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阜阳官员杨东升的妻子杀掉女儿举报丈夫的前后(图)

在杀死女儿、举报丈夫之前,应敏曾多次“带着三十多张存折和大量现金”前往市纪委和国税局纪检组织举报丈夫,但始终无果。妻子应敏用一根数据线亲手勒死女儿3天后,安徽省阜阳市经开区国税局副局长杨东升失踪。

\

  右为杨东升。 (安徽省国税局网站图)

   在杀死女儿、举报丈夫之前,应敏曾多次“带着三十多张存折和大量现金”前往市纪委和国税局纪检组织举报丈夫,但始终无果。

  杨东升为其情妇和私生女在阜阳一高档小区购置了住房,其常年往返于两个家庭之间生活。这在坊间已是公开的秘密。

  妻子应敏用一根数据线亲手勒死女儿3天后,安徽省阜阳市经开区国税局副局长杨东升失踪。惨剧发生在2013年5月3日。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5月6日杨东升曾通过电话向领导请假,此后便音信全无。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从多个渠道获得的信息,应敏在被警方抓捕后举报了杨东升的经济问题。杨的失踪与此有关。阜阳市警方日前已经启动了对杨东升的通缉。

  杀死女儿

  悲剧发生的这天晚上,家里就只有应敏和女儿小航。案发时已近23点。13岁的小航已睡去,安静的房屋里就只剩应敏一人。

  四年来,这是应敏生活的常态。从2009年搬到安徽省阜阳市区,应敏一家三口就一直住在“中央豪景”小区东苑14栋403号。“中央豪景”是阜阳市的高档小区,房子是丈夫调任到市区时买下来的。应敏的丈夫杨东升是阜阳市经济开发区国税局副局长。

  应敏用一根数据线环住女儿的脖子,勒紧。稚嫩的咽喉被数据线锁死。

  接着,应敏拨通了丈夫的电话,告诉他自己杀死了女儿。忙碌的局长急忙赶回家,敲门不应,用钥匙也打不开门,房门从里面反锁了。他选择了报警。紧接着门被打开。

  “当晚11点左右,我曾听到403房里有甩碗碟的声音。”邻居吴弘(化名)回忆说自己当时并没有在意,大约过了一刻钟,小区突然来了很多警车,还有120救护车。之后,她看到警察和小区保安一起涌入14栋,13岁的女孩死亡,应敏被带走。

  消息不胫而走。“副局长妻子杀女,携800万举报丈夫”的帖子开始出现在阜阳本地的论坛上并被迅速传播。5月14日,阜阳市回应称公安机关对应敏已经采取强制措施,而对她反映的“丈夫贪污受贿、虚开增值税发票”一事正在全面调查。之后,媒体报道中提及应敏“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然而这一说法并没得到官方认可。

  在外人看来,37岁的应敏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主妇,丈夫是副局长,有漂亮乖巧的女儿。

  副局长拥有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这个家庭又是如何走到自我毁灭的这一步呢?

  “不是东西”

  应敏和丈夫杨东升相识于14年前,当时她还是一个宾馆服务员,而杨东升还没有结束他的第一段婚姻。

  应敏出生于1976年9月,父母在安徽省界首市顾集镇老街开了一家卖馒头的铺子。仍居住在集镇上的任朝阳是应敏姑姑的儿子,他回忆说表姐应敏从小就出落得亭亭玉立,模样很俊俏,但人比较沉默少话。“当年她家比较穷困,我们这些亲友都经常接济他们。”任朝阳说,应敏还有个比她小五岁的弟弟,作为姐姐她经常帮助父母做家务。

  “她在镇上中学毕业后,出门打了两年工,又在亲戚的餐馆帮工了一年多,后来去宾馆做了服务员。”任朝阳说的宾馆就是界首市中原路上的中原宾馆,当时是界首市最好的宾馆之一。就是在那里年轻的应敏碰到大自己13岁的税务干部杨东升。

  杨东升此时已经是税务系统的一个小领导。杨东升出生在顾集镇农村,家境普通的他通过勤奋学习考上了县城的高中。1982年,高中毕业的杨东升赶上了税务系统招考的好时候,他通过招干考试成为了一名税务干部。

  缺乏家世背景,杨东升除工作勤奋之外也十分懂得人情世故,很受领导们的喜爱。据当时与他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绍说,他很会“来事儿”,上面来人不管是不是领导,他都接待得很好。由于同企业主关系搞得不错,他常能出色地完成征税任务。工作后不久,他同县城一名教师结婚,很快有了一个女儿。

  1994年分税制改革之后,杨东升进入国税系统。之后,杨东升担任了界首市国家税务局城区第二税务分局局长,该局的建制后来被撤销。2004年前后,杨东升任界首市国家税务局副局长。二十多年的浸淫使得杨东升在税务系统乃至界首市人脉广泛、根深蒂固,实际影响力甚至超过异地调任的“一把手”。

  “他在县城很吃得开,出手也很大方。”担任领导工作之后,杨东升最常去的娱乐消闲的地方就是中原宾馆。在这里,他遇到了同乡的应敏,天生丽质的应敏很快吸引了杨东升。“他经常去找她,送东西。”知情人说,家境一般的应敏很难抵挡杨东升的追求,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自然而然,杨东升的婚姻危机出现了。1998年左右,杨东升离婚,之后与应敏成婚。“伤害太深,不想再说什么。”南方周末记者辗转见到了杨的前妻,她表示不愿再讲起杨的任何信息。

