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疆极端势力内控报告:新媒体正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

一个新现象是新兴媒介正在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在巴楚“4.23”暴力恐怖案中,暴恐团伙就经常聚集在一起观看宣传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内容的视频。2012年8月,新疆依法审理了5起利用互联网与移动存储介质组织参加恐怖组织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犯罪案件。在这5起案件中,犯罪分子用手机多媒体卡观看、复制宣扬“迁徙”“圣战”,在互联网上寻找“迁徙”路线。

  民族隔阂难题仍待解决

  根据反恐专家的说法,恐怖主义最致命的地方就是使得公众恐慌,而这种恐慌很容易便会引发蝴蝶效应。在一次暴力恐袭案发生后,当地一条商业街上一家商铺的经营者因为临时有事,关闭了店门外出,结果整条街的人都一传十、十传百地关门歇业,令正常的商业活动大受影响。

  但是从当地机关报的社论中可以看出,新疆地方政府意识到,新疆并没有“伊拉克化”或“阿富汗化”的可能性,而在对暴力恐怖分子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张春贤再次重申其于2010年8月提出的“一反两讲”方针:反暴力、讲法治、讲秩序。

  一位关注新疆的观察人士认为,打击暴力恐怖主义活动,首先“反暴力”要成为底线,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包括反对任何为暴力辩护的言论。“为了发泄对社会的不满,对政府的仇视,恐怖分子就对无辜人群下手,手段残忍,灭绝人性,这种行为是反人类、反社会的”。

  新疆社科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吐尔文江担心,暴力恐怖主义的活动,对于过去长期因此类事件在公众的舆论和话语中被“污名化”的维吾尔族人愈发雪上加霜。无论在新疆还是内地,他们都难以完全摆脱被戴着有色眼镜审视的局面,在日常生活中则会面临各种显形或隐形的社会维稳管理措施。

  事实上,恐怖主义造成的民族隔阂已经成为维吾尔族人心上的一把尖刀。在北京工作的维吾尔族青年阿迪力对记者抱怨“真是烦死了”,他说,“我们现在特别怕出事,一出事儿,就又该有人问我们了”。每次从北京往返家乡,机场对于进出疆旅客明显繁琐的安检程序也令他感到厌烦。

  喀什一位长期经手此类案件的维吾尔族律师说,过去对“三股势力”实行的“高压态势,露头就打”八字方针,被延伸到了广泛的社会生活领域,不仅刺激了少数民族群体的反感心理,也加剧了普通民众的不安全感。“让法律的归法律,一切以法律为准绳。树立法律尊严,加强法治建设,是目前最紧迫的工作。”

  他说,“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即使天天喊民族团结,我们也会觉得一切都是假的。其实走到全国各地去看看,内地很多地方也都存在着与新疆同样的问题,但不同的是,在内地平平常常的一件事,到这里就变成了民族问题。”

  在“7.5”事件以后,如果继续实施政治运动式的“高压维稳”,势必进一步弱化发展与民生,而将反恐问题民族化,会伤害许多与此无涉的少数民族同胞,把更多人推向对立面,客观上只会扩大极端主义人群的基础。

  “以前搞的一些政策,我们也很反感”。新疆农业大学教授高泽斌说,有一次他去参观三峡大坝,因为持有新疆的身份证,一进门就被几个警察包围盘问。“连我们都这样,维族人可想而知,真没有必要。不要把所有的维吾尔人都当成恐怖分子,还是要把他们拉入中国主流社会中来”。

  与反恐扩大化相反的另外一种极端情况是“法外施恩”。2012年12月3日,湖南岳阳公安称处理了一起“价值16万元”的切糕纠纷,引发舆论反思。警方因为肇事者的族群背景而忽视法律的公平性,只会增添民族隔阂。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