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车:回归理性的必需品

  8月10日下午,宾利汽车4S店举行了一场新车发布会。发布会原定15点开始,结果因为邀请的客户一直未到,拖过了16点。4S店计划邀请30个潜在客户,最终来的只有四五人。发布会前已经有一个当地老板预订了此车,他原本答应要来参加发布会,最后还是爽了约。“现在这种情况下开宾利显得太招摇了。”现场一位来看车的女老板与我们闲聊,虽然她买得起这辆600多万元的豪车,但还是打算等奔驰即将上市的新款,低调一点。

  去年5月开张的这个宾利4S店在铜川镇汽车博览园内,那是政府规划的汽车销售园区。这个汽车博览园距东胜市区15公里,除此,宾利还在东胜市区开了一家展示门店,今年3月开张。店内销售顾问姜禹臣告诉我们,筹划开店是2011年,还是富豪们一掷千金的疯狂时期,宾利和好几家大的汽车经销商激烈竞争后才买到了这个店面,谁知筹备期间,鄂尔多斯的经济形势便激烈动荡,进退两难中,门店是“硬着头皮”开的。

  宾利今年上半年共卖出12辆,“但本地买的少,大多数都是调往呼市、包头”。与它处境相同的还有阿斯顿·马丁,也是在两三年前这个城市的财富无限膨胀时筹划,开店后又正好遭遇到经济的困局。阿斯顿·马丁的门店开在伊泰集团大楼后面,相当僻静,市场经理焦宇告诉我们,这样奢侈的品牌本来就不需要太大的人流,加之他们的客户又是年轻群体,在鄂尔多斯面对的就是“富二代”。“这样的人有购买能力但在家中没有决策权。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和客户聊天时总听他们说,钱还在,但现在都在外债里。在这种情况下销售更困难。”

  但并不是所有汽车品牌都陷入了艰难境地。鄂尔多斯是一个依赖车的城市,从东胜老城区去机场约47公里,即使走包茂高速也要至少45分钟;东胜距新区伊金霍洛旗超过40公里,距离现在市政府所在地康巴什新区约33公里,两城区中间正在修两个方向分别通行的双层车道,原本至少六车道的公路已经不能满足每天往来两地的道路需求。另外还有很多来掘金的人经常活跃在城区和遥远的矿区、配套装备区、高科技园区等之间。路虎4S店的销售顾问王小平告诉我们,在鄂尔多斯,车是个必需品,当地人几乎人人家中有车,身为外地人的他因为卖车已经在这个城市建立了广泛的人脉。

  财富缩水更多是挤压了高档车的空间,这些需求开始流入了中低档车市场。已经在鄂尔多斯连续办了8年车展的策划人胡玲告诉我们,往年办车展前,来咨询的电话多是问高端车的情况,“有些车还没在鄂尔多斯上市时,一些人在北京、上海的车展或者从网络上已经了解了新款情况,他们只问品牌,不问价。现在的咨询电话多数变成:车展有什么优惠车型,能便宜多少。我们以往的宣传侧重推新车型,这两年都主打打折、现场送礼品等等。”

  胡玲直接面对的是各大汽车销售商,她通过厂商透露的信息了解到市场的动向。虽然这个城市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她认为,老百姓手中还是有钱的,只是这场危机让大家意识到钱没那么好挣了。“受大环境影响,人们的消费观变理性了。奔驰、宝马等一线品牌往年参加车展都很有信心,它们知道投入的费用越多,卖得越好,会把展台铺得很大,高档车相互之间竞争也非常激烈。但从去年开始,它们变得没那么积极了,原来七八百平方米的展台现在缩水到三四百平方米,一线车的投入费用变得慎重起来。而像原来的低端轿车,比亚迪、传奇等,这几年卖得很好,那时人们更注重外表,但现在人们更愿意买经济型的轿车。”胡玲感觉,只有经济型的中档车没有受太大的影响,“别克、雪佛兰、现代、日产、一汽大众、上海大众等等,这些中等价位的车卖得还是很好”。8月底,今年的车展即将开幕,往年4万平方米的展厅面积今年缩减到了3万平方米。

1 2 3 4 5 6 7 8 9 10 ..15 下一页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