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克强任总理百天:破“官文化” 剪“钱文化”

 
李克强(资料图 )

  大公网6月23日讯 综合媒体报道,6月23日是李克强正式升任中国总理百天的日子。这百天时间,李克强给外界的最大印象是“务实”。从100余项行政审批权下放到鼓励家庭农场助力新型城镇化、从雅安地震中的运筹帷幄到5月下旬赴欧亚四国“造市”,再到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李克强的务实和睿智改变了人们对中国领导人“刻板”、“沉闷”印象的看法。

  破除“官文化”的束缚

  践行中国梦,李克强首要面对的是政府职能的转变。自改革开放以来,每届政府都在尝试转变政府职能以更好的适应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变迁,不过并未给出一个清晰的建立何种政府的概念。直到2004年2月,温家宝在讲话中首次提出“服务型政府”概念,并在2005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随着温家宝的卸任,这项任务移交到了新总理李克强手中。李克强展现出“十分务实和重效率”的作风让外界对他接下来的政府工作存有不少期待。

  究竟什么是服务型政府?许多人习惯性的把它看作是西式政府才有的概念,事实上,它并不是新鲜的东西。“服务型政府”本意最早出自于马列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9世纪总结巴黎公社经验的基础上,已经提出了新型政权的管理者应该成为社会公仆的思想。所谓公仆,就是人民的仆人。这里的“公仆”思想其实就是当下所说的“服务型政府”的概念。“为人民服务”本来就是社会主义道德价值体系的核心内容。

  对于李克强来说,接下来的首要任务是如何重新树立政府形象。他在今年首场中外记者会上回忆知青生涯时谈到“行大道,民为本,利天下”的心得时,各界已经把这句话看作是李克强的为政理念,而这九个字也会成为他未来执政路上的试金石和衡量标尺。服务,本意是指为他人做事,并使他人从中受益的一种有偿或无偿的活动。但作为政府的服务,它既不同于餐馆服务员提供的一般意义上的服务,也不同于基层公务员为群众办事的概念。观察人士称,中共今天所讲的服务,实际上是要破除高高在上管民的“官文化”和既得利益集团形成的“钱文化”,而强调为民服务的“民文化”概念。因此,建立服务型政府的根本在于执政观念从“为民作主”到“为民服务”的改变。中国庞大的官僚体系一直难以真正摆脱有着千年历史的“官文化”束缚。

  “官文化”代表的是皇权、官权,官员作为权力的象征来治民、管民,是高高在上的。即使是清官也只是“为民作主”而非“为民服务”。社会主义体制下的政府,权力来自人民代表大会,体现的是人民赋予,权力来源和负责对象都是在下而不在上,因此,只有真正“为民服务”、把人民利益作为根本出发点的政府才能得到人民的拥护。

  分析人士称,政府职能转变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首脑本身的态度和理念,如果总理把自己当成是高高在上的“官”,又如何能保证下面的官员不摆官架。李克强在这方面可以说已经有所表率。今年2月初,他看望打工返乡的农民工时把自己比作是“打工者”,这种主动放低姿态的做法透出“民为本”的理念,不过他能否把这种理念真正的贯穿到实际中需要时间来检验。而且,李克强的“以身作则”能在多大程度上对下属起到示范和带动作用,从上到下形成一种“民文化”的氛围还是个问号,毕竟与民接触的是地方的那些官员,倘若他们不能真正摆脱官文化的束缚,李克强的“民为本”理念最终也会流于口号。

  摒弃“官文化”、建立服务型政府更要靠法律来约束。诚然,服务型政府强调为民服务,但这并不代表政府会放弃应有的权力、威望和管理。作为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为人民服务以及政府威望和权力的维护都要通过法律来实现。政府以人民赋予的权力服务人民,以人民制定的法律管理社会,让各阶层、各行各业的民众能方便、愉快地生活,追求自己合法的利益。通过政府的依法服务、依法管理使人民自己可以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的职责所在,也是“依法治国”的本质。在李克强的任期内,如果能够通过政府转型去痛击中国千百年来“官文化”的腐朽点,对中华民族,对中国政体革新的意义远大于建立服务型政府的概念。

1 2 3 4 5 6 7 8 9 10 ..19 下一页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