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鄂尔多斯消费现状调查:拿酒顶账成独特现象

房地产行业站在鄂尔多斯经济链条的最前端,也是民间资金流向最集中的蓄水池。通过大手笔的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提高城市化比率,壮大城市规模,吸引外来人口,发展第三产业,成为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路径选择。

  在东胜区转一圈,出租车司机对那些搁浅的房地产项目都能说出个一二。“这个项目老板融了10个亿,听说是跑了。”“那个项目老板融了40个亿,现在在看守所里呢。”他们要么自己就有钱放在里面,要么就是亲戚朋友被套牢。其实,早在2011年八九月份,大厦将倾的苗头就已经显现,鄂尔多斯已经开始流传着民间借贷崩盘的消息,但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会相信。

  最先倒下的是一个叫苏叶女的女老板。苏叶女来自鄂尔多斯农村,据说大字不识几个,靠着借资创办了美容院,然后又通过高利贷融资开火锅店和大酒店。靠着那些年鄂尔多斯狂热的消费,在赚了第一桶金后,苏叶女以买煤矿、建五星级酒店的名义向社会集资,前后累计超过10亿元。2011年9月20日,不堪忍受被追债的苏叶女自己去公安局自首,后来查明,她所说的煤矿并没有买下来,名下追查到的资产只有不足4亿元。为了维系她的宏伟蓝图,苏叶女很讲排场,号称拥有17辆豪车,可公安机关追查下来,她名下只有一辆普通越野车。苏叶女案发后,当地公安机关组成了超过80人的专案组,成立了“打非办”(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开始全面清理民间融资,人称“九月风潮”。

  其实,在这之前的2011年8月份,为了摸查当地的民间借贷情况,鄂尔多斯市政府就在内部召开了一次会议。但会议内容不知被何人以短信形式泄露出去,一份“黑名单”因此在社会上流传开来。“黑名单”将融资老板分为三类,分别是即将崩盘的、抗风险能力较差的和抗风险能力一般的,公安机关对其采取不同的控制措施。风声鹤唳下,恐慌情绪蔓延,9月24日,中富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王福金在一间厕所上吊自杀,他之前曾担任过鄂尔多斯东城区法院院长。之后短短三个月内,又有四五名牵扯到民间借贷的人士自杀身亡,有几位还是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

  到2011年底,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崩盘已成定局。推向高潮的是一家叫昊达的公司,老板白昊40岁左右,是乌金煤业的负责人,来自鄂尔多斯下辖的伊金霍洛旗。早在2005年,白昊就通过他的妻舅高源向周围的人融资,“说是他外甥有煤矿、电厂和地皮”。高源是神东医院少儿分院的副院长,所以最初就从医院的同事们开始。到2008年,白昊成立了昊达投资公司,专门用来向民间融资,印刷的宣传册声称“公司在陕西、鄂尔多斯拥有多处大型露天煤矿,并在包头开设了专属大型储煤厂,储煤量达6万吨左右”。来放款的人越来越多,到2010年高峰期时,比银行还热闹。到2011年12月资金链断裂时,公司的融资规模已经超过20亿元,涉及上万人,成为当地融资规模最大的案件之一。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