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鄂尔多斯的地方债务到底有多少,当地流传着三个不同的版本——1000亿元、2000亿元和4000亿元。2013年的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当地政府化解债务346.6亿元,但并未提及目前的负债总额。

  地方债、城投债、信托资金和政府在建设中所欠企业债务,构成了鄂尔多斯庞大而复杂的地方债务。以东胜区城投集团为例,从2009年至今,公司已累计融资超过100亿元,用以支持城市建设。据东胜城投公司2011年审计报告披露,其负债在三年间猛增了20余倍,从2008年底的6.34亿元增长至2011年底的140.4亿元。而大量的政府与民间的建设欠款更无法有精确统计。

  还是那个从机场拉我们去市区的杨师傅,2007年的时候他经营着一家沙场,为建筑工地供应沙子,刚开始按车卖,后来市场需求猛增,索性按铲子卖,铲车一铲子下去,100块钱,相当于以前一车的价格。靠着这原始积累,两年后他转行承包工程,按照约定,垫资30%,边干边结清另外的70%。当时,建筑市场火爆,老板先把30%的垫资款给付了,可后来资金断裂,现在反而是另外的70%没有拿到,欠着50多万元。像他这样被欠款的包工头在鄂尔多斯比比皆是,有的债主是房地产老板,有的是政府相关部门。我们联系另一个包工头的时候,他死活不接电话,后来得知,地产老板跑了,欠他200多万元工程款,他天天被下面几十个农民工追债。

  2012年,鄂尔多斯的财政总收入为820亿元。但随着“三角债”大面积暴露,当地经济受到严重影响,今年前五个月,财政总收入呈现急速的负增长,同比降低15.8%。政府正在绞尽脑汁地找钱。以前一般的做法是拿土地抵债,或者可以便宜一些卖给债权人,但现在房地产不景气,土地不值钱了,政府手里可打的牌并不多。康巴什国投公司甚至把目光瞄准了有钱的拆迁户,试图以17.523%的年利率向拆迁户进行委托贷款融资,资金来源是每个拆迁户数百万的拆迁补偿金。但因为拆迁户只认现金,后来并没有实施。“以前是项目为王,现在是现金为王,不管干什么,都要现款。”前述工程老板感慨道。

  鄂尔多斯的经济有没有触底?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复苏轨道?这是我们在鄂尔多斯采访期间,听当地投资者和市民谈论最多的话题。“以前觉得这里是个尖底锅,去年底差不多就到底了,没想到现在看是个平底锅,到底是到底了,什么时候能走出来还看不到。”一个略微悲观的投资者跟我们无奈地开玩笑。街头巷尾的小市民和小商铺老板,他们不懂什么经济大势,但会指指空荡荡的街道:“瞧,什么时候大街上人来人往了,鄂尔多斯就有希望了。”刘云峰倒是比较乐观,他认为鄂尔多斯的困难只是暂时的,政府虽然步子迈得急了点,但毕竟为这座城市留下了很多宝贵的公共资源。

  产业转型曾是当地政府最大的期望,可实施起来也不容易。鄂尔多斯本来人口就少,交通尚不发达,外来人口主要还是源于当年的淘金热。可是,高昂的生活成本又会造成人员流失,加之民间借贷带来的融资成本,迫使企业陷入到煤炭及房地产等大资本高利润行业的循环中难以自拔。在人力、资本的多重挤压下,劳动密集型产业很难生存。鄂尔多斯立志发展制造业,吸引投资者的砝码就是煤炭,按照内蒙古出台的规定,投资额超过10亿元的项目可以配套1亿吨的采矿权,可是,现实贯彻中也会出问题,因为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地方上的支配权实际有限,导致许多承诺很难顺利到位。

  鄂尔多斯人尤其不喜欢外界把康巴什称作“鬼城”。据说市政府已经明确要求,未来三年不再批新建房地产项目。站在自己10层的办公室里,那个白酒经销商最近发现,很多以前裸露的楼体上都装了玻璃幕墙,可他专门开车去看了看,楼里边仍然没动静儿。夜幕降临的时候,成吉思汗广场上音乐喷泉响起,气势恢弘,人们拖家带口地来吃夜宵纳凉,看上去已经有了一些人气。这种大投入、大手笔的城市化运动,到底会带给鄂尔多斯什么样的未来,现在还很难下定论。

  (实习记者陈祺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页 1..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