  任朝阳的母亲应什荣是应敏的姑姑,杨东升到应家提亲正是由她牵的线。“他长得高大帅气。”按照淮河平原的风俗,提亲之后父母允诺,两人才正式办理结婚。由于应家家境一般,老街的居民很多都不记得当时是否办了喜宴。2000年4月,两人的女儿小航出生了。

  婚后平静的生活很快被打破。杨东升所在单位的会计肖某有个十余岁的女儿,其丈夫在听到一些风声后通过亲子鉴定发现这个孩子并非自己亲生。原来,肖某作为杨东升的下属,很早前就成为了杨的情妇。这一事件曾在界首市闹得沸沸扬扬,然而得益于杨东升强大的运作能力,竟安然度过。

  这件事自然也传到了应敏的耳朵里。应敏的娘家顾集村也是从那时就有了应家女婿杨东升“不是东西”的传言。不过这一切都没能影响杨东升,2005年阜阳市成立经济开发区国税局,杨调任经开区国税局副局长,从副科级升为正科级。

  “杨东升的调令是2006年春节期间发下来的,但这之后的两年他一直没去上班。”熟悉阜阳国税系统的人士说,杨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一直兼任着两地的副局长,成为阜阳国税系统一大“奇观”。后来一直遭到国税系统内工作人员的举报,杨才前往经开区国税局赴任。

  无效的举报

  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回收旧电瓶、冶炼再生铅成为界首市许多农户的生计来源,仅在界首市田营镇就有1/4的人口依赖小炼铅生活,该镇成为全国最大的废电瓶、废铅集散地。1999年后,在当地“化零为整”的治理整顿背景下田营工业园等一系列工业园区诞生了。2007年田营工业园还成为全国第二批循环经济试点园区。

  随着经济发展,界首地下制售假发票、虚开增值税发票等犯罪活动也活跃起来,并借此骗取报销和政策补贴。“更新快、制作精美”的假发票制售则必须拿到正版发票的版型,虚开增值税发票也需要得到税务工作人员的协助。

  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举报材料,举报人就指杨东升“组建皮包公司套取国家财产,生活腐化堕落”。前述国税系统人士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杨东升的巨额财富大部分都源自他在国税系统时“虚开增值税发票”。

  杨东升的做法有一个时代和区域背景:2007年6月,江苏省徐州市查缴一批57000余份、最高开票金额达到4700余亿元的假发票,制售这批假发票的犯罪团伙骨干成员都是安徽省界首市人,该案被公安部列为历年侦破的同类案件中第二号大案。2008年4月至2009年4月间,界首市国家税务局税管员赵利华在同事的启发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743份,金额达1.69亿元。

  2009年,杨东升到阜阳经济开发区任职后迅速在“中央豪景”购置了房产,这套三室一厅面积超过120平方米在当时的售价就近60万元。而随后,杨又将其情妇肖某调动到阜阳市区国税单位工作,并为其情妇和女儿在阜阳市区另一高档小区购置了住房。而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与杨同级别的阜阳国税干部月入不过三千余元。

  此后,杨东升开始了往返于两个家庭之间的生活。“他开的那辆黑色大众车很少回来。”中央豪景的保安说,杨东升平时很少回家。而原本安于家庭的应敏生活也被撕成两半。

  平日里,她骑着她那辆白色电动车接送小航上学放学,去菜市场买菜做饭,其余时间里她甚至连门都很少出。“她沉默寡言,见到人也不说话。”在小区门口待了几年的保安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以为她有抑郁症。吴弘只在看到应敏在和女儿一起走路时笑过,她还曾经专门向吴弘问及培训班的问题,她想找个好的培训班给小航补课。

  而另一方面,她则积极搜罗丈夫腐败、生活堕落的证据去相关部门举报。根据阜阳国税系统人士介绍,应敏曾多次“带着三十多张存折和大量现金”前往市纪委和国税局纪检组织举报,但总被以“国税属条管系统,地方不好插手”和不闻不问的方式踢回。

  而随着应敏的举报,她有精神病的说法也开始在小区和国税系统出现,与此对应的是杨东升仍然安稳。2011年6月,杨东升还当选为经开区国税局5名“优秀党员”之一。

  5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前往界首市顾集镇顾集村老街探访,当地村民介绍说案发之后应敏的父母已经离开当地,不知所踪。应敏的弟弟也常年在合肥居住,村里联系不上。“她每年过年都回来,没看出什么不一样啊。”表弟任朝阳觉得表姐看不出来有精神疾病。

  正忙于单位走访企业的杨局长没有料到自己的“游戏”会失控。5月3日,只有初中文化的应敏最终选择最残忍的举报方式。作为多数都是官员家属,消息灵通的小区居民开始传言应敏是想自杀,杀死女儿是为了怕女儿在自己死后无人照料。不过很快他们便否认了这一说法,他们觉得应敏更像是向丈夫“复仇”。

  5月4日早晨,警方带应敏回“中央豪景”指认现场。保安和邻居们都看到戴着手铐的应敏十分平静,甚至都没有一丝表情。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