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内地多人致歉文革受害者:有人自揭“家丑”不被理解

一周后,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在报纸上分别向“文革”中伤害过的人道歉。这些毫不相识的老人,都曾在“文革”中有过非理性的选择,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后,现在他们又作出了同样的选择——道歉。

  没得到回应的“道歉”

  1966年,温庆福21岁。此时距《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报纸上发表,只不过半年时间。

  彼时的温庆福,担任湖南益阳市三中共青团委书记,“年轻,政治热情高,工作敬业认真”。

  1966年6月,当时的益阳市委根据上级指示派出工作组来到益阳市三中,温庆福出身好,是工作组的头号依靠对象。

  后来,学校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温庆福被工作组选定为主任。8月,《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传开,学生们向老师开炮,贴出了很多大字报。

  温庆福记得,学校有一位年轻的女化学老师因承受不了屈辱,跑到资江跳河自杀,后被及时发现,幸免于难。

  在工作组的支持下,年轻的温庆福做出了此后一直让他难以释怀的事情——他贴出了炮打学校党支部负责人谭观过的大字报。而谭正是温庆福在益阳师范读书时的老师和校长。

  “谭老先生学问渊博,待人谦和,一直是培养和关心我的恩师,而我忘恩负义,却是最先整他的人。”多年后,温庆福这么说。

  “为什么会那么做?”温庆福曾经很多次问自己,他自认为是理性且温和的人,“文革”中,他从没对人动过手,看到有学生对老师动粗,他会反感,不敢当面制止,他便“把头撇开,或者走开”。

  为什么还是会有那样一些“伤害人”的举动呢?如果把一切都归结于“太年轻”,是不是有逃避责任的嫌疑?后来的答案,温庆福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合适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误的,同时怕站错队,有压力。”

  这个事件同样给温庆福留下了“阴影”。1995年,他在省旅游局的办公室里,认认真真画了两只巨大的寿桃,后来,他又特意跑到益阳,放在了益阳市一中的传达室里,委托传达室的大爷一定要交给谭老师。

  谭老师却没再给他回应。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稍微好过点”了,“只要他老人家明白就行。我希望他老人家健康长寿,哪怕是默默地希望。我有愧恩师。”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