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铁男落马引热议 反腐领域存“权力不对称”尴尬

十八大之后的反腐风暴中,像刘铁男、雷政富这样因网络实名举报而落马的大小官员不在少数,由网民参与的网络反腐热潮正改变着中国的反腐格局。专家呼吁,对于网络实名举报,应该立法加以规范:建立对举报人的保护制度;对实名举报的回应,政府也应有法可依。

  反腐工作存权力不对称尴尬 需疏通上下监督渠道

  其实,对于专家所说的反腐工作中的“良性循环”,回顾今年上半年中国高层的反腐系列举措,已经有旨在疏通上下监督渠道的制度探索。

  今年5月开始,10个中央巡视组密集进驻内蒙古、中储粮等10省区市和单位开展巡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强调,中央巡视组要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进入驻地后,巡视组均对外公开了巡视组的相关信息,包括巡视组组长、副组长名单及通信地址、值班电话、手机等,接受群众举报。

  在加强“自上而下”巡视制度的同时,面对网络反腐的民意期待,规范和保障“自下而上”监督渠道也有新举措。

  今年4月,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新闻网等国内主要网站同步推出网络举报监督专区,鼓励广大网民依法如实举报违纪违法行为。7月1日,国家信访局全面开放网上投诉受理内容,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强调,要认真办理网上信访诉求、意见和建议,做到“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

  对于疏通上下监督渠道,何增科认为,目前中国的反腐工作面临“信息不对称”和“权力不对称”的尴尬,“官员下面的老百姓,官员所在单位内部人员,他们掌握的官员贪腐信息要比反腐机构和上级领导更多,但是他们手中的‘反腐权力’却相对较弱。”

  何增科表示,加强巡视制度、规范网络举报这些举措都有助于解决“信息不对称”,但是“权力不对称”的问题还需要真正赋予老百姓更多的问责权。

  “比如一些地方开展地方人大在线预算监督,有的地方通过引入视频直播引入民众参与开放性的决策,甚至问责官员,这些地方政府创新管理的举措本身含有预防腐败的要素,值得借鉴推广。”何增科说。

  何增科还认为,除了回应公众关切保障和规范网络反腐,在惩治方面,对贪腐官员要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在预防方面,要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这是民众的期待,也是预防腐败和发现腐败线索的重要机制”。(完)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