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黑出租”猖獗营运 乘客安全令人忧

“黑出租”,也称之为“黑车”,是指没有正规营业执照的私家车从事客运业务,且营利活动逃避国家征税和交通监管。那么,新乡“黑车”到底如何猖獗,东方今报记者经过暗访、采访知晓“黑车”内部人士、行业知情人,勾勒出了“黑车运营现状”。

  “黑出租”,也称之为“黑车”,是指没有正规营业执照的私家车从事客运业务,且营利活动逃避国家征税和交通监管。其含义随之增加为“违法载客”、“危险载客”。有客运行业人士估计,新乡的黑出租市场,仅在新乡——郑州路段的黑出租,就在200辆到300辆之间。那么,新乡“黑车”到底如何猖獗,东方今报记者经过暗访、采访知晓“黑车”内部人士、行业知情人,勾勒出了“黑车运营现状”。□东方今报暗访组/文图

  记者暗访 黑车疯狂拉客时间:5月24日上午9时20分地点:客运总站出口处现象:50米距离10多名黑车司机喊客上午9时20分许,第一路记者刚走到自由路与平原路交叉口,便看到七八名男子正四处走动,不停喊着,“郑州,郑州,上车就走。”几名男子一看见记者来,立马围了上来,不停询问记者要去的地方。记者没有理会,直接向售票大厅走去,谁知几人竟尾随过来追问。中年司机:“去郑州是吧?上车就能走了”记者:“多少钱呀?”中年司机:“20元,还是老规矩。”两分钟后,记者跟随其来到了悉恩酒店门前,那里停着一辆东南菱悦,车牌号为豫GNP708。记者质疑:“这车安全不?”中年司机:“这是新车,肯定安全?”记者:“多长时间能送到?”中年司机:“放心吧!一个小时绝对能跑到。”记者:“是不是去老北站也20元?”中年司机:“那不行,得再加20元。那35元,再少就顾不住油费了。”记者:“以前都是20元,这也太贵了,不坐了!”记者观察发现,从交叉路口到该男子车旁,短短五六十米远的距离,竟然有十多个人在喊。他们口中喊着“郑州,郑州的走啦!”并承诺随时可开车。很多乘客都在“黑车”司机的多次劝说下上了“黑车”,个别乘客甚至主动要求乘坐“黑车”。时间:5月24日上午地点:河南科技学院门前现象:“黑车”队伍有组织有分工上午9时许,另一路记者来到了河科院门口,新乡——郑州城际公交始发站牌前。记者惊讶地发现,十多辆各种型号的私家小轿车、私家商务车“光明正大”地停在城际公交车前争抢客源,“堂而皇之”地与城际公交展开了“公平竞争”。记者刚到站牌处,一名黑衣小伙儿就赶紧过来:“去郑州不,我的车快满了,上车就能走!”可记者赶到他的车旁一看,能乘坐5人的私家车只剩下一个座位。记者:“我们是俩人,坐不上去了!”黑衣小伙:“没事,挤挤就能上去了!”记者以不舒服为由拒绝。另一名白衫男子立刻领来了一名女孩:“这个女孩要去郑州,正好够!”并对记者说:“上我的车吧!我的车上还没人呢!”记者:“到郑州多少钱?”白衫男子:“20。”记者:“想去北站,能送到不?”白衫男子:“只能到郑州新北站,那是我们的定点。”记者:“多长时间到?”白衫男子:“今天下雨,得40分钟。”记者:“到老北站行不行?”白衫男子:“30元不还价。”记者:“你们的车安全不,有保险没?”白衫男子:“咋能没呢?都是全险!”记者以嫌贵为理由又走到另外一个司机面前,询问到郑州老北站多少钱,正当司机考虑价格时,之前喊价30的那名司机赶忙冲着这名司机喊一句:“小张,30啊。”记者暗访中发现,这些黑车外表没有特殊标志,只是单纯私家车,且司机中间有着某种营运规律:前一辆车拉满后离开,后一辆车才开始“喊客”。如果前一辆车还没拉满,后一辆车会把拉来的乘客“送”给对方。只要一人喊出了价格,其余的车主均是一样的价格。据知情人说,黑车聚集停车点之间,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团体内的成员多为亲戚朋友,或者是熟人。他们之间形成合作关系,有人专门跑车,有人打通各种关系,还有人专门“喊客”,协调各车“和谐”营运。“黑车”抢占城际公交车客源近年来,随着经济水平发展,私家车越来越多,个别私家车主在出远门时,会“顺便”捎拉乘客,逐渐地,这开始成为某些人的谋生手段。于是,医院、车站、商场、居民小区等人流量大的区域,常可看到它们的身影。据知情人介绍和记者观察发现,在“新乡——郑州”这条线上,共有三个较为集中的“黑车”窝点,分别在新乡市客运总站附近、新乡医学院附近以及化工路口,它们光明正大地与城际公交车“竞争”。“贪图便利,成了黑车最有竞争力的地方。”曾从事黑车行业的李飞(化名)给记者算了算从新乡到郑州的黑车与城际公交之间的比较:路程平均时间:黑车50分钟 VS 城际公交 90分钟发车时间:黑车凑够4人就走 VS 城际公交每10分钟发一辆车。“服务”水平:黑车有时可“上门接,送到家”VS城际公交的始发站和终点站均为固定。“部分乘客就是被这些便利给吸引住了,所以黑出租才能‘越活越滋润’。”李飞说,他在参与营运“黑出租”期间,还经常给下车的乘客留名片,“下次乘车他们还找我,结果吸引了很多固定乘客。”非法营运利润巨大成诱因那么,一辆车只拉四个人,且有时还管接管送,一趟跑下来,黑车司机利润有多高,有多高的利润才能吸引住这么多司机愿意从事黑车行业?“扣除烧气钱,剩下的都是纯利润,每月能达上万元!”有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黑车一般为改制后的5人小轿车,除司机外,一次可拉4人,一个来回为8人;1名乘客20元,来回一趟则为160元;黑车主要为烧气,来回一趟需花费30元。黑车来回一趟约需50分钟,每天平均可跑3个来回。则每天纯收入为:来回160元×3(次)-30元(气)×3(次)=390元。每月纯收入为:390元×30(天)=11700元。知情人说,如果扣除伙食费和某些时日的误工费,每个月有1万多元。“就是这么大的利润,吸引着黑车司机们冒着遭受处罚的巨大风险,行走在危险的边缘线上。”乘客安全得不到保障“乘黑出租,如同在炸药上行走!” 无论是从事过黑车行业的司机,还是有关监管部门,都不约而同地给出了这个答案。那么,黑车的危害到底在哪里?记者从保险公司了解到,出租车和客运汽车除了购买必要的强制保险外,还有为驾驶员和乘客投保的座位险、车损险和玻璃险等。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一般情况下保险公司赔偿已足够,出现重大事故,公司经营者也会承担相应责任。但黑出租车因多是私家车,只有强制保险而无其他保险,一旦发生事故,乘客将无法得到任何保险赔偿。刘女士的遭遇正是如此。近日,卫辉市刘女士从郑州返回新乡,返程时选择了乘坐“出租车”,经107国道磁堤固村时与路边一辆工程作业车发生追尾,车上四人全部受伤。据知情者介绍,事故发生后,捷达汽车已严重扭曲变形,副驾驶上一名女子受伤最严重,车门被撬开后四人方获救。记者从交警部门获悉,经现场勘测,停靠在路边的洒水工程车,被高速行驶的捷达车直接撞击前行了8米,且路上没有刹车痕迹。“这意味着,很可能当时司机意识是模糊的。”据警官介绍,李某事后曾说,他当时迷瞪了一下。因事后李某酒精检测结果正常,或可能为疲劳驾驶,详细原因还在调查。据悉,刘女士住院三天,家里已花费了四万多元。“司机的妻子曾送来一万元,但之后总说在筹钱,但到现在也没送来!”刘女士的丈夫尚先生说,他们还在与司机家人交涉中。据知情人说,刘女士乘坐的是“黑车”,且在新乡,这样的“黑车”数量多且猖獗。“乘客坐上黑出租,他们的合法权益根本得不到保护。”

