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经济形势变化让很多人失去了生意,也直接波及了茶馆。“我们失去了很多客源。现在谈生意的也少了,领导也不好请了,领导来了都不敢把车停在酒店门口。原来有很多外地的包工头来这里喝茶,现在全躲起来了,一个也没出现过,那些搞民间借贷的也都几乎没有出现过。倒是有几个追债的知道欠钱的人常来我们这,追到茶楼来找人,还有一个房地产老板因为欠钱被人追杀,吓得我们赶紧报警。一些原本频繁光临的客人现在来的次数也变少了。今年过年前后生意特别清淡,我们问客人为什么来得少,他们都摇头说,觉得茶楼消费太高。”

  丁志远说,过完年后,茶楼开始转变经营策略。“经过一轮经济危机,人们的消费观念都变得更加理性了。以前我们觉得,当地人认为只有花了钱才叫把客人陪好,所以只有把标准定高,才能吸引他们来。而且有些人专门是请领导的,只看价钱不懂东西,每次都要消费1000多元。现在我们转变了,会主动向客人推荐200元左右的茶水,我们希望传达一种感觉,茶楼并不是高消费的地方。现在茶楼主要以普通人的聚会为主,“桌数虽然多,但每桌的消费不高。”

  由于茶楼是酒店的附属项目,目的是为了给酒店客户一个高档的休闲场所,所以丁志远说她并没有太大的经营压力。“虽然现在生意清淡,但我已经感觉到现在来喝茶的人目的和以前越来越不同了。现在他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一个养生的场所。有些客人不经常来也是因为自己在家开了茶室,学会了茶道,可以在家招待客人。”

  静止的城市

  整个鄂尔多斯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从高速运转状态突然陷入了停滞。最刺眼的便是那些高耸的建筑塔吊,静静地矗立在未完工的高楼大厦旁边,一动不动。走近了看,空荡荡的工地上看不到一个人影,有的甚至连门卫都没有,陌生人也可以随便出入。一排排蓝色铁皮屋子里还能依稀看到当年繁盛时期的景象,地上散落着旧衣服、安全帽、烟盒和啤酒瓶子。建筑工人就像候鸟一样,大多在一年前就离开了这块曾经令他们兴奋不已的淘金热土。

  没人准确地统计过这个城市一共有多少塔吊。一个包工头告诉我们:“保守估计超过1000个。”他的依据是:“按照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需要一个塔吊计算,2011年鄂尔多斯的施工量超过2000万平方米。”这还没有考虑鄂尔多斯当年对速度的狂热追求,谁能建得更快谁就能拿下项目,赶工期是头等实力。“本来正常一个塔吊就够了,为了赶工期就上两个。”在房地产开发最狂热的2008~2011年,全国各地的十几万建筑工人涌入鄂尔多斯,甚至出现了很多专门租赁塔吊的中介公司,开塔吊也成为抢手工种,月薪从5000元一路爆炒到过万元。

  2010年春天,我们曾经来到鄂尔多斯,当时,“全国最富城市”与“鬼城”这两个看似矛盾的名号在媒体上热炒,鄂尔多斯人均GDP赶超香港已成必然。无论是政府工作人员还是开发商,向我们讲起“鄂尔多斯现象”时,“速度”是一个被频频提及的词。52天建好一个赛马场,一天盖一层楼,一位参与鄂尔多斯城市规划的专业人士告诉我们:“政府的一个要求就是快。原来还有一个专家委员会,大约从2006年开始,专家委员会也取消了。”

  与速度相对应的是体量。内蒙古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于光军分析,鄂尔多斯的结构转型主要是“以大立市”——调整第二产业结构,发展装备制造、汽车等非资源行业靠的是大资金、大集团;发展第三产业靠的是大物流园区、大旅游项目等开发建设。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