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在一片向好的市场预期下,鄂尔多斯的地产开发规模远远超出了自身的消化能力。2010年,鄂尔多斯商品房销售面积1009.4万平方米,城区人口仅65万,这意味着平均到市民头上,人均购买了约15平方米的住房。同年,北京市的商品房销售面积是1639.5万平方米。为什么人口仅有北京10%的鄂尔多斯却卖出了相当于北京2/3的房子?一方面是大量本地人的改善性需求和投资,另一方面则是城市建设对外地人的吸引,从全国各地涌入鄂尔多斯淘金的外地人,保守估计也能与户籍人口持平。

  煤炭涨价带来财富爆发,活跃的民间借贷为地产开发提供了资金基础,也提供了诱人的消费能力和市场空间。另一方面,建设大军涌入,外来人口聚集,带来了旺盛的人气,带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商业蓬勃,购房需求上升,反过来又进一步推动了地产业的扩张。这是一个循环的经济链条,建立在突然爆发的能源价格上,也建立在人人对未来看涨的预期上。因为大部分开发资金来自高利贷,鄂尔多斯的房价一路飙升,每平方米从最初的3000元涨到了后来的2万元,但只要钱是流动的,只要市场看涨,这个链条就能如期运转下去。

  2011年上半年,鄂尔多斯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当年房地产计划新开工面积达1300万平方米,施工总量达2300万平方米,完成投资额450亿元,计划销售商品住宅面积达1200万平方米。可是,就是在这一年,国家对房地产领域的调控开始深入到二、三线城市。8月18日,住建部发布了二、三线城市限购标准,从金融政策到货币政策再到税收政策,全面发力,宏观调控升级。虽然鄂尔多斯没有出台什么实质性的限购政策,但市场弥漫的观望情绪开始起效,销售一下子陷入停滞,昔日的“金九银十”失效,无法回款。加之几个月前的包头“金利斌自焚事件”使得民间借贷风声鹤唳,从民间融资到银行都对地产企业关上了大门。雪上加霜的是,由于鄂尔多斯冬季很长,每年从11月就开始停工,到来年3月份才开工,10月正是结算工资和建材款的日子,等着结款回家的建筑商和建材商于是就挤满了地产老板的门口,鄂尔多斯的房地产行业率先入冬。

  据鄂尔多斯市政府的数据,截至2012年4月底,全市324个房地产续建项目,复工率不到四成。计划新建的49个项目,只有7个开工。全市房地产市场完成投资10.4亿元,同比下降83.4%。鄂尔多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2年全市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都仅有前年的一半左右。

  热钱,涌动与蒸发

  钱去哪里了?——无论是街头巷尾的老百姓,还是老板们的饭局上,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当年那些热腾腾的钱都去了哪里,怎么会一下子断裂得如此干净利落?直到有一天,我们在拜访一位当地著名品牌的白酒经销商时,又谈到这个话题,他把我们带到自己位于10层的办公室落地玻璃窗前,指着眼前密密麻麻未完工的大楼说:“看,钱都在这里了,都在这些钢筋水泥混凝土里了。”紧接着,他又朝楼下的街道上指了指,“再看看路上,只有车,没有行人,一个没有人气的城市,去哪里赚钱?”

  的确,鄂尔多斯大概是中国最特殊的城市,也是资源型城市里的极端样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恶劣的自然环境、不便的地理位置和贫瘠的社会资源,使得这里甚至连城市的基本模样都不具备。而似乎就在一夜间,这里变成了中国最富裕的地方,资本的自然吸附能力使得它迅速成为一个大大的聚宝盆。2010年,鄂尔多斯煤炭的坑口价超过400元/吨,若按照当年4亿多吨的产量计算,一年下来光煤炭所创造的财富就高达近2000亿元。也是在这一年,内蒙古自治区的煤炭产量首次超过30年来稳坐头把交椅的煤炭大省山西。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