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如果仔细观察那些静止的建筑塔吊,会发现这里的房地产开发处处是大手笔——建筑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的商业中心和写字楼、超过20层的住宅楼随处可见,上百万平方米的大项目并不稀奇。我们住的东胜区一座普通三星级酒店有16层高,从顶层的房间望出去,那些夹杂在高楼大厦之间的老式小区已经成了一座座孤岛,整个城市的天际线像是被拔高了一大截。到了夜晚,除了依旧绚烂的城市景观灯之外,停工的高楼就像一个个黑洞洞的庞然大物,昭示着这个城市曾经的野心与欲望。

  除了建筑工地,城市的变化还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一些并不显眼的角落,比如餐饮。一位本地人告诉我们,以前鄂尔多斯一日三餐在家做饭的并不多,路边的小餐馆总是爆满,路上送外卖的电动车如过江之鲫,甚至有些大家庭干脆请个厨师去家里做饭。因为民间借贷极度发达,几乎家家户户都放钱,再不济的普通上班族也会有十几万元高利贷放出去,按照一般的市场行情是3分利息,10万块钱一年的利息就有3.6万元,“谁还去买菜做饭!”而现在,一切似乎重归于零,90%以上的高利贷陷入瘫痪,昔日冷清的菜市场又恢复了热闹。

  三年前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典当行招牌已经没了踪影,一位出租车司机拉着我们在东胜的繁华地段转了一圈,得知我们要找典当行后,无奈地笑了笑说:“现在谁还敢挂牌,不是找砸吗!”代表一个城市经济晴雨表的出租车行业更是叫苦连天。从机场去市区的路上,出租车司机杨师傅很平静地跟我们说,自己这辆车就是顶账顶来的,他有40万元放给了一个来鄂尔多斯承包酒店的湖北老板,要了两年也没要到一分钱。巧合的是,离开鄂尔多斯的时候,送我们去机场的另一位出租车司机,也是顶了60万元的高利贷要回了这辆车。几乎不用费心寻找,这样的故事在鄂尔多斯俯拾皆是。

  像杨师傅这样能够顶回一辆出租车的人,还算是幸运的,很多人都颗粒无收。杨师傅告诉我们,在2011年底前,从鄂尔多斯机场到东胜区的路上总是在堵车,打表150元的路程,标准要价是300元,“没有人讨价还价”。鄂尔多斯拥有大量的中高档酒店,但那时候如果不提前两天预订,一定找不到房间。甚至经常因为飞机晚点,已经预订好的房间被别人入住,为此,机场不得不安排大巴拉着客人去康巴什新城转圈找酒店。

  受影响更明显的还要数那些富裕阶层的消费。以前流传鄂尔多斯有5000辆路虎,人们买车的底线是80万元起步,一位房地产企业的负责人坐在自己的路虎车上跟我们开玩笑:“现在还能开路虎的,基本都是没有收高利贷活下来的,只占一少部分。”晚上22点,我们去当地一家最大的红酒庄,竟然空无一人,经理无奈地告诉我们,两年前,这个时间来是不可能有位子的。我们住的酒店旁边就是当地最早的一家大型夜总会,气势恢弘,门前的大理石柱子和石狮子风采依旧,可停车场上稀稀拉拉,昔日的喧嚣之地现在竟然安静得出奇。

  支撑鄂尔多斯经济的中流砥柱——煤矿也不乐观。一位前几年做煤炭贸易的当地老板提醒我们,以往经常一堵就几十公里的京藏高速和包茂高速,今年就没听说过堵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煤炭市场行情大跌,除了大型国有煤矿还在坚持外,鄂尔多斯众多中小煤矿要么停产要么减产。一个未经证实的数字是,从去年底到现在,东胜区35家煤企已经停产了17家。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以前需要递条子跑关系才能拿到的铁路车皮指标,现在不稀罕了”。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