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疆极端势力内控报告:新媒体正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

一个新现象是新兴媒介正在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在巴楚“4.23”暴力恐怖案中,暴恐团伙就经常聚集在一起观看宣传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内容的视频。2012年8月,新疆依法审理了5起利用互联网与移动存储介质组织参加恐怖组织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犯罪案件。在这5起案件中,犯罪分子用手机多媒体卡观看、复制宣扬“迁徙”“圣战”,在互联网上寻找“迁徙”路线。

  张春贤新疆布局

  三年过去,新疆屡屡刷新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日新疆治理依然如履薄冰。

  记者/张弛

  张春贤已入疆三年。作为新疆第一主政官,他面对“7.5”事件后被严重撕裂的民族和官民情感、人心浮动的危局,以民生建设为切入点,力促民族和解,维护社会稳定,屡屡刷新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积弊和缺少有效应对,使得今日新疆治理依然如履薄冰。

  新疆地处欧亚大陆的地理中心,被视为多元文明和民族融合的梦想之地。但现实中,新疆地区周边环境复杂,经济文化落后,民族与社会矛盾交错,宗教冲突复杂,这些放诸全球皆称棘手的难题,是施政者谋求长治久安的必解之题。

  封疆大吏的方法论

  2010年4月26日上午,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告别他工作近5年的湖南,飞往3200多公里之外的乌鲁木齐。这一天,按照原有工作部署,应该是张春贤到新疆考察湖南“援疆”工作的日期。巧合的是,这一天却变成了他正式到乌鲁木齐开始新工作的第一天。

  在内地人的印象里,新疆有两个词可以代指:遥远、偏僻,但新疆巴扎(集市)上的商人却不这么看。因为只需转身向西,他们就能从新疆的任何一个巴扎出发,走遍中亚,到达欧洲。在中国的政经版图中,新疆一直占据着特殊重要的位置。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两个大战略都跟新疆有关:对内是西部大开发,对外则是上海合作组织。

  不过,张春贤被急调入疆的主要背景却是2009年新疆发生“7.5”事件,这起事件造成至少197人死亡、1721人受伤,被官方定性为一起典型的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烧事件。“7.5”事件发生后,中央政府曾先后委派600多名各级官员及研究人员就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状况进行密集调研。在此期间,几乎所有东部发达经济省份的党政要员,都紧锣密鼓般地到过新疆。

  “‘7.5’事件的影响至少会持续几十年。”乌鲁木齐一位机关工作人员称。他的孩子刚读小学一年级,过节时班里要排练舞蹈,需要十几个孩子手拉手。回到家里,儿子问了他一个问题,“我旁边是一个维族小朋友,我要不要和他牵手呢?”

  这种看不见的创痛,不但令民众安全感丧失,亦使得民族间隔阂加深,尤其维汉关系愈加微妙。“新书记第一步要怎么做,多少人都在看着,不管维汉都很关注。”

  张春贤赴疆后,即力排众议恢复“7.5”后新疆与外界中断的互联网、手机短信、国际长途电话以及限呼国内长途电话的局部通信管制。此举既纾解了社会中坚人群的困懑,也释放了其挑战新疆难题的信心,是其赢得信任的第一步棋。

  2010年5月26日,在很多新疆人对张春贤还很陌生的时候,他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在当天召开的会议上,张春贤放下讲稿对与会人员吐露心声,希望自己能成为新疆的“儿子娃娃”(有担当的男子汉)。这是张春贤第一次正式在全疆干部面前亮相。他的讲话让人确信,一个月来大范围的密集调研和座谈,使他在短时间内听取了方方面面的意见,包括各级官员、专家学者、普通民众还有网络留言。

  在这个类似施政演说的会议上,张春贤分析了新疆面临的发展形势,并首次公布了有关治疆的战略选择。他毫不避讳公开新疆近年来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排名下滑的数据,也承认“7.5”后民族团结受到了挑战,为弥合民族之间的隔阂释放了充分诚意。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