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铁男被双开 能源局发言人曾辩称“纯属污蔑造谣”

  刘铁男被实名举报,这个被国家能源局辟过了的“谣言”,几个月前早就成真。今天被双开,只是枪口下的这只老虎,进笼子就范的必然程序。

  但是,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第一时间掷地有声的那句“纯属污蔑造谣”,依然给人们留下了双风掼耳般的伤痛印象。他说,“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能源局的“阎王”,人还在俄罗斯出访,看家的“小鬼”横气何来?后来的报道说,“有知情者向媒体透露,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对媒体的回应,是在刘铁男的指示下进行的”。倘若此言也成真,这刘铁男还真是把自己的手下,当成了家丁,权力用得太不厚道。

  昨天,中纪委通报刘铁男被双开,许多期待拔起“萝卜”带起“泥”的人们,称快之余有些遗憾:怎么没把刘铁男的“家丁”们一起处理了?

  人们记挂着咬人的“家丁”,倒不是担心这只束手就擒的老虎,被从前帮他护他的属下给解救了去。刘铁男的上下级关系如果够铁,便不会在他轰然倒下之后,一点担子都不帮他挑。人们需要一个不再令人心有余悸的实名举报环境,需要一个祭坛,让每一次来自实名举报之后的辟谣,不再透支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其实稍具常识的人都能知晓,即便国家能源局的最初辟谣不是出自刘铁男的授意,即使这辟谣的官员需要问责,但无论其级别,还是其责任,都够不上摆到中纪委的这纸通报上来。人们之所以不依不饶,不是不知道应对舆情是新闻发言人的本职工作,而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事部门当事单位被举报,辟谣的总是他们自己?为什么太多被官方第一时间辟过的谣言后来都成了真?为什么辟谣者有底气来恐吓举报者?为什么辟谣者本身成了谣言的传播者却得不到法律的惩处?

  如果领导的指使,可以在不折不扣的执行中罔顾真相,那么,这是一个领导将下属当家丁、下属甘做领导家丁的两厢情愿,它与合谋的帮凶无异。如果面对实名举报,辟谣不是来自纪检部门或者第三方的真相还原,那么,辟谣便是一个掩盖真相的官方行为,它是揭开真相之前的二次犯罪。

  所有权力,都来自于民,都应该为民所用。被实名举报的官员,当他涉嫌将手中的权力为己所用时,应对举报的新闻发言官,如果以执行命令为借口,以本职工作为理由,将权力为涉嫌犯罪的被举报官员所用,那么,无论它的工作如何卖命,都是站在了民众监督的对立面。表面上行使的是工作职责,实际上是在护贪违法。这恐怕就是很多新闻发言人觉得自己是身处“风口浪尖”的难言之隐所在。

  站在新闻发言这个工作的岗位上,其实是站在了维护真相、维护法律、维护民众利益的发言席上。如果只是想做个家丁,就应该跟着主人一起倒下去。扯那些所谓的工作,都不是真正为民服务的工作。这种发言人,对社会有害无益。

  刘铁男倒下了,当初是谁真正地“纯属污蔑造谣”?这或许便是公众记挂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的原因所在吧。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