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铁男下马波及地方官场:贵州一副州长洪金洲被查

  原标题:跑“部”的市长

  刘铁男们擅于从项目审批的进退拿捏之中获取利益;地方与企业为获得路条“烧香上供”已成惯例

  焦急的地方政府

  刘铁男被“双规”后不久,贵州省黔东南州发生官场震动。这一南一北的新闻并非无关联的巧合。

  2013年6月,黔东南州副州长、凯里市市长洪金洲被查。《财经》记者从可靠渠道获知,洪金洲涉嫌在房地产领域寻租,但直接的导火索是,为了国电清江发电厂项目的获批,他代表受益方向刘铁男输送逾百万元。

  在洪金洲被查前近一个月,凯里市副市长、市政府办公室前主任陈鹏被带走调查,同时协查的还有市政府办公室财务人员。

  洪金洲兼任的职务很多,他是黔东南州副州长、州首府凯里市市长,同时兼任炉碧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凯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在洪金洲任内,凯里的各项经济数据突飞猛进。2012年该市农民人均收入6155元,同比增长18.9%,增速在全省30个经济强县中排名第一。多位当地人士在受访中对洪金洲的工作能力表示认可,但也有熟悉洪的人评价其“胆子大”,“信奉有钱就能搞定”。因招商引资、跑项目、投融资等方面的成绩,洪金洲颇受肯定,一度成为省政府树立的标杆人物,各地政府纷纷前来工业园取经,因此,他的出事也让省里颇为尴尬。

  此次让洪卷入调查的国电清江2×66万千瓦火电项目,位于其一手打造的炉山工业园区(隶属炉碧经济开发区)。

  2008年7月,黔东南州政府专门成立清江电厂工作协调领导小组,由副州长亲自挂帅,州发改委、交通厅、国土局等部门领导参与。

  2009年1月,贵阳喜来登酒店,洪金洲代表凯里市政府与国电集团贵州分公司就投资建设清江发电厂项目签约。当年11月,项目预可研评审工作启动。短短3个月后的2010年1月,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即已编制完成待审。

  53亿元巨额投资对于GDP的拉动,固然是地方政府推动项目尽快上马的动机,却不仅于此。由于工业园区以高能耗项目为主,拥有可靠的电力保障,在园区招商引资中也会成为优势。2010年,因电煤告急、干旱、工业企业用电恢复强劲等因素,导致贵州全省电力紧缺,黔东南州亦不例外。

  接近国电贵州分公司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2008年冰灾时,贵州东部、南部500千伏的线路钢塔倒塌,造成电网瘫痪,黔南州首府都匀就因此停电十多天,而凯里依靠凯里电厂的保障才得幸免。2009年,凯里电厂因“上大压小”被撤,凯里市有人大代表因保障用电安全为由反对,被凯里市政府以将新建更大的清江电厂而平息。但清江项目自2008年启动以来,至今六年仍未拿到“路条”,让政府颇感压力。凯里市多次向省里反映项目的紧迫性、重要性。

  2010年9月7日,洪金洲在一次公开讲话中透露,通过争取和努力,原纳入国家“十二五”规划建设的清江电厂建设工程,决定提前到“十一五”期间启动建设。三个月后,项目预可研报告通过国家论证。

  政企双方签订于2011年3月的一份会议纪要指出,项目静态投资基准日期定为2011年1月,工程资本金为工程动态投资的20%,由国电贵州分公司投资建设。资本金以外所需资金由银行贷款解决,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已出具贷款承诺函。

  “路条”的诱惑

  2012年6月,凯里市委书记黄远良受访时称,经过积极争取和协调,该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已通过国家电力规划总院的审查,正待最后取得国家能源局的“路条”。

  所谓“路条”,是指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项目前期工作的批文。按照规定,应该先拿“路条”,后做前期,待项目可研报告、环评等前期手续走完,再由省发改委报至国家发改委走核准程序。

  前述接近国电贵州分公司的人士透露,这样的流程在实际操作中很少被遵守,多数是边做前期边拿“路条”。由于同一个省的项目很多,相互之间也有审批竞争。而所有的项目都由省发改委统一向国家发改委报批,对于报哪个或不报哪个,省发改委会有自己的考量。

  在种种考量因素中,前期工作的成熟与否即是之一。“比如,一个省有两个项目都具备报批条件,但如其中一个连前期都没做,肯定优先考虑做前期的。”

  贵州省发改委将众多待批项目统一上报到国家发改委后,争抢“路条”的竞争刚刚开始。“报上去的都多于批的。国家发改委会搞优选,哪个项目好就批哪个。他们批下来3个,可能实际报了9个。”接近贵州省发改委高层的人士向《财经》记者介绍。

  省级政府向国家发改委报批,往往会结合本省的能源规划申报。在贵州省电力产业“十二五”规划中,清江项目则排在六枝、织金项目之后,位列第三。“第三”的原因在于,清江项目曾被提前到“十一五”启动,但因“十一五”里的六枝、织金项目迟迟未从国家发改委获批,因此这两个项目与清江项目一起遗留到了“十二五”。

