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地产,第一波寒流

  刘云峰(化名)张口就说出了寒流来袭的准确时间——2011年10月1日。他是鄂尔多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名下开发的项目大概值两三个亿,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能算是当地房地产行业里的“中小企业”。那个小长假,他在北京,从放假第一天就不断接到朋友从鄂尔多斯打来的电话,基本上都是问:“资金没问题吧?”从2001年进入房地产行业,刘云峰一步步走得比较稳健,到2006年正式注册房地产公司的时候,绝大部分资金都是自己多年的积累。之后,项目越做越大,可并没有超出他的承受范围,虽然偶尔也有短期借款,但没有集资,所以,他还奇怪为什么朋友们都在担心资金。可是,国庆小长假结束,等他回到鄂尔多斯,才发现“以前到处放钱的人开始忙着收回,好像所有的钱突然蒸发掉了一样,大家都没钱了”。

  房地产行业是最先感触到危机寒流的一个领域,因为它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

  鄂尔多斯的房地产热潮起来是从2005年左右开始的,之前虽然也已经起步,但基本上是追随着旧城改造的自然节奏。2004年,随着全国新一轮大规模投资建设的兴起,煤炭价格迅速上涨,坑口价从每吨40元涨到100元再涨到200元,以前自家盖房子都能挖出来几吨煤,并不稀罕,现在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的“黑金”。于是,带着大笔现金来鄂尔多斯买矿的南方老板经常坐出租车漫山遍野地找矿,一旦寻到目标,就直接提着钱去找村支书。因为办手续麻烦,很多人先跟村里签个协议,迅速投入生产,等到政府来检查就停下,边干边补手续。

  因为开矿征地和煤矿买卖,催生了鄂尔多斯第一批富起来的人,不仅有当地的煤老板,也包括大批矿区周围的农牧民和各行各业的普通人。因为之前煤炭不景气的时候,煤老板大多向亲戚朋友借款艰难维持,现在转手卖了矿,自然要答谢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有人借出去10万块,最后还回来了几百万元。这样听起来让人咋舌的暴富故事,在鄂尔多斯已经见怪不怪。

  由煤炭带来的民间财富就像喷泉一样,成为这个城市中源源不断的动力,大批的地产公司应运而生。到2006年中,刘云峰注册成立自己的地产公司时,城里已经很难拍到50亩以下的地块。按照当时地价每亩50万元算,也就是说,3000万元以下的项目已经很少见。他记得,当时参加土地拍卖会,一块地少则十几家竞争,多则五六十家,大家频频举牌,最后的成交价,往往会达到起拍价的两倍。

  本地大型煤炭企业和发了财的煤老板加入地产开发,全国各地的大型房地产企业也纷纷在鄂尔多斯安营扎寨,像刘云峰这样依靠自有资金搞开发的地产老板反而成了少数派。2008~2011年,是鄂尔多斯地产开发最疯狂的年代,在这块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土地上云集了300多家地产企业。

  为什么是房地产?这个问题似乎从来都不是个问题。“资金充裕,搞地产当然挣钱最快。一个项目,从拿地到建完最多两年,但通常一年时间就能卖出大半收回投资了。”与之相对应的还有全国大背景,房价飞涨,物价飞涨,资产贬值,“不管是自住还是投资,大家都认为只有买房子最划算,是最稳妥的资产保值方式”。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