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良宇律师:政治局委员比其他高官案司法程序更干净

“庭前预演一定很严密,整个流程衔接得很完美,据说连什么时间让陈休息或去洗手间都有严格的预案。”陈良宇被控受贿、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三宗罪,法院判决拿掉了玩忽职守罪。在为黄松有辩护时,高子程曾建议法官借鉴天津市二中院在陈良宇案中尊重程序、尊重律师的表现。

\

 陈良宇。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秦城监狱四次会见

  2007年10月,高子程第一次在秦城监狱见到陈良宇。“他穿着西装,头发整洁,但精神状态不好,很郁闷,很烦躁。”高子程说,尽管处于羁押状态,但陈还是受到了优待,不用穿统一的嫌疑人囚服。监室里有独立的洗手间,墙壁是特制的,很多地方都被打磨成圆形,防止嫌疑人自杀。

  刚开始,陈良宇以为又是检察院提审,非常不耐烦。当高子程说,我是你妻子委托的律师,来为你做辩护,陈良宇听闻有些激动,他迫不及待地问了父亲的身体状况。

  陈良宇对自己的状况很清醒。高子程说,陈基本的心态就是,“我已经坐到这儿了,组织上也把我‘双规’了。组织都说我有问题,处理肯定是有的,只是轻和重的问题”。

  陈表示会积极配合律师的工作。但他对自己的问题到底是领导责任,还是法律责任,不愿表态。他会流露出委屈,认为一些领导对他有误会。

  几次见面下来,高回忆,“我主要是突击普及法律,给他解释被指控的几个罪名是什么意思,再解释什么情况下属于犯罪,什么情况下不算犯罪。有点像上课。陈良宇对法律知识非常陌生,他听得很认真,还做了记录。”

  高子程代理的诸多高官案中都存在会见难、阅卷难的普遍问题。但他承认,在陈良宇案中却异乎寻常地顺利。在秦城监狱他一共会见了陈良宇四次,当然会见时都有相关司法人员在场,但在这种特别重大案件中,高子程也默认了这种情况,没有提出异议。

  高子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辩护时,他在侦查和起诉阶段的会见申请均被拒绝,审判阶段才见到了陈。

  陈良宇案进入审判阶段,在天津二中院,高子程复印案卷前试探性地问审判长,“保密吗?”对方答,当然不,可以全部复印。高子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如此高级别的官员犯罪,律师能看到全部的卷,非常少见。

  但在上海一些机关取证时,还是碰到了可以预料的难题。在调查陈良宇被控最严重的社保基金问题时,上海市社保局拒绝配合高子程取证。“对他们来说,那么大的官都被国家查了,我怎么能给政治局委员的律师作证呢?”

  还有是在房管所。检方指控上海新黄浦(集团)公司为陈父置换房屋的过程中使其父获利93万元差价。律师去房管所要求调取陈父旧宅的估值,被回绝。高子程只好取旁证,拿到了紧邻陈父旧宅且面积小于陈宅的房屋在2005年以250万元售出的证据,而这一价格较之置换的新房价格还要高。

  对于这场万众瞩目的审判,高子程在自己最擅长的寻找证据漏洞和适用法律上做了全面的辩护准备。与此同步,从移送司法机关之日起,检察院和法院也进行了长达八个月的缜密准备。

  据高子程了解,检法为陈案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演练。“从2008年3月25日当天开庭时的衔接和流程上来看,庭前预演一定很严密,整个流程都衔接得很完美,据说连什么时间让陈休息或去洗手间都有严格的预案。”

  对于辩护,陈良宇的心态是既怀疑又期盼,有时觉得没用,有时又寄予很大希望。2008年3月25日,在从秦城监狱押往天津受审的路上,陈良宇让押送他的人员转告高子程,他会争取好态度,但也希望高子程积极辩护。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