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社保案揭秘:张荣坤打通上海权贵之门

上海社保案揭秘:张荣坤打通上海权贵之门

张荣坤说,只有老婆张樱能救他

上海社保案揭秘:张荣坤打通上海权贵之门

上海社保案关系图

上海社保案揭秘:张荣坤打通上海权贵之门

他被上海权贵们亲昵地成为“小苏州”

  原文标题:还原张荣坤——“小苏州”张荣坤打通上海权贵之门的关系经营史

  提要:张荣坤不过是苏州的一个穷孩子,但最后却能在大上海翻云覆雨,空手拿到上海各个高速建设几十亿的股权,一跃成为上海公路大王。他旗下公司能突然运作几十亿的资金,这些资金差不多来自上海社保基金和银行贷款。他让上海政要、国企高管及民企富豪近30人牵涉其中,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亦由此落马。从寂寂无闻的小职员起步,张荣坤15年间步步钻营,以过人的逢迎手段渐次接近高层,织起一张上达官场显贵、下联市场作手的庞大网络,无他,打通权贵之门,六字而已。他凭借着与上海权贵们的交往,编织了自己超级权贵资本图谱。

  张荣坤最早遇到的贵人——韩国璋与韩方河(上海电气负责人,由此结识了上海滩权贵们)

  张荣坤发家依靠的两个宾馆——苏州东山宾馆和上海西郊宾馆,都是上海政要出入之地,他在那里结识了达官显贵。

  《财经》杂志记者 罗昌平 陈中小路 赵何娟 (本刊记者付涛、杨海鹏、范军利、宫靖对此文亦有贡献)

  2007年最后一周,一场暴雪将吉林省松原市的气温压至零下10度,而上海社保案核心人物张荣坤案在此开庭,却使这个位于黑、吉、内蒙古交界的边陲小城骤然升温。

  2007年12月27日上午,张荣坤案一审在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这是张荣坤案发500多个日夜之后,再次现身公众视线。

  被告席上的张荣坤,褪却了“慈善状元”、“公路大王”等光环,神态不失沉稳。狭小的主审法庭被控辩双方占满,张荣坤始终不曾回头。参与旁听的30余人只能通过隔壁法庭的转播屏幕,看到一个孤独而富态的背影。

  松原市检察院、吉林省检察院共同组成案件公诉方,张荣坤及其控制的上海沸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沸点投资)、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福禧投资)成为本案个人和单位被告,福禧投资出资人周卫明、投资总监张军、董事兼运营总监王永德则同案被诉。

  上述四名被告人和两家被告单位一共被控五宗罪:沸点投资、福禧投资、张荣坤涉嫌单位行贿共计2913.6113万元,沸点投资、张荣坤涉嫌对公司人员行贿170万元,两项行贿总金额高达3083万余元;沸点投资、张荣坤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福禧投资、张荣坤、王永德、张军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罪,沸点投资、张荣坤、王永德、周卫明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

  多达11人的豪华律师团为被告提供辩护,其中张荣坤及公司聘请了五名律师。四名被告的家属各获得三张旁听证,张荣坤之妻张樱作为本案证人,并未获准入庭。

  由于五项罪名的事实部分并无争议,加之张荣坤基本认罪且无立功表现,原计划至少四天的庭审两天即匆匆结束。控辩双方仅就虚报注册资本罪、操纵股票价格罪的定性程度,在最后半天展开了两轮辩论。

  截至《财经》发稿时,案件宣判尚未有期。

  张荣坤受审,意味着震动世人的上海社保案及随之而来的大审判渐近终局。

  上海社保风暴降临于2006年夏。当年7月5日,中央纪委会同国家审计署等有关部门,对上海市社保局违规运营社保基金问题展开核查;7月17日,原上海市社保局局长祝均一被“双规”;因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罪,次日凌晨,在位于上海西郊宾馆4号的住所里,张荣坤被公安部证券犯罪侦查局上海分局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此后,社保案波及上海政要、国企高管及民企富豪近30人,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亦由此落马。

  2007年国庆节前夕,上海社保案所涉的22人已分别在吉林、安徽、上海三地相继受审,部分一审或终审已获判决。继张荣坤案开庭之后,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原上海市长宁区区长陈超贤、原上海房地局副局长殷国元、原上海申能集团副总经理王维工,亦将分别在天津、安徽和上海等地审查起诉。

  虽然大审判未到终局,但核心人物张荣坤所面临的司法指控,以及此前对社保案受贿方的系列判决,已清晰勾勒出一个多重利益交汇的腐败联盟。

  居于权钱交易网中枢的张荣坤,是人们注目的焦点。2000年之前,张荣坤大体上不过是在苏州、南京创业的年轻商人一名,小有成功,但影响力偏于一隅。2000年后,张荣坤转战上海,转瞬间崛起为长袖善舞、乐善好施的一代青年富豪。先则撬动数十亿国有资金,连番坐庄股市;次则依托高速公路建设,坐致百亿元社保资金与银行贷款,大肆染指金融、地产和上市公司。一个异地年轻商人,何以在上海滩收获惊人功业?无他,打通权贵之门,六字而已。

  然而,区区六字,谈何容易。从寂寂无闻的小职员起步,张荣坤15年间步步钻营,以过人的逢迎手段渐次接近高层,织起一张上达官场显贵、下联市场作手的庞大网络,仅已诉诸司法的贿款金额就达3000万元之巨。打通权贵之门,岂是幸得!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