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良宇和他的资本玩家们

\
 

  2008年4月11日,陈良宇受到了法律惩处。然而,陈良宇不只是近三四年卷入上海社保案,9年前,陈就已经掉进了资本玩家编织的黑洞中。

  从轰动一时的中科创大案开始,陈良宇及陈良宇的妻子、儿子、秘书们就开始不断为资本枭雄们斡旋。一个神秘女人因为有陈良宇之妻的人脉呼风唤雨,一个失意的商人抓住了陈良宇的独生子,一个苏州豪客竟直接得到了陈良宇的惠顾,将大上海搅得天翻地覆。

  一个政治豪客倒下了,跟着倒下的是一帮官员和国企掌门人。从当年向庄家吕梁提供大量资金坐庄的上实集团、上海交运集团,到为“鸿源系”提供资金的申能集团、上实集团,再到为张荣坤提供资金的上海电气、上海工业投资集团、上海广电集团,以及新黄浦(13.56,-0.24,-1.74%)集团贱卖给“华闻系”,上海大型国有企业一个接一个地沉沦,甚至在这些集团掌门人的撮合下,社保资金也成了资本高手的玩物。

  本刊记者 李德林/文

A顾翠华:

  神秘女人的呼风唤雨术

  号称庄家吕梁的上海滩财长

  顾翠华,上海滩资本圈的一个神秘女人,早年声名鹊起于新中国第一庄家吕梁操纵中科创股票案,中科创案以54亿元资金规模、125家营业部入局的庞大坐庄系统,震动中国股市。

  顾翠华这个曾经有着吕梁上海滩财长之誉的女人,成就了两个大庄家,也毁灭了两个大庄家,这个女人背后有一个至交黄毅玲,她就是陈良宇的妻子。

  1999年,陈良宇已经是上海市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而50多岁的顾翠华只是申银万国证券南市营业部的一个小经理。

  文人吕梁一直在跟庄家朱焕良合谋坐庄中科创,虽然吕梁早期通过中煤信托等金融机构帮助朱焕良解套了部分筹码,但已经成为庄家的吕梁却想跟朱焕良共同掌控中科创的流通筹码。到1999年4月,吕梁跟朱焕良成功掌控了中科创的二级市场,当时的股价是10多元,吕梁的计划是先将股价拉升到40元,然后再由朱焕良继续往上拉。然而,拉升股价需要更多的资金,一个庞大的融资计划旋即展开。

  关键时刻,吕梁认识了顾翠华。“吕梁去上海的时候,本来想是找营业部开户便于坐庄,当时顾翠华是营业部经理,希望留住这个大客户,两人一见如故,吕梁口吐莲花,给顾翠华大讲长期投资的理念,以及远在西北沙漠的苜蓿草项目,顾翠华很快被吕梁给侃晕了。”中科创案的核心人士介绍,吕梁最后决定将部分筹码放在申银万国证券南市营业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看重这个女人能找钱,尤其是顾翠华有黄毅玲这样的朋友。

  顾翠华为吕梁找了上千个股东账户,便于吕梁操纵股票。1999年7月,顾翠华拉来了国有企业上海久事集团,上海久事将1亿元的资金放在南市营业部,申银万国、上海久事以及吕梁控制的上海新网有限公司签订了三方《资产管理合同》。到了2000年2月,上海久事又跟南市营业部签订了5亿元的国债回购协议,后又签订了3亿元的国债回购协议,其中1.5亿元划入吕梁指定的坐庄账户中。

  记者得到的数据显示,顾翠华在半年之内,仅通过上海久事这家大型国有企业,就以委托理财、国债回购的名义向吕梁提供了6.5亿元的坐庄资金。

  陈良宇对吕梁有了戒心

  这还只是故事的开端。

  上海久事的巨额资金流入了庄家的账户,针对财务审计这个难关,顾翠华串通上海久事的计财部经理伪造了高达13亿元的国债回购票据,这些票据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上海久事的审计账目中,至今也没有被审计出来。

  上海久事的巨额资金到手后,吕梁深感顾翠华的能耐,不断催促顾翠华联系黄毅玲,希望能跟陈良宇见面。顾翠华将吕梁的名片交给了黄毅玲,黄毅玲以朋友的名义希望陈良宇跟吕梁见面。急于巴结陈良宇的吕梁又通过其他渠道与陈联络,反倒使陈心存疑虑,将见面时间一推再推。

  如此这般,顾翠华又将上实集团、上海交运集团等大型国有企业以及上海万象、上海润安投资等企业的资金拉入到吕梁的坐庄漩涡中。

  为吕梁拉来这些大型国有企业将近20亿元的资金,顾翠华个人何能之有?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