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历数中国下海经商官员 曾经半遮半掩半下海

2005年4月,武捷思辞官下海,出任朱孟依旗下的合生创展行政总裁。2008年初,武捷思在合生创展的合约期满,紧接着便“转会”中国奥园地产集团,担任该集团执行董事兼董事局副主席。

  “半遮半掩半下海”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也就是叶澄海在商海初试身手的时候,开始有官员“下海”之说,但是这个时期官员下海的形式和叶澄海很不一样,他们被称为“半下海”。

  “半下海”的官员还处于一种半遮半掩状态,他们“下海”的方式也多是平级调到国有企业任职,是体制内的一种流动。

  更多的官员下海,与行政机构改革有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的行政管理领域进行了六次比较大的机构调整,每一次调整,都会有一批官员弃官从商。

  第一波官员下海热,是因为“文革”结束,瘫痪的政府部门开始恢复运作,大批老同志平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政府部门从32个激增至100个。为解决机构膨胀人浮于事的问题,中央开始精简机构,并建立了干部退休制度,国务院各部门从100个又减为61个,人员编制从原来的5.1万人减为3万人。在中央一级党政机构改革基本完成后,省、直辖市、自治区政府随后也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改革。

  于是,一些职位比较低,没有很好的升迁机会,或者有缘于一时冲动的官员,成了中国第一批的“下海”者,到部门下属的单位或企业中去当领导。

  不过,也有吃螃蟹者。1986年初,被媒体称为“弃官下海第一人”的叶康松,原是温州市永嘉县城关镇党委书记,辞职后,他并没有去经商而选择了务农,但他承包的山地获得出乎意料的经济效益。叶康松如今已成为美国康龙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其“康松”牌西洋参几乎席卷了整个内地市场。

  但1980年代中期,像叶康松、叶澄海这样选择主动下海的并不多,即使有,也有不少被称为“官倒”。

  2000年之后的官员下海热,和1998年政府机构的调整有很大的关系。1998年的机构改革后,至2002年6月,经过四年半的机构改革,全国各级党政群机关共精简行政编制115万个,算得上历次机构调整中裁减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一次。

  2000年后部分下海官员

  门新国:山东省垦利县县长门新国,2000年10月辞去公职,出任山东黄河集团常务副总经理;一年半后因病回归体制内。

  游宪生:2000年11月辞去福建省信息产业厅厅长公职,加盟病危的ST中福。很快他又改换门庭。短短半年,他先后加盟神龙、华都等民营企业,后来,一边担任职业经理人,一边创立自己的公司。

  徐刚:2002年3月,浙江省地税局总会计师徐刚辞职后担任吉利集团首席执行官,五年后,黯然离去,2007年11月加盟苏宁环球集团,转战房地产业。

  吴敏一:2003年2月,温州市副市长吴敏一辞职,三个月后出任“红蜻蜓”集团“惠利玛”商业物流连锁机构总裁,2004年,出任铭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裁,2004年11月,转任秋林集团总裁,两年之内,吴敏一换了三份工作。

  王文进:2003年6月,51岁的琼海市副市长王文进辞官下海,出任新组建的海南博鳌中足体育综合训练基地有限公司总经理。

  蔡德山:2003年9月,湖北某区委副书记的蔡德山下海,成为万家乐燃气具公司新任董事长。

  郑宁:2003年底,从美国学习归来不足一年的江苏省盱眙县县长郑宁辞去公职,受聘于《扬子晚报》,担任总经理,做“报贩子”。两年过后,受一位澳大利亚籍华人企业家的邀请,成为一个洋酒品牌的推广者,改做“酒贩子”。

  赵克俊:2004年12月30日,担任创维集团彩电总监。赵于1992年到1998年间担任过四川德阳市副市长。如今赵克俊是创维集团的副总裁。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