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社保案揭秘:张荣坤打通上海权贵之门

  南京插曲

  “实业来钱太慢。”张荣坤说

  介乎东山宾馆阶段与2000年转进上海之间的,是一段原因不明且最终无疾而终的短暂插曲。

  1999年,张荣坤转战南京,旗下东山实业与苏州吴江富豪蒋学明的东方控股集团各自出资1500万元,在南京注册成立了江苏两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两江实业)。

  蒋学明比张荣坤大十余岁,其名下的江苏东方控股集团脱胎于当地一家大型服装企业。张荣坤与蒋学明的正式合作为时甚短,但两人此后各自的发展轨迹却相当接近:蒋学明坐庄泰山石油(深圳交易所代码:000554),收购安徽省合巢芜高速公路。

  先股市后公路,很难说是谁在复制谁的投资主意,亦或,这正是政商关系深厚者当时不约而同的选择。

  不难在张荣坤的南京布局中读出“东山宾馆模式”——两江实业选址于南京市北极阁1号。

  此地原为宋子文公馆,始建于1933年宋担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时期,由两幢掩映在鸡笼山深处的小别墅组成,内部中西合璧、富丽堂皇。此前,其中一幢别墅被作为江苏省委招待所,专门接待高官;另一幢则被两江实业租下,直到张荣坤案发后被政府收回。

  名义上,两江实业经营范围横跨“国内贸易,实业投资,制造加工服装和销售,计算机网络的设计以及施工”,但接近该公司的人士透露,主要业务就是炒股,此外便是承担各种接待业务,公司员工则经常在南京市面寻找奇珍异石。据张荣坤供述,其在南京时炒股资金规模已经增加至约7000万元,不过其中有部分是从证券公司获得的配比资金。

  张荣坤曾有意在南京大有作为。昔日的一位合作伙伴告诉《财经》记者,张荣坤名下有数家公司落户南京,其中包括主营软件业务的南京蓝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禧福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日后闻名的“福禧”公司字面正好相反)、江苏惠民堂药业有限公司等,多为投资实业的公司。

  但是,在这些公司筹备落成之后,张荣坤便对打理实业投资丧失兴趣。“慢慢地就不再回复我们的汇报了,”一位当时的下属说。

  “实业来钱太慢。”这位下属转述张荣坤对南京实业投资的评价。工商登记资料亦显示,上述南京公司均惨淡经营。张荣坤在南京的一大收获,是其后期重要助手王永德于此时加盟。

  王永德生于1970年12月,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为上海沪中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合伙人;随张再入沪后,出任福禧投资董事、运营总监兼董秘。

  2006年12月19日,王永德被捕。此番受审,他被控“欺诈发行债券”以及“虚报注册资本”两项罪名。

  到了2000年底,张荣坤已决意全面转向上海。此时,张经营多时的上海政商关系有了突破性进展。

  年轻的张荣坤已有了七年商人生涯,自身长处与短处、喜好与嫌恶了然。上海滩十里洋场,一场不可能预想得到的大富贵在等待着他。-

  上海风云:2000-2006

  大庄家

  初战海欣股份虽败,但有力者对张荣坤的信心与支持不仅未动摇,反而升级

  在上海虹桥开发区和古北商圈,紧邻虹桥国际机场,坐落着沪上最大的花园别墅式国宾馆上海西郊宾馆。这里早年主要用于招待高级干部,至今仍是上海权力与地位的象征。张荣坤入沪即租住此间豪华别墅,依稀可见东山宾馆-北极阁的起家路数。

  就是在这里,张荣坤六次向时任上海市主要领导秘书的王维工行贿,他在上海官场关系的飞跃亦自此始。

  通过秦裕等人的渠道,2000年间,张荣坤与时任上海市主要领导秘书的王维工结下私交。此后多年,王维工成为张荣坤政商经营最重要的恩主之一,亦是受其贿赂金额最大之官员。

  张荣坤固交有术,出手豪绰,前后行贿王维工财物933.25万元,除六次在西郊宾馆,其余八次发生在2002年王维工调任北京之后。14次行贿始于2001年9月,终于2006年6月,即上海社保案案发前一月。

  张荣坤麾下28辆豪华轿车随时待命。司机们在此有专用的卧室,待遇不坏,但随时都要工作。张行踪不定,睡觉很晚,谈判到凌晨3点是常事。张荣坤苏州时代的朋友和下属也都汇萃此间。周卫民、沈嘉健、时文绮等心腹旧人均掌握实权。其中,“时文绮很少能见到”,一位工作人员说。

  “很难见到”时文绮,是因为她操盘海欣股份坐庄。这是张荣坤入沪的第一场大阵仗,也是他到终局也未能扳回的一次大失败。

  其实,2000年底坐庄海欣股份(上海交易所代码:600851)时,无论是格局还是规模,张荣坤地利人和俱备,拥有此前无法想象的便利。

  好朋友、华安基金总经理韩方河动议,相互配合 “集中操作”海欣股份。该股此时已是华安基金重仓股。韩方河与海欣股份董事长袁永林相熟,并引见给张荣坤,三方联手:利用华安基金重仓优势,由张吸纳华安基金的股份,同步拉升股价,再由韩安排旗下基金与张倒仓,承接张抛出的股票。期间,袁永林掌握上市公司,适时披露利好,甚至不惜在报表上炮制虚假利润,以求配合。

