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胡玲认为,目前的状况并非坏事,“无论是对汽车市场的了解,还是树立健康的消费观念,鄂尔多斯人都还处在学习期。前些年的确太过火爆了,品牌档次比呼市还要高端”。胡玲说,她是2006年来鄂尔多斯的,刚开始时没有合适的场地,只能露天办车展。“那年很多厂商没有来,奥迪卖得最好。当时车展时间只有3天,最后一天下午基本都撤了,只有两天半时间,奥迪展了4台车,车展上一共卖了27辆。第二年路虎、奔驰、宝马、雷克萨斯等品牌就都来了。”车展火爆的顶峰在2011年,车展上一共卖掉了2000多辆车。由于市场需求旺盛,从2008到2011年,每年春秋两季都会办车展,从去年开始他们决定改成每年一次。“我们从厂商那了解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个市场已经趋于稳定,开始向正常状态发展。尤其是那些超豪华的品牌,它们还在犹豫要不要参加这次车展,我们决定每年做一次,也是为了让大家更期待每年一次的大活动,那些豪华品牌即使不指望在车展上卖车,至少也会把这里当成一个好的宣传途径。”

  以物易物的逆袭

  “商业街上没有人,都是车在跑,没人逛就没有消费。在鄂尔多斯搞服务行业的几乎没有本地人。做小买卖利润薄,本地人看不上,他们去搞民间借贷利润在30%到40%。现在没有生意做,外地人都走了,所有行业的消费力都在下降,大型超市倒闭,奢侈品滞销,前年100平方米的房子年租金三四万元,现在只要不到两万元。”当地一家酒厂负责人对我们说。消费力的下降使茅台、五粮液等名酒的销量纷纷下滑,按说这给他的产品带来了机会——他的酒价在500元以内。但市场上令人想不到的变化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苦恼,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拿酒顶账”成了鄂尔多斯的独特现象。

  白酒在鄂尔多斯的酒类市场上一直占据绝对优势。这位负责人说,几年前人们手里都拥有很多财富的时候,即使是普通的婚丧嫁娶,宴席上用的也是茅台、五粮液。现在婚宴用酒的标准不断下降,不打紧的宴席也尽量取消。“以前我们这小孩子12岁生日时,要办‘圆锁’宴,现在都取消了。我们这礼金特别高,即使关系普通,有的也会上几千甚至万元以上的礼金,宴席的礼金现在让人们都觉得是种负担。”

  他说,现在白酒又承担了新职责——硬通货。他说,房子卖不出去,二手车市场比较规范,价格没有太大的操作空间,因此可能再没有什么商品比白酒更能被人们接受,于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拿酒顶账”了。“拿来顶账的酒都是不知名小酒厂生产的,比较多的是四川的小酒厂和本地小酒厂。之所以会用小酒厂的酒来顶账,是因为它们的价格都不透明。如果是茅台、五粮液或者当地人常喝的河套王,价格都是透明的,这就失去了顶账的意义。”这位负责人说,原本几十块钱的酒,会被拿来当一两百块的价格顶账。“开发商顶给建筑商,建筑商顶给材料商,开发商可能还会顶给融资的小股东。在顶账过程中加价的现象特别严重,被顶账的人对酒的真实价格有时也很清楚,但没办法,如果不拿酒,那什么都拿不到,拿到酒之后他再想办法以更高的价格把酒拿出去顶账。”

  这位负责人说,去年他的一个做房地产的朋友用汽车换回了价值160万元的白酒,再把这批酒分成4份,每份按照50万元的价格拿出去抵债,一下子就减少了40万元的债务。于是,白酒被当地人叫作“转圈酒”,在这场民间借贷危机中,很多人既是债权人,又是债务人,也许从你手中流出去的白酒,几次易手,会以更高的价格回到你手中。

  大量不知名的小酒厂在这场危机中实现了逆袭。“今年春季的白酒会上,突然一下子多出了七八十家小白酒厂。”这位负责人说,其中有些是面临倒闭的小酒厂,现在开始24小时不停歇地生产。这其中有一种名叫“青花瓷”的酒最为畅销,在转圈酒里面出现的频率最高,甚至山西汾酒的一些子品牌也会被抬价后顶账。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