊严。”龚全珍说。

  当年,龚全珍帮助下岗女工尹韵娇购置缝纫机创业。一年后,尹韵娇归还500元,龚全珍死活不要。

  “孩子还小,你身体不好,都需要钱。”

  “我这是辛苦劳动的钱。您说过人可以穷但志不能短,我还了借款,心里才安稳。”

  从此,两人无话不谈,成为莫逆之交。尹韵娇后来成为萍乡市自强创业模范,实现了自己的人生梦想。

  尹韵娇的女儿彭艳峰告诉记者:“龚奶奶改变了我们一家的生活轨迹。我要成为奶奶那样的人,爱书求知,内心富有,善待他人。”

  “帮助别人,也要顾及尊严。党员帮群众,是本分,不是施舍。”多年来,龚全珍走进学校、机关、部队、工厂,义务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与贫困学生结成“1+1”帮扶对子,资助他们学习和生活费用……但她从不炫耀、自傲,许多事都是受助者讲出来后,大家才知道的。

  沧海桑田,春风化雨。龚全珍老人几十年如一日,践行着入党誓言。记者看见一个笔记本后面有这样一段话——“我的承诺:健康时每周去一次福利院,为孤寡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有病后不住特殊的病房,不用价格贵的进口药。生前最后一个月工资作为最后的党费上交。我捐助的5名贫困生要继续捐到毕业。”

  儿女们知道龚全珍的心思,“只要是老太太想做的事,我们不会拦着。只要是她的心愿,我们都会帮她完成。”

  “此生惭愧的是对党和人民回报太少”

  翻阅龚全珍老人最近的日记,沉重和豁达交织,感动与感慨并存。

  【日记摘录】 2013年3月12日,晴。我看到衣橱里几件新衣服,自己也不愿穿,死后烧掉很可惜,不如现在送人,还可以穿,要抓紧时间送。

  【日记摘录】 2013年3月24日。近两天发现脚有点肿,不疼,想到自己已经91岁了,超过了我的父母和哥哥姐姐们,可能距回归自然的日子不多了,我已经很知足了。此生惭愧的是党和国家、亲人对我的关爱,我回报得太少了,平日还感到自己尽力了,如今想想太少了,微不足道。

  龚全珍很达观,向记者袒露心声,“生老病死,自然规律。我已经超出全国平均年龄啦,有生就有死,躲不了的。”

  “我有个想法,已经好几年了,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实现。人一闭眼就作废了,我这身上能用的东西可以捐献,我是O型血,还有些有用的器官,希望能造福别人。”

  记者曾专门问过莲花县县长刘乡:“龚全珍老人这数十年到底捐助了多少人,捐款金额是多少?”

  刘乡回答:“老人扎根山区56年,从不计个人得失,不以将军夫人自居,不为亲属谋取利益,她也很少讲自己干过什么。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她捐助的学生达百人之多,捐款金额10余万元。”

  “做事情是理所当然的,不做事情就心有愧疚。”这似乎是龚全珍的行事准则,从她嘴里听不到为自己邀功的话,反倒是“不好意思”、“感到愧疚”常挂嘴边。

  莲花的山山水水见证了龚全珍的高风亮节。观看完纪实电影《这样一位将军》后,一位记者感叹“真有这样的党员”。

  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荷花村5000亩连片水面上,小荷已露尖尖角。初夏的夜风中飘来一阵熟悉的地方唱腔:“莲花一支枪(哟),威名震四方。前赴后继干革命,燎原星火遍地藏……”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