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内地多人致歉文革受害者:有人自揭“家丑”不被理解

一周后,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在报纸上分别向“文革”中伤害过的人道歉。这些毫不相识的老人,都曾在“文革”中有过非理性的选择,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后,现在他们又作出了同样的选择——道歉。

  延续至今的愧疚感

  彼时,张琼英在益阳市三中教数学。

  温庆福回忆,张琼英原在长沙市一中教书,她和丈夫罗祥生均于新中国成立前毕业于中山大学,都是中共地下党员。新中国成立初期,罗祥生当过汉寿县副县长,后在省教育厅工作。1957年,罗祥生被错误打成右派,后在益阳地区教师辅导站(函校)工作。“文革”中,罗祥生受到残酷的批判斗争,不久便含冤自杀了。

  “上面通知张琼英老师去收尸,还说罗先生是畏罪自杀。张老师回到学校强忍着痛苦,镇定自若,但我从她红肿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她不知独自流过多少眼泪。”温庆福说。

  温庆福跟张琼英平时就有来往,经常跑到她家里去逗她活泼可爱的小儿子罗大水玩。温庆福说,罗大水比自己小9岁,“喜欢笑,还老是出汗”。

  1968年夏天的一个夜晚,益阳市工宣队召开紧急会议,温庆福和几位年轻的、出身好的教师参加了。会议布置全市即将进行的“政治大扫除”,要抓一批人——而温庆福,被分配带人去抓张琼英。

  “大约是半夜一两点钟,我带人来到张老师家里敲门。她家灯已灭了。在密集的敲门声中,张老师10多岁的小女儿惺忪着眼把门打开了。”

  之后的场景,在温庆福的“道歉”信中有详细描述:一群人凶神恶煞地冲进门,寻找张老师。张老师刚穿好衣下床,一个男工宣队员恶狠狠地对她喊“跪下!”张老师跪下后,被五花大绑着。接着,我们在她家里抄家,到处翻找东西。

  温庆福在一床蚊帐上发现了几张油印的传单。温庆福说,或许是自己“还未泯灭的人性的恻隐之心起了作用”,他故意对抄家的人说,“没发现什么,走吧!”

  之后,一个工宣队员押着张琼英离开了她的居所。温庆福看到“她的两个女儿惊魂未定,强忍着和母亲离别的痛苦样子”。

  两天之后,张琼英回家了。在她家门口,温庆福和她相遇了。

  温庆福回忆说,“她仍然是一尊不卑不亢的模样,然后微笑着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温老师,那天晚上搭帮(幸好)你没有拿出我蚊帐上藏的传单来,要是拿出来那就不得了啦!”

  温庆福“无言以对”。

  “我当时心想,我深夜带人去抓你,已经很对不起你了,你还感谢我。现在我还是疑问,是否真是我当时的举动帮助了她,还是她豁然大度,反而有意宽慰我?”温庆福说。

  1979年,温庆福调到长沙工作,此后30多年,再没见到过张琼英。1983年,温庆福在湖南师大中文系进修时,在教工食堂遇到张琼英的小女儿。两人寒暄了几句便分开了。

  对于张琼英的愧疚,温庆福说,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