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华社预告将有高层官员落马 下一个“老虎”是谁?

新华社文章似乎预告了还将有高层官员落马:“自李春城起,十八大后中央反腐明显提速,不知下一‘老虎’是谁?”

\

  中央纪委7月6日宣布: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主席李达球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乔新生说,专项行动肯定是临时性的举措,纪检监察机关显然不是想要通过清退会员卡达到彻底根治腐败的目的,不要过高地估计纪检监察机关全面清理会员卡的现实意义,但也不要低估这项工作所产生的示范效应,它是在昭告天下,中央纪检监察机关决定建立一支高效的反贪队伍,从而使我国反腐败工作长期深入地坚持下去。

  中央纪委警告说,不排除少数人心存侥幸,没有清退会员卡,没有如实报告,下一步将对清退会员卡的报告和承诺情况进行抽查,严肃查处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行为。

  事实上,纪检监察机关开展清退行动后,这一行动迅速扩至更多部门和地方。全国法院系统、国务院国资委、环保部以及重庆市和海南省等部门和地方,均在本部门和地方内开展了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

  国际合作遏制官员外逃

  如果说限期自行清退会员卡是“给出路”,那么积极做好实施《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各项工作并利用《公约》平台开展反腐败追逃追赃国际合作则可视为一种“断后路”的做法。

  中央纪委宣布专项清退活动结束的同一天,也就是6月28日,研究实施《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工作协调小组召开了第六次全体会议,重点部署了我国首次接受《公约》履约审议工作任务。

  在该次会议上,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强调,吸收和借鉴《公约》的规定,完善我国反腐败法律法规制度体系,开展反腐败国际合作符合我国的利益和需要。

  制定于2003年的《公约》借鉴各国、各地区反腐败经验,对预防和惩治腐败的制度措施、追逃和追赃等国际合作做了全面规定,是国际反腐败合作的最重要法律基础。

  与此同时,7月3日,来自外交部的消息称,中国和加拿大将缔结境外追赃专门协定,这也将是中国就追缴犯罪所得对外谈判的第一项专门协定。中加两国政府此前于2012年5月、2013年6月就返还财物和分享被没收资产协定举行了两轮谈判,双方在交流各自相关法律制度和司法实践的基础上就协定全部条款达成一致,并草签了协定。

  截至2013年5月,我国已与49个国家签订民、刑事司法协助类条约,与36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 条约的目的之一,是防止官员将贪污所得转移到国外。

  2010年1月,时任中央纪委副书记李玉赋在新闻通气会上透露,近30年来,外逃贪官数量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多亿美元,平均每名贪官卷走约1亿元人民币。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戴瑞君曾撰文称,腐败分子将巨额资金汇出境外逃避惩罚已成为当前腐败犯罪的一种惯有模式,冻结乃至最终追回外流腐败资产已经成为了刻不容缓的工作。

  戴瑞君认为,追回被非法转移至境外的腐败资产,切断腐败分子在国外的生存基础,破灭他们“牺牲我一个,幸福全家人 ;贪污我一人,幸福几代人”的幻想,能从根本上遏制贪官外逃、资产外流,进而促使官员收敛腐败贪欲。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