  在“十二五”规划中争取到了一个靠前的排名同时,洪金洲不断向上争取支持,将清江项目写进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2号文)。2号文于2012年4月发布,由包括国家发改委在内的42个部委参与制定,系国务院为贵州量身定做。其中“做大做强能源产业”条目中,即有“加强‘西电东送’火电基地电源点建设,加快建设六枝、织金、安顺三期、清江等一批大型坑口电厂和路口电厂”的内容。

  “凯里市为了尽快拿到‘路条’,做了很多工作,通过州里、省里一直在努力。”前述接近国电贵州分公司的人士透露,但拿到“路条”并不容易,很多项目从做前期到拿“路条”,要耗费七八年。一旦前期的钱投入下去,就开始了烧钱,拖得越久,钱花得越多。如果最后没拿到“路条”,前期投入就打水漂。而且前期报告是有时效性的,比如环保部的环评就不能超过两年,过期又要花钱重做。

  2012年10月左右,贵州省政府领导带队专程赴国家发改委拜会,为该省部分火电项目的获批沟通,其中着重提及了清江项目。此后,贵州省政府还曾为清江项目专程致函国家能源局,请求尽快“放行”。

  “万事俱备,只欠路条。”前述接近国电贵州分公司的人士说,“他就是卡着不批,你一点脾气也没有。”

  送钱欲“插队”

  除去弊案因素,清江项目被国家发改委“卡着不批”,亦有其他隐衷。“实在说,从内部条件来看,并不具备上马条件。这个项目给凯里,多少也是考虑到其为少数民族地区。”前述接近贵州省发改委高层的人士解释,贵州的火电厂以坑口电厂为主,而贵州东部属于缺煤地区,清江项目的电煤需要从织金运抵,这抬高了发电成本。

  前述接近国电贵州分公司的人士亦承认,该项目在国电内部排名靠后,仅从经济角度看,并非优质项目。做可研报告时,所有指标都是取区间范围内最有利的值,即便如此也是刚过投资门槛。

  “国电愿意做,部分的考虑是解决自身员工的安置问题。凯里电厂关停后,原电厂的员工安置压力很大,又不能抛向社会,在当地有个新项目可作为缓解。”这位人士说,“国电的底线是,盈利少一点可以,不亏就行。”

  火电需求的连年下降,也成为另一个不利的背景因素。2011年,贵州火电年发电利用小时为5589小时,2012年降至5288小时。根据相关测算,2013年可能继续下降。而贵州省火电的盈亏平衡点为5500小时,低于这个数字,火电厂将会亏损。“如果连续超过6000小时都不批,那可能是渎职,但贵州现在的火电需求并不迫切。”知情人士说。

  2012年12月3日左右,为了落实清江项目,洪金洲来到国家能源局拜会。由于省政府公函铺垫在前,洪金洲是“兴冲冲地去的”。

  到达国家能源局后,洪金洲直接前往时任电力司负责人的办公室沟通。在办公室逗留的半个小时内,洪不断强调,清江项目进入了2号文,在省“十二五”规划中也排名靠前。对方表示,能源局的审批更多的是参考省发改委上报的项目排序。

  根据当时省发改委的申报,排在清江项目之前的至少有六枝项目和普安项目,普安项目原本在贵州省“十二五”规划中的排名靠后,却在申报时跨过清江项目排在了前面,而普安一直没批下来,压得清江也批不了。

  《财经》记者获悉,洪金洲向刘铁男“进贡”的100余万元,即是为了请托后者绕过排序其前的项目提前发放“路条”。据了解,作为副厅级地方官员,洪金洲并无机会在工作中直接接触到刘铁男,这笔款项究竟以何种方式送出,并如何定性,暂不可知。但国家能源局一位相关负责人在随后与贵州省的沟通中,表达了可以加快审批速度,但需要贵州将清江项目在排序中提前的意向。

  “在电力项目审批中,排名玄机很大。向前进一个排位,就可能提前一两年投产,动辄就多出一两亿的利润。”一位该项目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在与国家能源局的沟通中,洪金洲得到的建议是,“想办法把煤的事情说清楚。可以搞煤电一体化,在煤矿搞控股。”知情人士解释,“国家发改委对贵州是很支持的,六枝是坑口电站,因为有煤,就批了。”据《财经》记者了解,该项目的煤矿目前由其他企业控股,因而在煤价和产量分配方面话语权较弱,地方政府正在为此努力。

  在洪金洲拜访数日之后的12月6日,掌握该项目审批大权的刘铁男遭到实名举报。因此背景,审批该项目已有了风险。2013年2月起,六枝项目、织金项目、华润电力毕节电厂项目、盘北低热值煤火电厂二期项目相继拿到路条,其中不乏原本排在清江之后的项目。而清江项目至今悬置。

  5月11日,尚未来得及行使审批权的刘铁男被“双规”,不久供出洪金洲。此后,相关调查组奔赴凯里。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