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律师披露陈良宇审判往事 解读前高官如何受审

薄熙来。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原标题:律师披露陈良宇审判往事 前高官如何受审

  “庭前预演一定很严密,整个流程衔接得很完美,据说连什么时间让陈休息或去洗手间都有严格的预案。”

  陈良宇被控受贿、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三宗罪,法院判决拿掉了玩忽职守罪。此案给高子程带来的最大体会是,辩护的独立性至关重要。

  在为黄松有辩护时,高子程曾建议法官借鉴天津市二中院在陈良宇案中尊重程序、尊重律师的表现。由于无法保证刘志军不死,加上会见难遂,他最终解除委托。

  2013年7月25日,薄熙来被济南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提起公诉,这意味着对于薄的审判即将来临。这将是继陈希同、陈良宇之后,二十多年来第三位接受司法审判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2008年3月,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如此高级别的领导专案,律师辩护的意义有多大?陈良宇是否相信法律?最终为什么放弃上诉?审判前司法机关会不会给律师特别的交代?陈良宇辩护律师高子程近日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披露了这位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受审的诸多细节。

  家属选律师∶低调为先

  2013年1月,媒体从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确认,该所李贵方、王兆峰两名律师受聘为薄熙来担当辩护。前两位政治局委员情形相似,陈希同的律师王耀庭和陈良宇的律师高子程,都是由家属自行委托,而非法院指定。

  51岁的高子程是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有一个著名的前同事李庄。2010年,高子程和陈有西在重庆为李庄做了一场著名的辩护。其他时候,很少在媒体上看到他的名字,但当他辩护过的案件被罗列出来时,有人在网上说,简直就是一幅“贪官救援图”。

  自1999年起高子程辩护过的高官有:交通部原副部长郑光迪、建行总行原行长张恩照、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等,而最高级别的则当属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陈良宇。

  2006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党内一切职务。2007年7月陈良宇被开除党籍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两个月后,高子程在办公室接到了陈良宇夫人的电话。

  这位自称是陈良宇妻子的女士在电话中询问高子程是否愿意为陈良宇辩护。“我当时几乎不相信,以为是哪个朋友跟我开玩笑。”但对方听上去很平静,不像说假话。高子程决定让她来北京面谈。

  2007年的秋天,高子程在办公室见到了陈良宇的夫人黄毅玲。高回忆,陈妻装束简洁,表情平静,说话得体,一直是以征求意见的口吻与他说话。

  陈妻见到高子程时坦言,陈出事后,上海方面推荐过很多律师,也有人毛遂自荐。但她更看重律师的低调,对隐私的保护,然后是业务水平。高子程毫不犹豫接受了这个委托。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主要是认为有辩护的空间和把握。

  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犯罪一案,经指定管辖,由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绝大多数部级以上党政要员腐败案件,一般都由两高指定管辖,选择与北京距离较近,便于押送的异地中院审理。也有例外,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就是在北京二中院接受的审判。

  陈良宇案经中纪委查办、最高院指定管辖后,最先交由吉林省检察院侦查,后由吉林移交天津市二分检起诉至天津二中院。高子程说,从他接手这个案件,自始至终检察院、法院以及主管律所的司法局都没有人跟他特别交代过什么。

  “吉林侦查,天津公诉和审判,导致‘三不管’。吉林和天津不好管是因为我是北京的律师。北京不好管是因为案子不在北京。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因为我一直希望我的辩护不受影响,不受干预。”高子程说,可能因为是政治局委员的案件,司法程序各方面都比其他高官案件做得更好,干干净净,顺顺当当。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