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疆极端势力内控报告:新媒体正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

一个新现象是新兴媒介正在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在巴楚“4.23”暴力恐怖案中,暴恐团伙就经常聚集在一起观看宣传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内容的视频。2012年8月,新疆依法审理了5起利用互联网与移动存储介质组织参加恐怖组织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犯罪案件。在这5起案件中,犯罪分子用手机多媒体卡观看、复制宣扬“迁徙”“圣战”,在互联网上寻找“迁徙”路线。

  根据北京一位政情观察人士的说法,张春贤虽然表面一介文弱书生,来疆后也一直高调实施民生工程、力促民族和解,但在新疆数次处置恐怖袭击事件中,“其霹雳手段颇有王震之风”。

  从担任交通部长开始,张春贤一直是大陆明星官员。在其以往的履职经历中,他以务实、开明的形象示人。

  张春贤出身平民,由社会最底层一步一个脚印抵达政府高层。他是家中独生子,孩童时期家乡河南遭遇三年大饥荒,周围大批乡邻都外出逃荒,父母怕他饿死,也把他送到陕西亲戚家寄居。在位于陕西省白水县的大山深处,张春贤当了一年的放羊娃。

  与他给外界的温和印象迥异,据交通部曾与他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说,张春贤极富个性。他的父亲曾评价儿子“太犟”,“一斧子下去两个橛”。他无视官场“潜规则”,直言不讳地提醒同僚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传递消极情绪。因不喜欢行文中的“八股”风格,他执笔撰写了担任部长后的第一份施政工作报告。

  尽管仕途节节攀升,锄田出身的张春贤一直保持着平易近人的做派。看到有人进到办公室,他一定起身招呼。他也一直没有放弃与普通百姓的接触--不预先通知就到一般家庭访问,可能还留下来吃顿便饭,在湖南时甚至参加过一对农家小夫妻的婚礼。

  张春贤在新疆,被不少年轻人以“春哥”、“贤哥”称之,这种爱称侧面体现了张春贤治理新疆的政声。张春贤不止一次强调“要依法执政和各族民众分享发展的成果”,这与新疆过去官方的说法有明显不同。而张对媒体承认民族歧视问题确实存在的坦诚态度,亦获赞誉。

  张氏治疆三年成绩有目共睹,但拥有内地省份转型发展中的几乎所有难题,再加上边疆、民族与宗教问题的几何级放大效应,决定了新疆的深层次矛盾在短期内难以根本缓解,张春贤现时的压力也很难减轻。

  更大的挑战是,在面对目前新疆内外的复杂状况时,旧有的传统思维习惯和工作学习惰性,会在官员中间延续,处理方式习惯于他们最熟悉也最拿手的传统维稳方式。张春贤需要足够的社会信任,而这种信任某种程度上是脆弱的,尤其是在面对像巴楚“4·23”这样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时。

  2013年“五一”小长假过后,张春贤在南疆阿克苏地区就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社会管理等议题展开新一轮调研。三年前,他也是这样开始了全疆调研之路,迄今已经走遍这1/6国土上的每一个县市。如今,他要“再摸摸情况,看看干得到底怎么样”。(完)      
 

  2011年7月4日,张春贤来到乌鲁木齐七一星光夜市。他请身旁的市民吃羊肉串,并与大家一起举杯祝愿。李杨摄影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