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律师朱明勇:薄熙来被抓前不敢去重庆

他远没有办过的案件有名:重庆“打黑”的恐惧;北海案的轰轰烈烈;贵州小河案,震慑中央督导组的辩护……打打杀杀的江湖并没有重庆江湖来得令朱明勇恐惧。直至李庄案发,朱明勇还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李庄被抓那天晚上,我还准备去理发,好精神点去开庭,法院打电话说开庭延后了。”

  他远没有办过的案件有名:重庆“打黑”的恐惧;北海案的轰轰烈烈;贵州小河案,震慑中央督导组的辩护;张氏叔侄最后的自由……他是淹没在“死磕派”律师网络喧嚣里的“技术派”,像佐罗一样打捞生命和自由,划下“Z”,继续隐逸劳作。

朱明勇(图/郑文适)

  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合议庭,涉及当地官商势力的合同诈骗案正在开庭。庭下,特警、公安成排坐在前列,后排旁听席上,几名当地律师正在讨论辩护人朱明勇办过的案件;庭上,朱明勇没有慷慨激昂地高扬公平、正义,寥寥数语直指案件要害,有法有据。公诉人没直面朱明勇所指,顾自照单宣读事先准备好的陈词。当事人哭诉受到的刑讯逼供,旁听席上一片静默。

  庭审结束,一位特警转身要朱明勇的名片,旁听的本地律师告诉他:“你上网搜索,他就是安徽张氏叔侄案的律师朱明勇。”几天前,朱明勇在安徽黄山的当事人就是两名警察,罪名是对他人刑讯逼供致死。

  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刑讯逼供”是朱明勇工作的主要对象,“冤案都伴随着刑讯逼供,我的工作是找出他们逼供所得的破绽,真相难以穷尽,但谎言总有破绽。”

  不同的冤案结局

  5月17日,浙江省高院对因奸杀冤案入狱已近十年年的当事人张辉、张高平支付国家赔偿各110万元。叔侄俩拒绝接受:“我有什么满意不满意,满意又怎么样,不满意又能怎么样?我不关心这个,现在关心的是找工作。”

  3月26日,张氏叔侄从冤坐十年的牢狱中出来后,关于国家赔偿的谈判就已经开始了。“当时谈到四百多万。但是张高平觉得少了。700万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算出来的。法院觉得700万太多,最后没有谈下来。”

  最后朱明勇劝叔侄俩:“既然这样,那就先停下来,先回家。”朱明勇清楚,叔侄俩回家会给法院产生压力。第三方消息称,法院要“一次性解决”,即宣判无罪之后马上就把国家赔偿解决。

1 2 3 4 5 6 7 8 9 10 ..23 下一页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