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克强再三追问上海市长:要政策还是要改革

“当时他(总理)一再问我,上海是不是要改革,我说是,态度是表得非常坚决,我说我们没要政策,我们要改革。”杨雄透露了一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调研时的态度,总理肯定了上海的积极和主动,敢于自己挑重担,并强调一定要把改革放在第一位,制度创新放在第一位。

\

李克强上海调研(资料图)

  上海应如何加快“以开放促改革”的步伐,怎样才能承担好建设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上海自贸区”)的重大改革创新责任?8月10日,以“上海加快开放促改革的重点任务与路径”为主题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海)研讨会就此作了注解和回答。

  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表示,上海自贸区方案在7月3日国务院会议上已经原则通过,现在具体的一些批文都在办理过程当中。回忆起上海争做自贸区的经历,杨雄透露,今年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外高桥保税区调研时,对于上海自贸区试点方案表示支持,并明确这是重要的促进改革的一个措施。

  “当时他(总理)一再问我,上海是不是要改革,我说是,态度是表得非常坚决,我说我们没要政策,我们要改革。”杨雄透露了一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调研时的态度,总理肯定了上海的积极和主动,敢于自己挑重担,并强调一定要把改革放在第一位,制度创新放在第一位。

  重点突破制度创新

  “上海希望通过自贸区建设,在体制机制上有一个新突破,制度创新将作为自贸区重要的任务,这也是国务院7月3日会议上总理的明确要求。”杨雄强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隆国强说:“为什么叫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而不是叫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就是因为上海建设自贸区要着眼于全国发展、着眼于全国新一轮改革开放。”

  上海建设自贸区有两个基本定位,一是先行先试,二是争创中国在全球竞争中的新优势。先行先试和争创新优势的方法在于制度创新,要实现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隆国强指出,“便利化”其实是监管理念的变化,思考的是“先查验、后放行”,还是“先放行,后查验”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政府如何定位、如何转变职能。上海在建设自贸区过程中,政府应当提供高效率、低成本的公共服务。

  隆国强表示:“上海自贸区应着眼于全国新一轮的改革和新一轮的开放,先行先试面对变化的世界,变化的优势和国内形势,并为下一步开放和下一步改革做很多实验。”

  “上海建设自贸区必须着眼于国家战略,从国家层面推动。”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认为,上海建设自贸区中,改革的重要方向是终结审批制,逐步建立“以准入后监督为主,准入前负面清单方式许可管理为辅”的投资准入管理体制。

  在王新奎看来,“上海建设自贸区是以开放倒逼改革,因为现有体制中最难改革的就是审批制度,而上海建设自贸区就要按照国际规范来突破这一难点。”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给出了相似的建议:上海建设自贸区要有全球视野。上海应当率先探索高标准的改革、开放和发展路径,既要有中国特色,又能够与国际高标准制度规范接轨。

  “中央政府多次‘暗示’,‘上海完全有条件、有基础实验这件事’。与其他城市相比,上海成立自贸区的呼声一直最高。”上海财经大学国际贸易系副主任、上海自由贸易区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央政府在上海建立自贸区的意图与当前的宏观经济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矛盾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

1 2 3 4 5 6 7 8 9 10 ..16 下一页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