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锡文:城镇化过程中的“三农”问题

  农村的建设就是自有自用,全世界都一样。2011年底,台湾出了一个大丑闻,叫苏嘉全豪华农舍案。按照台湾省2000年修改的农地法,非农民购买农地可以从事耕种,但不可以盖房。苏嘉全在屏东县买了农地,盖了一个很漂亮的豪宅。后来到了大选,他想当“副总统”,媒体就给他曝光。苏嘉全只好自己上电视台讲,既然是公众人物,就要做守法的模范,于是宣布把地和房都无偿捐献给当地的区公所做公益性使用。最后房子捐掉了,也没有选上,鸡飞蛋打。

  可见,在农村搞建设,必须坚持建设用地自有自用的原则。一旦突破这个原则,农地是守不住的。从国际上普遍的做法来看,农民自有自用的建设用地是一种审批程序,而农地(包括农村建设用地)要转为社会使用,则要进入另一种审批程序。我国这么多人,就这么点地,如果农村的建设用地放弃了“自有自用”的原则,土地管理就无从谈起。

  农业是最适合家庭经营的产业,这是一个基本规律。凡是不搞家庭经营的地方,不仅现代农业搞不成,连传统农业都守不下去。我们的人民公社就是这样,前苏联的集体农庄也是这样,因为它违背了农业的规律和农民的本性。农业和别的产业最大的不同,是它的产品全部都是有生命的东西,每个阶段都有它的不同需求;而庄稼又是在大自然里生长的,自然环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所以农业生产过程极其复杂,需要经营者随时根据实际情况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工业的流水线设计好以后,可以随时检验产品是否合格,不合格的可以返工。而种子种下去,种的好不好,要等庄稼长出来才知道,当年是无法再返工的。要让农民种好地,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他从头管到底,让他种自己的地打自己的粮。这样,不用监督,农民也会好好伺候庄稼,否则就会出工不出力。

  尽管美国有些家庭农场实行公司制,但这是美国税法引导的结果。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农场一般为三、四千英亩(折合我国1.8到2.4万亩)耕地,有些实行公司制的农场,老爷子是董事长,老太太是总经理,儿子是总农艺师,儿媳妇是财务总监,其实就他们四个人,还是家庭经营。老爷子去世儿子接班当董事长,就是更换法人代表,就不需要交遗产税。为什么最发达国家的农业还要实行家庭经营,这是有深刻道理的,不能在这方面自作聪明,否则后果非常严重。

  前年我在一个地方调查了解到一个案例。有一个老板雄心勃勃要到一个县租三万亩地种猕猴桃。县里说,你不要搞太大,先种一万亩吧,他答应了。他的想法是从农民手里把地租过来,再雇农民来种树管树,我付工资,猕猴桃由我统一收获。结果一上手就发现,绝不是这么回事。猕猴桃的树苗运来了,挖坑的规矩是四十公分宽,五十公分长,八十公分深,再规定要放什么肥料,最后栽好种好。农民挖坑种树当然一学就会。大家扛着树苗种树去了,在山坡上走出去几十米就看不见人了,农民种的飞快,很快就种完回来了。技术员觉得不对劲儿,说肯定没按照我的要求种,但农民坚持说是按你的标准种的,你不信就去看。已经种好的树你怎么看,没办法看,只能这样,就算认了。后来在中耕除草过程中又出了问题。农民仅仅把地表以上的草除了,草根都留着,把浮土一推也看不出来,但一下雨草又长出来了。老板非常生气,于是找农民理论。农民乐呵呵的说,草根怎么能锄掉呢,否则明天谁雇我,谁给我发钱呢。老板感到这样下去没法管理了,于是去找乡镇找村里的干部。乡镇和村里的干部说这很简单,这块地从谁手里租的再反包给他,你不用管,让他自己管,技术上把控好,规定什么药不能用,只有符合标准的果实才优质优价收购。老板采取这个办法以后,农民干活很认真,老板不用辛苦了,公司也获得好收益,现在成了农业部批准的国家级优质猕猴桃生产基地。在农业这个特殊产业中,采取公司制经营需要许多特定条件。在没有这些特殊条件的领域,还是老老实实搞家庭经营。当然除了坚持家庭经营之外,还要建立非常完善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

  四、农地农房做金融抵押物难度很大

  目前的担保法明确规定,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能用于抵押,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很热烈。人家问我赞成不赞成,我说我不赞成,基本原因有两条。第一条是法律规定不许搞,那就不可以违法。第二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可抵押的东西一定是有充分流动性的东西,没有流动性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抵押呢?不能光看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大多数农村有谁愿意去?那些地方的房子白给可能也没有人要。最重要的问题是农地农房不具有充分的流动性,因此作为抵押物难度是很大的。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