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朱镕基与上海的艰难改革:敢拍板的市长 以敢骂人闻名

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上海大众公司桑塔纳汽车销售店

   兴师问罪

  “久闻大名。你们日子过得很好啊,反正只要进口散件,组装一下就能卖钱了,钱赚得容易。”

  1987年6月,在上海锦江小礼堂,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朱镕基第一次见到上海大众汽车公司新来的总经理王荣钧,有些出言不善。朱镕基这次是在国务院领导指派下,带领一个阵容强大的工作组到上海,专门调查研究桑塔纳国产化问题。

  1984年,上海大众合资项目历经6年共30多次的谈判才最终落地。按照当初上海跟德国大众谈判时确定的目标,桑塔纳有个长达7年的国产化计划表,每年都要有进度,第七年国产化率要达到90%以上。可是已经干了两年多,桑塔纳的国产化只有2.7%!这2.7%包括四个零件:轮胎、喇叭、天线、标牌。其中就轮胎值点儿钱,因为一辆车需要5条轮胎(包括一条备用胎),其他的就值100来块钱。

  桑塔纳国产化的缓慢进展,让上海市领导非常着急。对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上海来说,有石化、飞机、汽车三大项目同时要上。仔细考察后,上海把重点放在了正在起步的汽车项目上。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明确说道,桑塔纳轿车是上海的一个重要关键项目,只能向前,不能犹豫,“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汽车搞上去”。桑塔纳的国产化,被列为上海新一轮经济发展中战略调整的重点扶持项目。如果做不起来,这个“宝”就押错了。

  今年81岁的王荣钧向本刊回忆说,上海的汽车工业当时处在一个关口上,之前上海生产的吉普车比不过北京的“212吉普”,2吨半的轻型卡车比不过北京“二里沟”轻卡,5吨的“交通牌”中型卡车又比不过“一汽”的“解放”。完全国产化的“上海牌”轿车是当时国内唯一批量生产的轿车,可是名气没有“红旗”大。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合资品牌,“如果‘一汽’、‘二汽’先上了轿车合资项目,上海汽车工业的命运就很悬了,历史有可能会被改写”。

  王荣钧说,1986年“两会”期间,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在北京找到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总经理陈祖涛,请他推荐几位汽车专家,帮帮艰难起步中的上海大众。陈祖涛就推荐了在“一汽”、“二汽”都干过的他。王荣钧对上海大众初步了解后,听说上海部分干部偏爱上海汽车厂,认为上海汽车厂虽然不能和上海大众比,但它毕竟是“自己亲生的”,而上海大众是洋人的。王荣钧说,他于是提出要求,上海一定要把上海大众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爱护和支持,“如果做不到,不把桑塔纳项目搞上去,那么上海的汽车工业就完了”。

  1987年王荣钧到任后,上海大众面对来自各方面的质疑更多了——桑塔纳轿车国产化的进度为何这样慢?再加上有人写信告状,此事惊动了中央和国务院。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朱镕基见到王荣钧后略带讽刺的开场白。

  王荣钧一听,感觉这句话是在批评上海大众,他回答说:“我上任刚3个月,我的看法是,上海大众如果不搞国产化,好像一个大楼建在沙滩上一样,迟早会倒掉。8.9万辆CKD(英文CompletelyKnockDown的缩写,指以全散件形式进口整车)指标用完后,如果没有国产化,上海大众就只有关门了。”这也正是上海市领导着急的原因,等到CKD指标用完了,大众若还没法国产化,不可能再持续地进口桑塔纳,那这个项目就彻底失败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28 下一页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