  ■ 相关部门回应现行法规处于初始阶段还需继续完善对于黑出租致乘客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冲击扰乱客运市场秩序,那么对此,交通运管部门曾采取过哪些措施?近日,东方今报记者先后采访了新乡客运管理处与新乡市运输管理中心。“我们稽查队员只要一去查,黑车司机们马上就能辨认出来!”新乡市客运管理处书记刘耀军说,该处稽查队员只有12人,时间一长黑车司机们就容易辨认。刘耀军介绍,只要抓住黑车,一般给予3000元经济罚款,给予批评教育,然后就放行了。“我们发现黑车的渠道,除了稽查队员的稽查外,就靠群众举报了。”新乡市运输管理中心稽查队队长冯剑告诉记者,私家车非法营运的管理及处罚确实归他们负责。“全国各地打击黑出租都很难,我们在执法过程中也遇到很多困难和尴尬。”冯剑介绍,首先是取证难,乘客不配合,周围群众对执法人员有偏见,执法工作隐蔽性差等。执法人员在查处黑车时,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很容易产生偏见,“以为我们就为了罚款。”结果聚群围攻执法人员。同时,执法人员执法时,必须开执法车、穿执法服、拿执法证,“少一条都属于执法不规范,要想查处一辆黑车,首先得保证自己是合法的。”结果没有隐秘性,远远地黑车便能发现执法人员,“多部门联动执法会是一个很有效的措施。”冯剑介绍,去年他们曾与公安联合执法,查处了一批黑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查黑车,需要政府的协调,我们也正在积极改进合作方案。”据他介绍,现在一般每7~10天,运管处便会组织5~10名执法人员,去指定地点查处黑车。但冯剑说,经济处罚后,还有很多黑车继续营运,“这些行政法规还处于初始阶段,也存在一些不完善,需要继续改进。”冯剑说,黑车屡禁不止,相关运管部门也曾进行过总结:黑车效率高;社会有需求;运力不平衡;法律有空缺;运管部门自身监管漏洞。一键分享到【网络编辑:李鹏勋】【打印】【顶部】【关闭】

  (原标题:“黑出租”猖獗营运 乘客安全令人忧)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