  有关司法会计检验报告显示,张荣坤通过同创企业、沸点投资、新天财务、工业新创、高速广告、茂祥投资、两江实业、祥恒贸易、兴广实业、广泰电子、苏新发展等公司,在83个证券公司营业部开设了135个资金账户,下挂13843个账户进行操作。

  此时的张荣坤,调动资金的能力已非往日可比。2000年间,经由韩国璋介绍,张与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工投)原总经理王国雄及原上海广电(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王成明相识,再经有力者施以关键的推动,来自两集团的资金源源而来。

  以上工投为例。最初双方采用委托理财的方式,由上工投在原三峡证券(后经重组迁址并更名为亚洲证券,最终于2005年5月被华泰证券托管)上海瑞金一路营业部开户,委托张荣坤一方负责该公司账户内资金的证券买卖和资金划转。后者许诺的回报率为8%-9%,一般还款周期是八个月。2000年-2001年期间,共有16笔、总计17亿元资金以此方式流向张实际控制的公司同创企业、沸点投资、新天财务。

  本是“天衣无缝”的内幕交易,却难抵2001年下半年开始的大熊市。很快,张荣坤发现自己陷入了陷阱:尽管你可以随意控制价格,但你找不到买家。另一方面,循环委托理财许诺高额回报,产生沉重的运作成本。只有吸引更多的资金注入,才能维持这个游戏。这是在熊市中击跨了以“德隆系”为代表的几乎所有“集中持股”型庄家的陷阱。年轻人张荣坤未能幸免。

  2001年7月5日,大量海欣股份股票被高位抛出,韩方河让张荣坤“顶住”,张荣坤一日内砸入2.7亿元。“接货接到手软,负责操作的时文绮当时都哭了。”张荣坤在供述中说。

  张荣坤随即从江苏找来操盘名家、斯威特总裁严晓群,亲自坐镇大户室操盘。在严氏操盘的一年间,大举震仓、分仓,但事与愿违,期末张的持仓量不减反增。数年之后,一代庄家陷入了属于自己的绝境。2005年9月开始,严晓群主持的斯威特系被爆资金危机,并深陷多宗股权纠纷。旗下上市公司*ST沪科(上海交易所代码:600608)原董事长张杰涉嫌挪用资金1.7亿元已被送上法庭,严晓群则另行处理。

  比几乎所有庄家都要幸运的,是张荣坤资金源源不绝。这既是因为支持者力度足够,也与张本人的行事风格不无关系。上工投早期17亿元资金,大多如期还本付息,偶有延迟亦不过数日。王国雄及上工投财务主管李易曾均参与炒作股票,在熊市中自然损手损脚。张荣坤即令手下往两人亲属的股票资金账户中分别打入500万元。两人自然心中有数。

  上工投资金供给惟恐不周,到了后期,干脆与张荣坤旗下公司合资成立上工新创公司,由张持股52%。此后上工投的资金作为投资直接打入上工新创,再进入股市。

  直到2006年夏案发,上工投和上广电累计给张提供的资金超过40亿元。上工投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资金、政府拨款以及银行贷款,而上广电提供给张荣坤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当年增发所得。除上工投和上广电的融资,张荣坤之后几年陆续又从海欣股份、上海社保局、上海路桥、嘉金高速等处拉来资金。

  海欣股份做庄惨败,始终未能翻身。2004年-2005年间,张、韩、袁等人多方设计解套,包括找其他基金接盘、收购美国上市公司,以及资产注入之类的方案,都因不具操作性而不了了之。

  2003年到2004年间,张荣坤还斥资1.65亿元,入股华安基金,获20%的股份。

  其时证券市场低迷,华安基金几方券商股东急于套现,复星集团和工商银行等有意进入;倘成为现实,海欣股份之事将暴露无遗。身为华安基金总经理,韩方河以辞职相抗。为求自保,他拉来了同样有资金陷入海欣股份的上工投、上广电,再加上张荣坤老关系上海电气,与张荣坤一起各持20%华安基金股权,海欣股份之事方未穿帮。

  根据起诉书所称,2000年12月8日,张荣坤所持海欣股份仅占流通股的0.17%;到2006年7月21日,已占到流通股的70.16%。其中,在2005年12月15日达到最高点,为72.44%。如果计入华安基金旗下涉及的七只基金所持仓位,至案发时,庄家方面控制海欣流通股达89.54%,2005年7月28日最高点甚至达97.85%。

  “彻底陷入了海欣股份这个吸水黑洞。”张荣坤事后回忆说。不过,张荣坤炒股所拆借的资金,基本按期归还,信誉尚佳,内幕交易的合作方个人亦获厚贿。为张提供炒股资金的王国雄及上工投财务总监李易增,因受贿罪分别被判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5年;韩方河受贿400万元及操纵证券价格,获刑18年;海欣股份袁永林受贿100万元及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获刑8年。

  以委托理财模式撬动国有资金坐庄股市,构成了张荣坤向官商过渡的重要转折,过往的人际逢迎由此转变为真实的利益联盟。张荣坤初战海欣股份虽败,但过程中表现出“忠实”“诚信”“可靠”的一面。有力者对他的信心与支持不仅未动摇,反而升级。

  前后数十亿坐庄股市,以资源动员能力计,张荣坤已可算是上海滩当时有数的“隐形”富豪;当此之时,高人指路,要他改换路数,高调出场,攀附另一条通向更高端政治资源的“终南捷径”——慈善捐赠。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