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内地多人致歉文革受害者:有人自揭“家丑”不被理解

一周后,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在报纸上分别向“文革”中伤害过的人道歉。这些毫不相识的老人,都曾在“文革”中有过非理性的选择,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后,现在他们又作出了同样的选择——道歉。

  45年后,“终于可以放下”

  之后,温庆福忙于工作生活琐事,过去的事,他不愿意想,更不愿意再提。“改变,可能发生在1999年。”那一年,温庆福因公事去美国,一行人去参观了一个基督教教堂。几年后,温庆福在岳麓山下一家老书店里看到一本《圣经》,犹豫间买了下来。

  “神已经为我们做出榜样,我们有什么不可以认识自己的错误,以求得心灵的救赎呢?”温庆福说,他是老党员,按理说是无神论者,但那一刻,他宁可相信“神”的存在,信仰的存在。

  退休之后,他工作的重心开始转移到阅读和思考上来。“也就是这几年吧,才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来。人老了嘛,会对过去作总结,会反思自己。”

  他的退休生活,看上去美满安逸。两个女儿都有体面的工作,他和老伴拿着相对丰厚的退休工资,没事钓钓鱼,搞搞锻炼,画几只鸟或几朵云。但在他内心,却依然有亏欠。

  “‘文革’是一场浩劫,我亲眼目睹很多人迫害与被迫害,我这种,算是比较轻微的了。但无论是哪一种伤害,它都是伤害。”温庆福说。作为道歉者个人,他感言“道歉”的红卫兵刘伯勤的一句话,“垂老之年沉痛反思,虽有‘文革’大环境裹挟之因,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

  “良心债不偿,不安。”他打开了电脑,也翻开了一直尘封的往事。他的道歉信有1000多字,最初发表在个人博客上,受到了当时他在三中教书时的学生们的肯定,学生为他的良知和担当所感动。

  温庆福把道歉信投递给了他“信任”的《快乐老人报》。这份国内发行量超过百万的老人类报纸,在接到他投稿后便电话告知他,“可能会发表”。

  6月27日,《快乐老人报》在14版刊登了温庆福的文章,见报标题为《这句对不起压在心头40多年》。温庆福看到报纸,自觉“释然”,但依然为没有得到张琼英的亲口谅解而遗憾。

  7月6日,一封电子邮件出现在了《快乐老人报》的编辑部,邮件系张琼英子女所发,字里行间充满宽容。

  “母亲张琼英今年已经87岁高龄,我们把您的文章递给她看时,她头脑非常清醒地说,那不怪他,我还要感谢他没把那些传单交给工宣队呢。”

  “温老师,您可放下这份愧疚了。”邮件中写道。

  温庆福错过了这期报纸。两个星期后,他骑着自行车跑了3个报刊亭才买到。据老伴左淑英说,老人当时“眼角泛着泪花”。

  “终于可以放下了。”温庆福说,40多年的时间长河里,他总算可以对自己说这句话。

  而在另一端,张琼英的儿子罗大水说,母亲张琼英目前患有比较严重的老年痴呆症,但还是记得温庆福。尽管全家在“文革”中饱受磨难,但老人一直都很乐观,之后的生活平安喜乐,她也经常教育子女要多感恩,要牢记那些在困境中给予过他们帮助,哪怕是对他们说过一句安慰的话语,给过他们一个同情的眼神的人。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