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一组数据大概可以对比出鄂尔多斯的特殊性。还是以2010年为例,鄂尔多斯以4.35亿吨的煤炭产量雄踞全国产煤最多的地级市,而位居次席的陕西榆林,产量是2.35亿吨,仅相当于鄂尔多斯产煤量的一半。可是,从城市规模上看,鄂尔多斯全市户籍人口只有160万人,而榆林则是鄂尔多斯的两倍,人口335万。以极少的人口分享极大的财富,鄂尔多斯一夜暴富。据报道,鄂尔多斯资产过亿的富豪人数超过7000人,资产上千万的人至少有10万。

  逐利是资本的自然属性。富裕起来的鄂尔多斯人,并没有把钱存到银行里吃利息,而是纷纷流向了民间借贷领域。不止一个当地人告诉我们,金融危机没有到来前,“大街上跑的私家车,哪一辆里面没拉着个十万二十万的现金,一个收钱的电话打过来,立马就能开过去送上”。做企业的更是如此,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用不了一个星期就能筹到。

  除了煤炭撬动的民间财富,政府主导的旧城改造和新城建设,以及各种工业园区的建设,也都带来了滚滚的热钱。征地拆迁的补偿款,一个普通家庭就能分到少则几十万元,多则几百万元。对于这些没有文化没有理财知识的普通农牧民来说,最诱人的选择莫过于放钱给集资者。有“大门路”的可以直接放给房地产企业或者煤老板,有“小门路”的只能通过中间人放进去,没有门路的就干脆放去典当行和各种贷款公司。一些集资规模较大的企业,甚至发展到三四个层级,比如最底层的三线放给上面的二线,利息是2分;二线再放给一线,利息涨到2分5;一线再集中放给企业老板,利息就有可能超过3分。按照市场规矩,利息一般是三个月或者半年结一次,最长不超过一年。可是,层层暴利下,谁也不愿意主动退出,通常还没到结息的日子,下线就会打来电话,要求把利息再次计入本金中,民间管这样利滚利的方式叫“换条子”——即只需换写一张借款条,利息计入本金,自动滚到下一轮高利贷中。

  更可怕的是民间借贷的杠杆效应。很多城市里的上班族,本来没多少积蓄,可是也想要加入这种暴富游戏。怎么办?很多人拿出本来准备买房子的钱,或者向银行抵押房子贷款,甚至向单位透支工资,来加入民间借贷。政府默许、银行开闸、民间活跃,三者形成了一种相互依附和利用的关系,持续发酵着狂热的欲望。

  因为民间借贷方便、灵活、周转快的特点,正好吻合了煤矿和房地产开发的特点,正规金融系统反而唱起了配角。若按照金融市场的一般规律,城市银行的信贷总额为当地上一年GDP的130%。但在鄂尔多斯,2010年末全市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不含个人消费贷款)仅为1332.9亿元,而同期鄂尔多斯的GDP达2643亿元,只占到50%。空出来庞大的资金缺口,只能依靠民间借贷来填充。没有人能说得清流动在鄂尔多斯的热钱到底有多少,来自官方调研的保守估计,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而其中流向房地产行业的资金,高达80%。这也解释了为何鄂尔多斯的房价能够在两年内从3000元/平方米一跃升到2万元/平方米,因为融资成本畸高,地产企业只能从高房价中来求回报。

  除了暗流涌动的民间借贷,大规模城市开发所吸引来的全国热钱也是不计其数。2010至2012年,地方债不断增长的同时,也是信托参与地方融资最为“火热”的时期。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信托资金对政府主导的基础产业配置比例为25.78%,直接的政信合作业务余额为6548.14亿元。也就在这两年,鄂尔多斯成为信托公司的主要拓展市场,中融、中信、新华、华宸、西部信托等公司在当地的业务规模总计达到百亿元。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地方债最主要的组成依然是银行贷款和各种城市建设债券。据国家审计署日前的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底地方债务余额中,银行贷款和债券分别占78.07%和12.06%。若以此口径推算,前面提到的信托资金在地方债务的中占比尚不足10%。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