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高校室外吸烟区难觅踪影

专家认为,在厕所、过道抽烟同样会伤害到非烟民,可以尝试利用楼顶设置室外吸烟区,以节约成本,方便师生使用。记者发现,即便许多高校公共区域的走廊、厕所门口都会贴有明显的禁烟标识,但事实上许多高校师生并不认为在教学区、图书馆内部的走廊、楼道、厕所吸烟会影响他人。

  今天是世界无烟日,但对于国内高校而言,建立无烟化环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去年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对全国800个高校校区进行无烟环境暗访,结果显示,广东接受暗访的39所高校中,无一设置室外吸烟区,在全国,设置室外吸烟区的高校也不足暗访总数的5%。

  为何室外吸烟区难进高校?多所高校后勤负责人透露,目前设置室外吸烟区仍缺乏可操作性,而绝大多数的师生也认为在厕所、楼道等禁烟区抽烟也不会造成“二手烟暴露”。专家认为,在厕所、过道抽烟同样会伤害到非烟民,可以尝试利用楼顶设置室外吸烟区,以节约成本,方便师生使用。

  休息室成抽烟老师驻地

  没有室外吸烟区,室内又禁烟,有烟瘾的师生会去何处吸烟?华南理工大学后勤处前述负责人表示,该校的吸烟区一般设置在会议室、接待室、专家楼餐厅以及宾馆。按照要求,有吸烟需求的师生应该前往这些地方吸烟,而老师由于是一人一间办公室,可以在课后回办公室抽烟。

  但记者采访市内8所高校的多位师生发现,原本被设定为禁烟区的教学走廊、楼道、厕所等却成了重灾区。“有些学生要抽烟会很自觉地去楼梯口、厕所这些地方。老师在办公过程中吸烟会去办公楼大厅、厕所或者楼道。”华南师范大学后勤部一位负责人透露,高校的教师吸烟室一般是吸烟老师的常去之所,而学生则不能进入抽烟。

  记者发现,即便许多高校公共区域的走廊、厕所门口都会贴有明显的禁烟标识,但事实上许多高校师生并不认为在教学区、图书馆内部的走廊、楼道、厕所吸烟会影响他人。

  就读于广东工业大学的许同学虽然不吸烟,但他表示,高校设置吸烟区其实并无必要,他认为与封闭室内不同,在走廊、厕所等地方吸烟并不会影响到自身健康。“即使设置了吸烟区,也会因为太远或是懒惰而不会选择到吸烟区吸烟,所以在学校专门设置一个吸烟区浪费了财力物力。”而这代表了许多师生的意见。

  据许多师生观察,在校园内吸烟的人有非常大一部分是校外人士,对校园地理环境不了解,即使设置了室外吸烟区,这些人也不会有效利用。

  仍待约束机制推动

  广东省健康教育中心主任汤捷表示,厕所、走廊、过道等地方也属于公共场所,空气流通条件较差,同样会影响到非烟民的身心健康,万万不可容忍这种抽烟行为。

  汤捷认为,设置室外吸烟区并不需要设置得很远,也并不一定要很高的成本,“室外的要求是要抬头看见蓝天,这样才能保证空气流通,通常的做法是在大楼的顶层阳台上设置吸烟区,这样既方便吸烟者前往,也节省了成本。”

  “吸烟者有将近50%是从15到20岁开始染上烟瘾的,这正好是上大学的时期,所以高校是控烟的重要战场。”汤捷坦言,虽然重要,但在推动无烟化环境的过程中,高校的控烟工作很难展开。

  “目前广东的医院已经接近100%设置室外吸烟区,并且为医生、患者所常用”,汤捷认为,这说明设置室外吸烟区并没有那么难,关键在于加强监管,要对不在室外吸烟区吸烟的违规者实行重惩,“广东有医院在科室里实施‘连坐’制度,只要有一人不在室外吸烟区抽烟,全科室都要受惩处。”

  汤捷认为,相比于西方,我国对于高校实现无烟化环境已经注重了“适度、有序推进”的原则,“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全面禁烟。”他建议,可以尝试将设置室外吸烟区加入“无烟学校检查评比”,同时作为高校文明评比的指标之一,并督促高校细化实施方案。

  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副处长何志强表示,其实国家、广东省都陆续出台了推动高校设置室外吸烟区的文件,目前这项工作难以推进的原因在于仍然缺乏一套强制性的执行要求,“期待通过建立具有约束性的机制来加大推进力度。”

  南方日报记者 骆骁骅 曹斯

  实习生 林祎韵 江珏儒 李四方

  通讯员 秦祖国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